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井生日賀文(4月20日)



學校前面的餐飲店,總是在學生放學時最多人潮,門口也總是開開關關的聲音,人們所走的道路總是被擠的水泄不通
這裏除了可以是學生放學後休息放輕鬆的所在地,更可以是情人約會的聖地

挖了一小口的布丁,送入自己的嘴裏,好甜,而且也軟軟的,入口極化
對這家店所作的糕點一直是贊不絕口,也總是會拉同社團的朋友一起來這裏,雖然遠在東京,可是他一個禮拜也至少會來個一次
「慈郎,我這塊蛋糕給你,阿-」將盤子裏的蛋糕切成一小塊,用小湯匙呈起正準備往坐在他對面的慈郎嘴裏送,希望能用蛋糕的甜將慈郎現在一臉殷憂的表情給改變一下
「嗯--」雖然是接著丸井的動作但慈郎還是有點不開心,但還是吃了下去
「你不高興?」放下食物,專心的看著慈郎的眼睛
飄浮不定的眼神,不知下一秒又會飄向哪裏

放下手上的杯子,慈郎才開口說話
「我們…不要在一起了好不好?」雖然是個無理的要求,而且一開始倒追文太的人明明就是他,過度的崇拜化為行動,天天跑到立海大的校門口去堵人,高興的說出自己有多麼崇拜丸井,想在看看他的那招走鋼索的網球,還有把球打到鐵柱上的那個

「好阿,分就分」很訝异自己?沒有那麼激烈的反應,只是想起在一年級時在新人賽後纏上自己的慈郎,沒想到兩個人就在一起將近快兩年了,時間真的是過的很快,「但是,能給我最後一個吻嗎?讓我忘了你」
「嗯…」閉上眼睛,感覺的道丸井逐漸靠近的氣息,直到有個柔軟的物體貼上自己的唇,一直以來,他們只有這樣
「再見了-」

×

在回家的路上少了旁邊不斷說著他好厲害的身影,開始覺得原來時間是流逝的那麼慢
以前有個切原會陪他在放學後繞到麵包店買蛋糕吃,可是從青學的越前受不了切原的死纏濫打而開始跟他交往之後,他又變成孤單一個人
一個人吃著甜味依舊但入了口卻感覺不出任何味道的蛋糕
什麼嘛…怎麼會那麼鹹,他們是不是把糖搞錯弄成鹽巴了?不知道眼角流出的液體是什麼,隨著時間?水也乾掉了,只是有個清楚的痕?留著

「文太最近的狀況不太好嗎?」有一次到醫院看幸村時,他這麼告訴自己,點點頭,這不需要隱瞞
「不過是被甩了而已,也沒什麼好難過的」雖然這麼說,眼前又是一滴滴的落下,腦海裏浮現出的,是慈郎,連最後的吻別都是那樣不願的眼神,他感到寒心

走出病房的時候看到真田也正要朝著病房走過來,他不知道為什麼要躲在墻邊,仔細一看走進幸村病房的還有一個人



是跡部?

×

在整理完社團活動紀錄簿時,才發現原來時間已經這麼晚了,學校的人也幾乎走光了,收拾好自己的球拍,離開時不忘將門鎖上
雖然在西邊的太陽已經快要完全的隱沒了,但真田還是決定走一趟醫院,看看幸村的情況

醫院的外面停了一輛高級轎車,真田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剛走進醫院大廳,就被一個聲音叫住了

「真田!」
回頭一看,會在這種時候還在這裏的,果然只有他
「你也來這裏了?跡部」看似一點一不在乎的樣子,讓看進眼底的跡部在心中暗笑著
「因為我知道你會來這裡」
簡單的說,他是來找真田的
「你想怎樣?」
帶著一些不安,沒有反抗跡部的過度靠近,不太願意回想的記憶從內心深處逐一浮出

「哼!」走到無人經過的柱子下,一把攬過真田的脖子,直接貼上他的唇
幾天沒嘗過的味道,讓他日思夜想的柔軟,幾天以來一直睡不好的根源,他要一次要回來
「嗚…」沈醉在跡部強勁的攻勢下,當時選拔合宿時自己的醜態又回到自己的腦中,那些不願回想的…
「只是想繼續上次那些未完的事罷了,如何?」
雖然自己不可能為做造謠生事這種蠢事,但他要的東西是不會就這樣放走的


「你想怎樣…」一起走進電梯的兩個人一直是沈默不語,直到真田先開口打破僵局
「想這樣-」靠近真田,將手從他的制服下伸進去,手指觸摸著結實的腹部
知道不會有什麼反抗,跡部更是大膽的扯開真田的制服上衣,吸吮著他一邊的突起,聽著微弱的呻吟聲
「嗯…」用手遮住自己脫口而出的聲音,他其實是有辦法制止的,但身體卻又不由自主的做出回應

