目前日期文章:2004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哈哈-是海邊耶」

風祭快樂的在海灘上跑來跑去,大概是太久沒來了吧!他顯得特別高興

 

利用星期五的國定假日和週末假日,東京選拔隊除了有些人要參加青年代表隊的訓練之外,能來的都來了

領隊西園寺小玲玲帶著雲集東京各方美少年的東京選拔隊到海灘別墅渡假(鳴海、間宮、內藤都不是美少年呀!應該換三上跟設樂的說-)

 

「小將的笑容真可愛!」坐在海灘椅上的椎名看著在海灘上奔跑的風祭,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了

「那是當然的!」他可是現在東京選拔隊的活力來源,站在一旁的藤代心裡是如此想的

「嘿嘿~我想跟小將玩沙灘排球」椎名拿走放在旁邊的沙灘排球後,就跑向風祭那裡了

「風祭除了足球還會其他的運動嗎?」藤代歪著頭想著,也跟著往海邊跑了

 

「來-小將,接好」椎名將球擊了出去,球準確的飛到了風祭的後方

風祭,再度失分

 

涉澤坐在海灘上,難得沒攜帶茶杯,小酌一口日本茶,而是神情專注的看著風祭快樂的玩

 

還在等待換人的藤代,蹲在有海浪的地方,挖砂子

「咦-這種東西也會在這裡阿?」訝異剛剛捉到的黑色條狀物體,藤代決定〝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決定嚇一嚇才和椎名玩完的風祭

 

「小翼,你好厲害喔!」風祭手拿著球,臉上則是極度崇拜的目光

「我是天才嘛!這點難不倒我的」

 

在海灘上閒逛的水野,和在海灘椅上日光浴的不破現在都有共同的想法

〝好可愛!!〞

 

「風祭,過來過來」藤代向風祭揮揮手,要他過來

風祭乖乖的走向藤代

「給你看-」藤代突然拿出那看起來黑黑軟軟的奇異生物

呆了幾秒-然後是

「哇---阿--」

風祭已經嚇的用最快速度跳到涉澤的身上

聽到風祭慘叫聲的不破、水野也都快速飛奔而來,卻看到風祭已經在涉澤的懷抱裡了

此時兩人的眼神,就像要把涉澤丟進大海,永遠也不要回來

 

外加額頭上的數個青筋!!

 

 

「風祭,不要哭了喔」涉澤開始盡自己的本分,安撫著風祭

「涉澤學長-叫藤代把那個東西拿走啦!嗚…」顯然無法忘懷那種恐怖又噁心的東西,風祭仍然無法停止哭泣

 

「哈哈!原來小將怕那種東西呀!」椎名顯然是幸災樂禍,摸摸風祭的頭

 

「椎名,拜託你也別那麼說」知道風祭最怕那種黑黑軟軟又黏黏的--海參!?水野也只能為風祭嘆息。

但他現在好想把風祭從涉澤身上拉下來-

 

「風祭-」罪魁禍首的藤代再度出現在風祭和涉澤的旁邊,繼續拿出他剛剛抓到的黑黑軟軟又黏黏的-「海參很好吃耶!」





「哇~~~~~~~~~~~~~」再度被嚇到的風祭,將頭埋進涉澤的胸口,就是不希望看見那名為『海參』的海鮮

 

???

 

藤代還在歪著小腦,慢慢的思考,海參真的很好吃耶-

 

「藤代-」涉澤終於出聲了,現在的他,肯定是皮笑肉不笑,危險的很「風祭都說不要了,你就不要為難他了,快把那個海參給我解決掉!」

 

隊長就是隊長,他所發出的命令果然是無從反抗的

「是-我立刻行動」才說完藤代就已經消失無蹤了

 

 

=用‧晚‧餐‧中=

「所以說,(吞)藤代你就把海參丟回大海裡啦!」櫻庭吃著龍蝦肉和鮪魚壽司捲,和大家討論著早上在海灘發生的趣事,因為他移到海灘別墅就跑到房間去睡覺了(其實是跟上原還有小岩在廚房裡找食物),其他人不是去海邊就是去各做各的

「唉,本來想開個小玩笑的」藤代嘆著氣說

「那待會會更有趣了!」上原也開始加入話題

「阿?為什麼?」小岩不明就裡的說

 

「來,風祭,多吃一點才會長高」涉澤夾了一些很富營養的菜,到風祭的碗裡

「謝謝隊長」

「那我也夾給你一些」水野也學著涉澤

「………」一直不說話的不破也跟著前面兩個人的動作

「耶…不知道吃不吃的下…」看到這麼多人夾菜給他,風祭開始懷疑自己吃不吃的下

 

「等下應該就要上主菜了吧!」西園寺女王陛下終於開金口說話了,「呵呵-有好戲可看了」

 

過不久,一個服務生推著餐車走來,端著盤子和蓋子一樣是極度華麗的菜放在桌上,涉澤將它接了過來

打開-

 

……

雖然料理過,卻依然黑黑的,用筷子去碰…軟軟的

「這該不會是…」敏感的風祭一下子就發覺了盤中的神秘物體

那不是不就之前他才見過的迷樣生物的同類嗎?

