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玩手上的球,根本沒花心思在一週最後一天的練習,切原滿腦只記得星期六是他自己的生日而已,但…生日又怎樣?真田早就聽旁邊的柳蓮二說過了,大概是因為越前已經答應了切原的無理要求吧!所以才讓他樂成這樣
生日剛好在週末假日的,在立海部員的檔案裡翻一翻,好像只有切原跟仁王,其他人的就剛剛好卡在週五附近,不過這似乎不是那麼重要的!
「赤也!」本來一臉就讓人看不出任何思慮的柳蓮二,拿了一本新的筆記本站在切原身後,感覺起來是因為和青學的乾貞治太過接近了所以身上也散發出一些陰險的味道,「就算明天是假日,也不要鬆懈練習!」
可是柳蓮二說出來的話簡直就像是真田會說的!!就算口氣些許的不同
「柳前輩,不要站在後面像鬼一樣啦!」瞬間就從高興100﹪的心情被驚嚇取代,切原迅速從地上跳了起來,抓抓凌亂的頭髮,然後對著旁邊的部員們露出燦爛的微笑,「嘿嘿,明天是我的生日耶!期待了好久」
同時,在旁邊偷懶跑去吃特製蛋糕的丸井,不小心讓手上的蛋糕垂直朝地面落下。
不是沒見過切原的傻笑,因為他的笑也經常帶著挑釁的意味!
「阿~~好過份!」丸井一臉不高興的跑到越前的前面,雖然奶油依然殘留著在臉上,但突然從他心裡浮出來的景象,他一定要立刻說出來,「你明天要跟越前出去玩了,對不對??」就怪他們動作太慢了,竟然讓切原搶先了,曾經看過蓮二取的資料,他們的初會就是在切原徹底的發揮他的路痴專長時偶然遇到的,那下次他也來試試吧!
「文太…」真的不想潑你的冷水,可你不是不坐公車嗎?除了來東京的比賽坐學校的遊覽車之外…
「「還在那裡幹麻!!就算明天是假日,今天已不要鬆懈練習,赤也,操場五十圈!!」」
「是!!」

××

一早起來,不是慣例的背起網球袋,早晨的梳洗結束後,是找了一套整齊的衣服穿好,走到樓下的廚房等著母親準備的早餐
「龍馬,今天沒有練習嗎?」起於關心,菜菜子看到龍馬反常的沒有在上課時間之外的一大早換上運動服,而只是穿了件極為普通的襯衫而已
「阿…沒有」低沉的一句回應,繼續專心食用今天的早餐
沒想到到了這天早上自己還會那麼鎮定,多虧了乾前輩吧!就算手塚部長不在日本,大石部長代理還是有些過度關心部員的一舉一動
就因為自己昨天有意無意的練習,讓大石前輩拉著他問東西,說著”越前你怎麼了?越前你是不是不舒服?會不會是跟立海的切原走太近讓你變的無法適應了?”…等等的,真該說他是雞婆嗎?
「我出去了-!」關上大門,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八點半,很反常的沒看到自家的老頭子,應該在寺廟那裡吧!算了,幹麻管他在哪
約好的地點是青春台公園附近的公車站,切原說他經常都是在那裡下車的,但他可不這麼認為,第一次見到切原,不就剛好在青學的門口,根本就是常常睡過頭
沒有手機也真不方便,越前摸摸自己的口袋,只有一個錢包,想想自己的前輩們每個人都有一隻,連桃前輩跟海堂前輩都有,惟獨自己沒有,真的是很不方便
看到一輛公車靠近,越前也站起身來走上前看看,依舊沒有熟識的身影走下來,所以他還是…
「對不起!」難得的禮貌,越前躍上車,找尋
果然,看到一個呼呼大睡的身影,微捲的黑色頭髮,一臉幸福的睡臉,不過,越前可不想浪費時間了,待會公車又要發動了,他只好拉著切原的耳朵離開
兩個人一起坐到公園時,越前是靜靜坐在那,反之,切原唉唉叫的撫摸著自己的耳朵,形成強烈的對比
遊樂園開幕的時間也快到了,切原也看準了時間,帶越前去做開往遊樂園的免費接駁車
切原開心的向越前說明東京的遊樂園的樂趣,對於自小生長在美國的越前,什麼事沒接觸過,可回到日本之後,很少有機會能真正放輕鬆去玩(從保齡球、沙灘排球),縱使越前看似不怎麼感興趣,其實內心已經泛起一陣陣的喜悅了
從拿到園內指導開始,越前的心裡已經默默計劃要如何利用一整天的時間好好玩下去,彷彿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而大肆跟切原一起瘋,原本今天的壽星-切原,也因為看到不露於人前的笑容而早就忘了今天的目的
今天,玩的很盡興