叮-咚-

到了五樓,跡部離開真田的身體將他的衣服重新整理過,他可不想讓幸村看出什麼端倪來

「你知道我們隊上的芥川慈郎吧!」看來是決定要換個話題了,沒想到跡部變的那麼快,感覺不出不久前才在電梯裏發生過什麼事似的
「都在睡覺的那個嗎?」不同於其他的人,冰帝有個瞌睡蟲的存在,也是他們的活力來源,「…你想說什麼?」
「哼!也沒什麼,只是他突然說喜歡我罷了」身為站在冰帝網球部頂點的男人,又是學生會的會長,他從來不缺乏那些仰慕者,只是沒想同樣是正選的慈郎也是那其中的一個,這倒是讓他頗為訝異
「為什麼告訴我?」

「跟他開了一個小玩笑」跡部露出藏著心機的笑容,讓人覺得發冷,「我要他跟你們隊上的丸井分手,那樣我或許會考慮看看吧!」
說話的語氣近乎平靜,像是這不是什麼大事,對他來說,的確

「你說丸井?」怪不得他最近好想總是心不在焉的,在練習雙打時也老是頻頻出錯

不在理會跟隨在後的真田的疑問,跡部走進幸村的病房,拿出一束不知從哪裏出現的玫瑰花
「精市,什麼時候出院?」在得知幸村的手術成功之後,曾經詢問多次確切的出院日期但一直沒得到回應

「嗯,已經確定是下星期日了,好可惜,我認為醫院很好玩呢!」
幸村笑的一臉燦爛,不知道是因為要出院的緣故還是什麼的


×

真田是坐跡部家的轎車來到學校的,在醫院告別幸村之後,跡部仍舊是一意孤行的不顧自己的意見將他拉到車上,被迫當天在跡部家住了一晚
發生什麼事?可想而知,早上起來時差點從玫瑰色的床直接摔倒地板上,要不是從某本希臘原文書中抬起頭來的跡部拉住他,有可能已經跟地板來了個第N次的親密接觸了
原本?部看著真田臉色不太好的樣子是想幫他去向學校請假的,可無奈責任心一向重的真田怎樣都不肯,說什麼網球部現在已經沒有部長,要是連副部長都沒有到,那全體部員們所面臨的極有可能是鬆懈的心理狀態

「真田,現在跟我比一場吧!」丸井一看到真田來到了社辦,便拿起球拍走到他的面前
「………」平常他或許會直接答應,甚至會讓趕直接向他挑戰的人一陣痛擊,可是現在的他身體根本就還沒恢復,不要說打球了,連走個幾步路都會受不了,想今天走來社辦還是花了平時時間的三倍左右

拿起球拍,走到丸井的旁邊
「走吧-!」

沒有任何人看出真田的不對勁,跟在後面的丸井不知道心裏想些什麼,連口中的泡泡糖沒了甜味都不知道

原本以為會跟先前跟丸井的練習賽一樣很快就結束了,可是沒想到才打個不到五分鐘,自己已經喘氣喘的很嚴重了,比數也才到1-0,沒得分的還是自己?
想上前接住丸井擊出的扣殺?沒想到頭部突然的一個重擊,眼前頓時一片黑暗,之後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再次睜開雙眼,發覺自己已經躺在床上了,看到的景物有些朦朧,但根據這味道,應該是學校的保健室
撐著床想要坐起來,但下身的疼痛此時卻更加明顯了
可惡,都是跡部他…

過沒多久眼睛已經適應,才看清楚他眼前的紅色身影
怪不得自己像是被鬼壓床一樣的爬不起來,這個罪魁禍首就這樣…坐在自己身上?

「丸井,你坐在我身上幹麻,還不下來!」第一次有這種壓力,看著眼前的丸井,他竟然…有些害怕?
「IYADA!」
沒理會真田,取下身上的領帶,纏繞住真田的雙手,再固定在床頭上的扶手,讓他沒辦法自由行動
根本就已經不太能使出什麼力氣的真田就這樣失去行動的自由,眼睛睜的大大的,只能看著丸井接下來的動作