「對阿!」椎名夾起來吃,笑著說:「這是〝海‧參‧大‧餐〞」

 

「嗚~~嗚~~我不要啦!」風祭趴在涉澤的懷裡哭泣,很明顯的,他已經得了所謂的『海參恐懼症』

 

「藤代,沒事別去抓什麼海參的,懂了沒阿?」心疼風祭是如此害怕海參,涉澤準備開始教訓藤代了

呵呵~回去之後,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風祭呢?」不破找不到風祭,就問著離他最近的椎名

「涉澤已經帶小將回房間了」食物吃完後,椎名喝了一杯冰涼的芭樂汁,「真羨慕涉澤,他跟小將同房耶!」

 

 

=涉澤 and 風祭的房間=

「學長,我先去洗澡了」今天怎麼這麼倒楣,見到自己最討厭的東西,繼續歪著小腦想著的風祭,走進浴室

「……」看著風祭進去浴室的背影,涉澤若有所思的露出笑容,也跟著走進浴室

 

 

 

「將…」涉澤突然的從後面抱住風祭

「阿!學長」突然被抱住,讓風祭嚇了一跳,由於兩人正準備洗澡,所以現在是全身赤裸的。感覺涉澤的慾望抵在自己的密穴附近,風祭整張臉都紅透了

「叫我的名字…」極力克制自己的慾望,將風祭輕輕的壓在地板上,輕吻著他的唇

 

「克朗…」隨著涉澤輕柔的觸摸,風祭也逐漸放鬆身體,手主動環繞著涉澤的頸項,準備再次接受涉澤的全部

 

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在武藏森時,風祭經常瞞著舍監和涉澤同房的學長換房間,甚至到月底的外宿,也都是住在涉澤家

這期間發生的事-可想而知

 

「克朗-阿-」此時的涉澤右手不斷愛撫著風祭的分身,使他的呻吟聲四起

 

「唔-」涉澤吻住風祭的唇,使的本來的呻吟聲變得相當微弱,涉澤尋找著風祭的靈舌,並猛然交纏,直到風祭開始大力喘氣

「………」結束深吻,涉澤將唇移開,兩人的唇之間有一條銀絲線,經過月光照射,顯的閃閃發光

 

「克朗…」風祭無力的趴倒在涉澤懷裡

 

風祭臉上帶著紅暈,眼眸中的水氣,都無時無刻吸引著涉澤

 

「將…對不起」將風祭分身溢出的白濁黏液沾了少許移到身後的密穴,再放入一根手指進去

 

「痛…快、快拔出來阿…克朗」淚以流成滿面的風祭,覺得自己受不了這種刺激,風祭扭動著自己的腰枝,想要離開涉澤的手,但沒想到卻更加進入了

 

「你真積極呢!將」進入的手指增加為兩隻,涉澤的另一隻手,也在撫弄著自己的慾望

「好痛…阿」原來是涉澤用手指開始刮搔著風祭的內壁

「還沒…再…等一下…」涉澤抽出手指,讓風祭跨坐在自己的腿上,將密穴的位置向自己對好,猛然一挺,將分身刺了進去

 

「阿!好痛阿!克朗」風祭的淚水不斷溢出,看得出來他感到相當的痛

涉澤每一次的抽插,都幾乎快讓風祭暈過去,但他所發出的,卻是愉悅的呻吟

 

 

 

「將,還會痛嗎?」激情過後,涉澤關心的問風祭的身體狀況,都是自己不懂克制,才會讓小情人的身體吃不消

「還好…」怎麼可能還好,骨頭都快散了,但為了不讓涉澤多擔心,風祭並沒有說出來

「那你能下來走嗎?」從浴室出來後,涉澤都抱著風祭,是為了怕他拉扯到那不久前自己才侵入過的禁地

「不行-」風祭開始撒起嬌來了「我要去海邊!」

「行嗎?」被風祭突如其來的要求嚇到「都那麼晚了」

「晚上在海灘散步,很浪漫耶」

「那…好吧,不過衣服先穿好吧!」涉澤臉有點紅的將衣服拿給風祭

「克朗-我最喜歡你了!」風祭高興的抱住涉澤,完全忘了下體的痛覺

 