一直到遊樂園關園的半小時前,他們才準備離開
「越前?」
在附近突然傳來的聲音,越前轉身一看,是乾前輩
「我就知道是你們!」在乾旁邊的柳蓮二,泯著唇微笑,看來,他又猜對了
「柳前輩,你們也來了!」切原掩不住心中的驚奇,呆然的看著蓮二
「因為越前一定會想來這裡吧!準確率高達96﹪呢!是吧!蓮二」推一推眼鏡,發現他手上竟然還拿著不離身的超厚筆記
面對個性相近的前輩們,難得出來約會的兩人清楚,他們肯定又被拿走一些見不得人的資料了,即使是越前,也會有自己的秘密



完…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看見了一隻可愛的兔子,
全身粉紅,在草地上愉悅的跳著,
他想上前去,卻瞬間撲了個空,
是夢阿…

××

在父母的安排下,鳳長太郎進了東京的貴族名門-冰帝學園
不同於一般私立學校,冰帝的學費縱使是收的多,而教學設施當然不負眾望,都是最先進的
「喂!那邊的,開學典禮就要開始了,還不快點進禮堂!」一個長髮的前輩大聲對他喊著,要不是看到他跟自己同樣穿著男生制服,大概會認為他是二三年級的學姊吧!
「阿!是--!」
快速跟在其他學生的後面,他長的並不是很高,大概只有165左右,可他總是要低著頭看自己的同學,這正是所謂的家族遺傳吧!
走進禮堂,很大,至少跟自己家的私人游泳池一樣大,學生也是相當多,雖然這裡僅僅只有初中部的學生,好在高中部跟大學部都有各自的禮堂,以免在冰帝學園見到人口爆炸的現象
在走到新班級的定點之前,他覺得有人在拉他的衣服,轉過身一看,沒人?
「喂!你在看哪?」聲音是從下面傳來的,鳳朝下面看一看,是一個看起來極為可愛的小男孩蹲在那裡,對他笑的有些挑釁
「剛剛聽亮提到你,本來不信的,沒想到真的有人長的那麼高阿!」朝著有些不知所措的鳳打量一下,嬌小可愛的小男孩立刻破天荒的大叫,「你是一年級的!?」
似乎現在才發現他所站的地方是一年級新生所站的位置,小男孩突然跳起,又突然的從人群消失,帶給鳳的震驚已經不是只有一兩秒了
好像兔子一樣,微微嘟起的小嘴,粉紅色的髮絲在空中擺動……
好可愛!!
「鳳,快回隊伍排好」拿著點名捕的新任班導,推了推金框眼鏡,鏡片反光所以看不到眼睛,更增加這位老師的神秘感
「是!」