匍伏在真田的身上開始脫下他的運動衣,由于雙手被綁著,所以只退到了肩上
什麼也沒說的,丸井開始啃咬真田胸前的果實,時重時輕,咬著跡部不知道享受過多少次的櫻桃
舌頭也在附近打轉,雙手則是向下,沿著腰際將褲子同時拉下,右手握住真田的火熱,開始搓揉,另一隻手則是探入身後的洞口,先是用一隻手指,在裡面轉一轉,感覺有點濕濕的,丸井是第一次撫摸別人的身體,連以前跟慈郎再一起時,都只做到接吻而已
或許人的身體就是這樣吧!接著加入第二隻手指,一起在裡面攪動著,手指微彎,刮艘著內壁
「嗯-」突然的刺激,真田無法掩飾住,但他還是將差點出口的聲音給咬了回去,跟跡部在一起時的感覺不一樣,那是一種不知為何物的刺激感
就再放入第三隻手指的同時,真田的慾望似乎是忍不住了,就這樣直接射在丸井的手裡
「……」有些呆住的看著自己沾滿黏稠液體的右手,丸井露出微笑的舔淨自己的手,讓真田看了臉立刻就紅成一片
突然一個緊繃的反應,丸井突然覺得真田的體內變的好緊,讓他的手指很難動作,只好迅速抽出,但低頭往下面看,洞口像是已經完全緊閉住似的,看不到裡面的東西

「有必要那麼緊張嗎?拜託放輕鬆一下好不好阿-」丸井乾脆的就將自己的右手放進真田的嘴裡,要他吸回自己身上流出的液體
接著…下一步,應該是…
將真田的一隻腳抬高,右手還是試探性的深進後庭,看來已經比剛剛放鬆許多了
於是將褲子的拉鍊解開,隨之掏出腫脹難耐的分身,一直都不知道,一個男人能夠讓他有這樣的慾望
抓住自己的分身在真田的穴口附近摩擦,有種說不上來的興奮感,故意在窄穴前面輕輕的撞擊,聽著情不自禁發出的呻吟聲

本身早已被慾望沖昏頭的真田,不知哪來的力氣撐開綁住雙手的領帶,主動抓住丸井的分身,進入自己的體內
「阿…痛!」剛進入的時候,依舊是一陣吃痛
當然不是只有真田,在太過窄小的洞口,將丸井的分身夾的太過緊繃,無法抽出亦無法再度深入了
真田試著放鬆,免的兩個人都不好受
順著逐漸變大的小穴,丸井的分身也能輕鬆的進入了,享受著被包覆和夾緊的快感
雖然只到了一半,真田還是無法太放鬆,他自己也在努力著,讓體內的具大能更進入一點
大致上是掌握到一些技巧的丸井,也開始擺動自己的臀部,撞擊著真田的體內,慢慢的抽出,再用力刺進去
聽著滿是魅意的聲音,分身又因興奮充血而變得更加堅挺,速度也越來越快
「阿嗯……丸…阿…再…再……」斷斷續續的呻吟,不顧任何後果,他們都只要現在的這份刺激,誰也無法介入的
「可惡-!」感到即將爆發的慾望,丸井停下抽插的動作,只是將分身用力的埋在真田體內,不再動作
茲-
感覺埋藏許久的熱液已經一次次的噴發出來,全數的灑進真田身體裡,由於第一次嘗試這種情事,他的體力可說是大幅消耗,連自己都還沒離開就這樣倒在真田身上了
算了,這是自找的
若不是跡部,慈郎還會跟他在一起,躺在這裡的說不定是慈郎而不是真田了吧!
但慈郎也不在喜歡他了,在醫院的時候他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很生氣,想上前揍人,可是沒辦法,所以他想了一個可笑的方法
真田是跡部傾盡心來愛的人,如果要讓跡部嘗到跟他一樣的痛,勢必要找真田下手
結果,真可笑
他好像離不開這個身體了阿?

×

完全退出真田身體的時候,丸井靠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
「以後,能不能再繼續下去?」

學校已經放學了,在真田被球重擊一直昏迷到下午快五點才恢復意識,丸井是近乎每一節都跑到保健室去看他,到放學時保健室的護士將要使交給顧著真田的他,一直到真田清醒過來
在和真田的練習,他故意用力的打向頭部的要害,導致他昏迷了半天以上的時間,說不在意是騙人的,自覺到作的太過分了,所以下課的時候找大家一起去看他,還調侃的說真田的體力真差什麼的

那天兩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沒跟別人說出這件事,真田還是跟跡部交往,就像是從沒跟丸井有過關係似的,丸井則是專心在磨練自己的球技上,不再提任何相關的情感問題,表面上
在私底下,無人的社辦教室,會議桌上就形成了那兩個人幽會的好地點了






後記:

好…好恐怖的東西,嘿嘿。。文太生日快樂阿!!
終於熬夜趕完了,不知道下次還有什麼好寫的,盡量挑戰自己的極限吧ˇˇ
下次會成慈郎了阿。。不知道要跟誰配耶?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