只要你快樂,怎麼做都是值得的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月29日-武藏森學生宿舍圍牆外

 

「嗯~要怎麼進去呢?」風祭一個人站在圍牆外面努力沉思,之所以會到這裡,大概是不久前,藤代提起的吧

 

2個星期前-

 

「風祭」選拔隊練習時間結束,藤代便去找風祭抬槓「涉澤隊長的生日快到了喔!你禮物準備好了嗎?」

「涉澤隊長的生日阿!對了…我都沒問過他耶」風祭開始頭低下來,想著自己真是笨蛋,連自己情人的生日都記不起來

「偷偷告訴你吧!過來」風祭乖乖的將小耳朵湊進藤代「7月29日,記的來我們學校喔!」

「藤代,你在幹麻?」撇走藤代偷偷放在小情人纖腰上的手,涉澤笑著說

「沒啦沒啦!風祭,我先走了」

 

 

現在-

「我要用爬的嗎?可是」望著手中的盒子,這可是蛋糕耶,要是掉到地上,豈是不能吃了!

「你不是風祭嗎?」剛好經過圍牆的三上,看到了風祭

「三上學長!」















「涉澤真好阿!」風祭都能送他禮物

「我不知道怎麼進去耶!」風祭的小腦退化了吧!他又不是沒住過宿舍

「我抱你上去吧!」三上野狼發揮色狼本性想藉此對風祭小紅帽上下其手

「好阿!謝謝」述不知掉入陷阱的小紅帽,笨笨的聽大野狼的話(小薇:三上,壓倒他阿!!)

 

1



2



3



「謝謝你,學長」風祭禮貌的行了一個標準的日本禮

「不客氣,對了」此時三上又想到一件事「想不想讓涉澤驚訝一下?」

「嗯~」風祭歪了小小的頭想了想「好阿!」

「好-跟我走」

 

武藏森宿舍內-

 

「涉澤!」三上叫住在房間裡看書的涉澤

「幹嘛?」

「讓你見一個人」







「涉澤學長」



一秒



兩秒



三秒



「風祭!!你怎麼在這裡?」涉澤很明顯的被嚇到了

「來送禮物的阿!」

 

「那我先走啦!」於是三上瀟灑的離去

 

「………」他來做什麼的阿?疑問在涉澤的腦中徘徊

 

「算了,你先進來吧!」將風祭推到自己的床上面坐好,而自己也坐在椅子上

 

「涉澤學長生日快樂!」拿出裝在袋子裡的蛋糕,風祭高興的說

「謝謝你!」涉澤高興的將風祭抱在懷裡

「要不要先切蛋糕阿!」風祭快樂的笑著

「嗯!」

 

「涉澤學長今年又老了一歲喔!」

「我現在才15歲耶!」涉澤切好蛋糕,放在風祭的盤子裡

 

「學長,我喜歡你」接過涉澤傳來的盤子,風祭親了涉澤的臉一下

「我也是」涉澤放下手中的切刀,摟住風祭的腰,回吻他,但這次是吻住風祭的小嘴ˇˇ

「唔…」

 

 

Happy  Birthday
 

=完‧En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如同往年,武藏森學園,在二月份都會舉行足球社的入學測驗,分成幾組來場小比賽,來判別新生的實力。而準備升二、三年級的足球社社員,也會利用時間來觀戰

「涉澤,你認為哪一個新人比較有實力呢?」三上問著在他身旁的涉澤

涉澤在二年級時就已經成為足球社的副社長了,升上三年級後理所當然的成為社長,他的本職是守門員,而且他看人的能力一向是很準的

「阿…應該是那個右眼角下有顆痣,踢前鋒的男孩吧!」在過不久,他一定能成為國家代表隊的,本來雙手環抱著,涉澤用右手食指指著他所說的人「你呢?你認為是哪一個?」

 

「秘-密-!」三上的眼睛盯著在球場上跑著的嬌小身影,露出了有點陰險的微笑

發‧現‧獵‧物

 

 

 