××

背著網球袋迸迸跳跳的走到網球社社辦內的更衣室換衣服,向日岳人略帶煩惱的看著自己的櫃子在想事情,突然有一雙手抱住他的腰,讓他神色大變
「小兔子…嘿嘿,我抓到你了ˇˇ」愛睡成痴的芥川慈郎,在荒神的期間走進社辦時就是看到一隻可愛的兔子,所以完全沒思考的飛撲上去,準備跟這個可動式枕頭一起冬眠,「睡覺…呼…」
「慈郎!!你這小子放開我,要睡自己去睡別拉我阿!」兩手並用欲準備推開慈郎,卻徒勞無功,直到一股黑影逼近,慈郎就被擄到半空中了
怎麼了?我得救了?岳人閃閃可愛的大眼睛,看看四周的情況
跡部雙手抱胸,依舊不可一世的站在門口,嘴角微微的勾起
「我可沒有允許寵物們的私交過親密吧!」慢慢走向岳人,將他拉到自己的懷裡,像是抱著動物一樣,摸摸他的頭,「這是我新的寵物,他叫樺地」
眼神指向抓住慈郎的大個子,
果然是名符其實的猿山大將,那種的身材跟臉孔
「跡部,你現在還有時間管你的寵物嗎?」戴著眼鏡的忍足光從門外進來,看到的就是跡部抱著岳人,而慈郎被不知名的大個子擄著脖子,看起來相當不舒服
「住口,忍足!你這隻狐狸,到底有什麼是要說就快說」
「哼!」低頭一笑,「有新生要入社了!」
這天雖然是開學典禮,但是由於網球部的三年級,當然還包括部長,都不在校內,所以一切都交由二年級的現任副部長跡部處理
既然跡部是副部長,怎麼還在校內,當然是因為他是新上任的學生會長,名符其實的冰帝帝王,為的都是開學典禮的致詞
「好吧!我就去看今年有幾十個新生要入社」
放開岳人,走出社辦,理所當然的看見許多新入社的新生,少說…也有一百個左右吧!
「又來了,果然很多人」早已見怪不怪,每次學期開學見到的都是差不多的景象
跟在後面的岳人也看了看這些後輩幾眼,瞄了幾遍便看到熟系的身影
「阿!是你這隻大狗!!」岳人的出聲立刻讓全場笑成一片,瀧更是趴在他的身上笑到眼淚都掉下來了
「岳人…你真行阿!狗?笑死我了…」
「放開我啦!」瀧的雙手就摟著他脖子,力道又重,早就已經讓岳人纖細的脖子留下明顯的紅痕
就算在眾多新生中,鳳依舊很顯眼,因為他很高,或許比不上跡部的新寵物
「岳人,是那個新生耶!」冥戶推推岳人,要他看清楚點
「嗯!」
站在人群裡面的鳳,注視著紅髮妹妹頭的前輩,
他果然…是網球社的
本來父母是希望他加入冰帝的管樂社的,因為他自小接受的英才教育,讓他必須在眾人之中脫穎而出,成為鎂光燈的焦點,或許是這樣的,但他並不是個愛現的人,他準備私下去找這位前輩

××

「喂!」走向坐在樓梯上休息的鳳,冥戶手裡拿著一隻球拍跟一張名條,「你是一年級的鳳吧!」
「是…前輩,有事嗎?」對這個前輩的印像,是在開學的第一天,像是留錯性別一樣的長髮,用著普通的橡皮筋紮著
「岳人找你!」手指向還在網球場上施展彷彿跳舞一般球技的向日岳人,眼神更是示意鳳快點加快腳步前去
「岳人前輩找我嗎?好的,謝謝你了,阿…冥…冥戶前輩!!」終於想起這前輩的名字了,總該先好好的道謝
鳳跑的球場時剛好比賽結束了,很可惜的是,岳人已6-2輸了,誰叫他的對手是跡部
「跡部,夠了吧!」忍足上前將喘氣不止的岳人帶到休息區,「他又不是……」
「又不是怎樣?既然是我的寵物,那只要一個主人就夠了吧!阿,是吧!站在旁邊看的鳳學弟」
「阿!」無意間被點名,本來看著陷入窘境中的前輩讓他心煩不已,現在卻不知怎麼的被跡部點名
「我…」
「不關他的事,我並沒有要當他的寵物阿!跡部」岳人從忍足的身上離開,神情堅定的看著跡部
跡部信手揮揮雙手,離開球場,一旁的樺地就幫他拿著球拍,推開球場的鐵門,陪著跡部離開
用盡一時力氣大吼的岳人,也再次攤在地下時,這次接住他的…是鳳
「前輩,你沒事吧!」十分擔心眼前的人,鳳的心中掛滿了憂慮
「嗯…怎麼會沒事阿!」小手輕輕的朝鳳的頭垂了一下,摸摸自己的肚子,「我還沒吃早餐阿!肚子真餓」
「阿…那學長要吃什麼」高興自己特別清楚學校餐廳的位置,趕緊拉著岳人跑向餐飲大樓去
留在網球場上的冥戶跟忍足,此時心裡想著相同的事…
「這個學弟…還真勤奮」
而就在不遠處的花園,跡部也想起一件事…
「阿,今天忘了餵兔子了!」


完…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