自從武藏森的入學測驗結果出來後,風祭被列為三軍,所以一直沒辦法踢球,能做的都是清理學長們的球鞋、和被弄髒的球鞋

「智之…,我們做這種事要做多久呢?」風祭擦著球,神情低落的對同室的山川說「我很想上場踢足球…」

來到武藏森已經快一個月了,很羨慕同班的藤代同學,因為他有實力,被選為一軍,所有的教練都很看好他,風祭的手不停的擦著球,口中喃喃低語

「小將…」雖然山川也很想安慰風祭,但是…

 

「喂!一年級的!釘鞋擦好了沒?」帶頭走進更衣室的是二年級的學長‧天野聖夜,「我們等下趕著用!才不像你們那麼沒事做」

學長的聲音好刺耳

「你有沒有聽清楚,阿-」天野拉起風祭的領子,像是在發洩怒氣似的

「我…」本來想說什麼的,卻被打斷

 

「天野,你夠了吧!」突然出現的三上,拉住了天野的手碗,將他從風祭身上甩開

「是哪個混…」本來想對打擾他教訓學弟的人開罵,卻看到那雙捷傲不遜的眼神「三…三上,是你呀!」

「還不快滾!」三上使月命令句!讓天野等人嚇的逃之夭夭。過不久更衣室也只剩下三個人了

 

「學長!」風祭被眼前的前輩嚇到了,他是第一次和學校的學長處於絕對不會發生肢體衝突的情況下

「如果我沒記錯,你應該是…風祭吧!」刻意忽略在旁邊的山川,三上彎下腰將頭靠近風祭

這小鬼還真矮!

「是的,學長!」風祭被眼前的學長嚇了一跳,因為除了待人一視同仁的隊長涉澤外,三上是第一個會制止其他學長找他麻煩的人

「你為什麼要這麼努力?」以你嬌小的身體,不管下多大的功夫都是沒用的吧!三上難得充滿疑惑的表情看著風祭

真是的,在這小鬼面前,總覺得自己不像是自己了

 

「我想要早點上場踢足球阿!」風祭高興的說著他的夢想,但他似乎不知道,只要他待在武藏森,這件事就不可能

 

「要不要我利用時間來教你?」

三上突然說出,對他而言,這是個接近風祭的好機會

 

「行嗎?學長,會不會打擾你?」

「不會不會!」

「那就麻煩學長了!」

 

【小薇:風祭的球技依然沒進步!】

於是風祭就和三上一起去〝特訓〞,直到第二學期結束,暑假終於開始了,學生也都不需要再住在學生宿舍

 

 

單純如風祭,跟三上在一起那麼久,怎麼可能會沒事,暑假開始的第二天,便被三上〝拐〞到自己家了

 

「對不起,打擾了」風祭一進入三上家,就和平常一樣很有精神的打了個招呼,但…似乎沒人回應阿

 

「你不知道嗎?雖然我們再放假,但是大人們還是照常要上班哪」

「對、對不起」風祭臉紅的道歉

 

「算了,快近來吧!」真可愛阿,三上臉上再度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在之前的黃金週放假,我也曾經到藤代同學家住過幾天呢!」風祭將背包放到沙發上,而自己也坐了下去

「所以我之前邀你來我家,你無法答應的理由就是因為藤代嗎?」這個死藤代,敢搶在我前面,讓我碰到一定要你好看!

「藤代他說他新買了遊戲,要我去玩,可是…」風祭開始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我都不知道要怎麼玩,哈哈,實在是很丟臉耶!」

 

「…我想你」三上也跟著坐在風祭的旁邊「應該知道,藤代是全宿舍最會打電玩的人吧!」雖然不知道他是怎樣練出來的

「知道啊!涉澤學長跟我說過」藤代不只是足球踢的好,還有電玩也很行,真是不簡單哪!風祭越來越佩服藤代了

「藤代真的是什麼都行,哪像我…」風祭低頭,開始責備自己「笨手笨腳,什麼都不會,連我最喜歡的足球…也…」

 

「你這個笨蛋!」在風祭面前一直是好學長形象的三上,終於爆發了「你為什麼要去在乎別人的想法?」

「學長,你…唔」風祭話未說完,接著就被三上給堵住嘴唇,輕輕的推到在沙發上

「這種情況難道你就不會安靜一下?」離開風祭柔軟的唇,三上說著

「對、對不起,學長」這種情況下,風祭也只能將頭轉向旁邊,紅著臉的道歉

「照著我說的話就行了…」

「是…」































「學長-」風祭將手露出被單外,用手撐著身體,這樣的動作,也讓三上看到被單裡那誘人的光景

兩人不知不覺就到房間裡了

現在是下午四點多

 

「等下教我寫暑假作業好嗎?」

 

有點倒人胃口的話

 

「可以」

三上的學業成績也是學年排名在前十名的

 

「但我要一點小報酬」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風祭再度被壓倒

 

 

 

 

果然是ˇ人心險惡ˇ

 

 

=完‧En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年前,

我們時常共枕到天亮

一年後,

我們彷彿是陌生人

就算是眼神相對,

也不會打招呼

 

 

「我喜歡這支球隊」

「我喜歡足球」

「要是你沒來櫻上水的話,說不定……」

 

雖然聽著水野在說話,但風祭的心…似乎還停在某人的身上

「謝謝你……還有…我」正當水野想說出『喜歡你』時,看到可憐被疼的福爾摩斯從屋裡逃了出來

「福爾摩斯!!」

 

「不要隨便玩別人的狗啦!」

聽著水野罵人的聲音,一旁的風祭也只能傻笑

 

 

眾人離去後-

 

「抱歉啦!風祭,沒想到牠哪麼黏你,還要你陪我們一起散步」看著自己的愛犬黏在風祭身上,水野恨不得自己就是福爾摩斯

「沒關係,反正…」沒想到福爾摩斯突然爬到風祭的背上「我喜歡狗」

「福爾摩斯-快下來」回去之後我一定要煮狗肉!!水野在內心發誓著

 

愉快散步的兩人一犬,沒發覺有道目光,狠狠瞪著他們

 

在到達下一街區的十字路口時,風祭見到…那個他曾經愛過的人

 

「那是…武藏森的三上學長」

「咦?」

 

「阿。你好。」

「太好了,居然遇到認識的人。我來找人,沒想到卻迷路了,真傷腦筋。」

「找風祭嗎?」

「不,我來找你」

「找我?有什麼事嗎?」

「這個…在這說有點不方便…」

「沒關係,我對風祭沒什麼好隱瞞的」

「這樣阿,那我請教你…」

 

什麼!水野要轉到武藏森,那智也說的是真的了。風祭也被這突然發生的事情嚇到了

 

等到風祭回過神來,水野已經氣的跑去找父親理論了

 

「學長!你是故意的!」

「你為什麼可以毫不在乎的傷害別人!」

 

「受傷害的應該是我吧!」

「!?」

「我兩樣重要的東西,就快要被他搶走了」

「什麼?」

「武藏森的十號球衣,還有…你」

 

「為什麼提到我,我跟水野只是朋友阿!」

「朋友,我想…只有你自己這麼認為吧!」

 

學長到底是什麼意思!?

 

「或許…我還喜歡你吧!所以我不想看到你和別人靠的太近」搔搔頭,走進風祭,三上將手搭在風祭的肩上

「學長…」被三上突如其來的告白羞紅了臉

 

「雖然我們現在不同學校…但是,我想問…

 

 

 

…我能繼續愛你嗎?」

 

 

=完‧En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風祭一起來便開始迷迷糊湖的揉起眼睛來,然後突然想起了某件事

「燎一!」風祭搖著睡在自己身旁,跟自己一樣赤裸著身體的天城「燎一!起來了!」

「阿…」不想管風祭說什麼,天城現在只想把他拉回自己的懷裡,「睡覺吧!」

 

「不行啦!你忘了這次回日本的目的嗎?」因為腳還未完全恢復的風祭,不太敢過度動作,所以只動口,希望天城停下目前的舉動

睽違多年的日本,在天城與風祭十七歲時,再次踏上祖國的土地。之所以會回來,似乎是因為天城的父母已經有復合的打算

 

而天城,也必須為幾年後,繼承天城集團的事做準備

所以,他們利用假期,到天城家的海灘別墅渡假

 

「我跟老爸沒什麼好說的」應該說,他們本來就很少說話吧!

「他們再婚,也不會影響到我們吧!」這回換成天城,將風祭抱下床,為他穿好衣服

 

「其實你很在意吧!」風祭竟然開起天城的玩笑了「燎一真可愛!」

 

「走了!」天城將衣服穿好後,像彾小雞一樣的,將風祭抓出門外

「伊莉呢?」風祭突然想到天城的寶貝妹妹從昨天開始就沒看見了,而今天也沒來鬧他們

「媽媽說這幾天暫時把她帶到親戚家住,放她在這裡也滿危險的!」

「喔-說的也是」那麼大間別墅,也沒有人保全人員,當然會很危險

 

 

 

「日本的海-真棒!」風祭展開雙手,迎面接受向自己吹來的風,衝向腳底的碎浪也是很久沒接觸過的

以前住在德國時,當天城的母親有放長假,也會全家一起到法國的蔚藍海岸,那裡的海-非常的乾淨,望眼過去,是一片漂亮的藍色

 

話說:野花哪有自己家的花香,相較法國美麗的海,日本的海讓風祭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小將!」

 

這個聲音是…風祭很久沒聽到這個聲音,感覺好懷念

「阿翼!」那的確是以前總是會照顧自己,處處為自己著想的人-椎名翼

 

「小將,真的是你?」椎名顧不得會被天城五馬分屍的後果,立刻衝上去,將風祭抱的緊緊的

「阿翼-」看到好久不見的前輩,風祭也是很高興的回抱「可是…我快喘不過氣了」

 

「阿!抱歉」椎名吐了吐舌頭,急忙道歉

小將還是這麼可愛,而且他的身體好軟

阿~真不想放手

 

「我今天本來只是想來吹吹海風的,沒想到遇見你」椎名很快便開始和風祭聊起天來了

 

 

 

「小將,你的腳現在怎樣了?」椎名也是非常擔心風祭的人之一哪

「現在已經能小跑步和盤球了」風祭提到這件事,還是會有點難過,畢竟他是最想跟大家一起踢全場的足球

「可是,醫生說,只要繼續復健不用兩年,我就能像以前一樣踢球了」

 

風祭說這句話時,眼神充滿了光彩

 

「小將…」椎名話到了舌尖,卻沒說出口,只是小聲的說

「早知道就不該讓你去找天城了,或許我應該跟你一起去德國的」

椎名向前將手搭在風祭的肩上,將他拉向自己

把下巴靠在風祭的肩上,為了不要讓他看見…他瞪著天城的眼神

 

混蛋天城!!

 

「小將,走了,剛剛忘了吃早餐」天城早已看不過,椎名對風祭那類似〝親密動作〞的行為,就找個藉口將風祭帶走了

 

「燎一!」被天城拉到不遠處之後,風祭甩開天城的手,「你怎麼了啦?難得跟老朋友見面耶!都跑來這裡了,我要怎樣才能跟阿…唔…」

話未說出口,便被天城的唇給堵住了,看來他是完全不知道天城在吃醋

天城用雙手將風祭的頭推向自己,盡情的蹂躪風祭的唇,舌頭在他的嘴內四處亂竄,直到風祭緊緊抓著天城衣擺的手逐漸鬆掉,但天城卻沒有停止這種充滿掠奪的親吻,只是開始向下侵略,右手深進風祭的衣內,觸摸那不管過了多久都依舊柔軟的皮膚

 

「……」雖然兩人躲在房子後面,但顧及到會有所謂的〝狗仔隊〞在附近出沒,天城停止了對風祭的粗暴動作,發現-他已經昏倒了

 

是因為自己剛才的舉動嗎?還是昨晚太不知節制了?風祭竟然就這樣暈倒了

 

「將,對不起」天城抱起風祭,給他輕柔的一吻,然後-回別墅去了

 

 

 

「嗯…」不知道睡了幾個小時,只看見窗外已經暗了,風祭從床上起來,遙遙還未清醒的頭

眼睛雖然還是濛濛的,但他看見書桌前面做了一個人

「燎一…嗎?」風祭小小聲的說,希望不要吵醒熟睡的人

但…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將,你醒了」被吵醒(?)的天城立刻到風祭的旁邊坐好

 

「對不起,燎一!」風祭見到坐到他床邊的天城,便開始道歉了「我竟然睡著了!浪費了一個可以好好休假的日子」

 

 

「笨蛋!這應該是我說的吧!」知道眼前的小傢伙常會沒由來的道歉,天城也是像往常一樣抓了抓風祭蓬鬆的頭髮

「走,我們去洗澡!」天城從床上將風祭抱起,走向浴室

「等、等下啦!燎一」風祭兩手拼命的想阻止天城將他的衣服一件一件脫掉的舉動

 

「難不成你要穿著衣服洗?」

「這…」稱著風祭腦筋在思考,天城已將風祭身上的任和一件〝障礙物〞都清除了

「燎一!」風祭羞的臉都紅了,只想拿東西遮著自己的身體

天城沒裡他,自顧自的脫起自己的衣服,準備和風祭一起洗個〝鴛鴦浴〞

 

「燎一是笨蛋!!」

這大概就是風祭今晚還在正常狀態說的最後一句話吧-

 

 

=完‧En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