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些日子土御門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但總觀起來人命相關的是應該是大事吧!
「八葉」之一的詩紋殿下落水了!?

而且那湖可說是極深,好在並無穢物使的他們的順利找到人。
本身便適水性的賴久跳下湖去,勾住了正往湖底一步步靠近的詩紋,看著那毫無生氣的臉蛋,心中泛起一股酸處
友雅接過那濕淋淋的身子,就加快速度的回到大殿上去,仔細看著還在微微呼吸著的小嘴,看來,他是不要緊了。


”詩紋不會有事吧…”擔心的看著躺在床舖上熟睡的詩紋,永泉看著負責診治的安倍泰明
”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了”站起身來,原本是準備漠然的離去,但還是忍不住喚了一聲那還在白擔心的傢伙,”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你還要繼續留下嗎?”
”阿…請、請等我阿!泰明大人-”很快的追著泰明的腳步走出房間,臉上帶著與他的髮色相輝映的粉紅色

”那,我也先行離開了”友雅欠身準備離去之時,還不忘對罪魁禍首訓誡一番,”祈,這事算是你惹出來的,你可要好好收拾殘局”
說完便瀟灑離去,可惜少了平時後頭成群的女侍

正坐在詩紋的右側,祈的眼神便直盯著他的面容。
一直以來,那張臉總是帶著受傷的表情看著他,因為自己第一次見到詩紋時,就已經認定了他就是鬼之一族的人,才會對著他忍不住自身的情緒在那吼叫。
為了紓解自己的壓力,沒想到卻傷害了他,

等他醒來之後,一定要跟他道歉吧!

過了一些時日,雖然詩紋的臉色終於有些好轉了,但仍是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只知道他似乎在作著一個可怕的惡夢,夢裡不斷喊著:〝我不是鬼、不是!〞
看著他每晚這樣大汗淋漓的樣子,每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明明白天的時候都還好的,沉靜的睡容不帶一絲痛苦,只有到了夜晚大家都入睡都時候,壓抑住的情緒才得以發洩

這晚輪到照顧詩紋的是賴久,他手持著劍,坐在門邊假寐,不時用眼角的餘光看著詩紋的睡容。
跟當時一樣,第一次見到他時那無助的面容,讓人會不知覺得想要保護著他

”詩紋殿下?”目光察覺到白皙的手指有了動作,口中發出的嗚咽聲,牙齒緊咬著粉色的唇,看樣子還是很痛苦的樣子
賴久上前觀看詩紋的情形,手掌撫著滿是汗水的額頭

”賴久,怎麼了嗎?”鷹通聽到隔壁詩紋的房內賴久的聲音,便立刻推開壓在他身上的男人,只可惜還尚未將身上的衣服打理好,敞開的衣襟看出幾分曖昧的顏色
”我說阿…你這樣跑掉,不是…太對不起我了嗎?”跟隨在鷹通身後的友雅,直接的就攔住了他的腰,也不顧後頭跟上來的天真等人的目光

”手好像有動了一下…”在詩紋的另一側坐下,天真擔心的表情還是很明顯

”嗯…”許久未張開的雙眼,第一眼見到的便是他無法立刻適應的強光,很快的用手檔在眼前,等過了一段時間,他才發現到,有一群人圍在他的身旁
”太好了,詩紋,你終於醒了!”天真高興的直接把詩紋擁入懷裡,直到他感覺到那嬌小的身軀用手槌著他的胸膛,他才只好放開
”天真學長,你弄得我都不能呼吸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掛在臉上,揉揉險些掉下淚水來的眼角,順便看了下四周的人,”對了……”
”嗯?”知道詩紋已經沒事了,便開始用力的揉著他的頭頂
”阿!不要玩了啦!”羞紅著臉想移開在頭上把玩的一雙手,最後還是投降了,”學長…”
”什麼?”玩夠了天真就收起玩心仔細聽著詩紋的發言
”這裡…是哪裡?”然後有些害怕的看著旁邊圍著他的六位八葉,




”他們……是誰阿?”


××


”喂!你們要幹麻阿!”本來就是火爆個性的祈,被友雅帶頭拖到隔壁房間之後,就開始毫無目標的亂吼
”事情會這樣,全都是你的錯…”天真摩拳擦掌的聲音,清脆的連外面都聽的到似的,”全都是因為你的大嘴巴,詩紋他才不會……”

不久前-

”詩紋大人,你剛才說什麼?”永泉一臉難以致信的抓住詩紋的手,悲傷的氣息不斷流露出來,一旁的泰明靜靜的看著他們,臉色依舊的冷漠和沉靜,只是內心不知道有什麼在波動,他好想現在就將永泉拉出這個房間。


”看樣子。。是因為他自己的心理問題,不敢去面對某件事,導致部分失憶的吧”泰明不帶任何感情的說出可能的情況,將手放在永泉的肩上幾秒之後便悄然離去了。
”泰明大人?”很快的,永泉也跟著泰明走出房間,讓其他人靠近些




”說起來。。也都是因為祈太衝動的結果。。”重新調整被友雅玩弄而歪掉的眼鏡,鷹通細說著,”但是。。將詩紋交給祈真的會沒問題嗎?”
雖然詩紋看到環繞在自己四周的都是陌生的臉孔,也只是些微害怕而已,而且他的記憶似乎是停在他剛來「京」的那時候吧!
都城裡的人將詩紋誤認成是「鬼」,
一直對自己外貌的深深自責,就算被賴久救了之後,他還是很害怕走在街上。



身體好不容易恢復了,詩紋便決定在大宅子裡面繞一繞,賴久也基於武士的自我責任,而跟在一旁

”對了˙˙˙賴久先生,真的是很謝謝你呢˙˙˙”走到池塘邊的時候,詩紋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看著在湖面上的青蛙跟烏龜,”如果不是你˙˙˙或許我˙˙˙早久已經˙˙˙”

”詩紋大人˙˙˙”眼前那張微笑的臉背後,不知道有多少次扭曲過的痛苦,等到賴久再次回覆意識時,他已經將詩紋擁入懷裡了。
實在是不想在看到眼前這個人珍貴的淚水化作永無止境的珍珠,疼惜的撫摸著微捲的金髮,

兩人間的默然無語,隱約聽到小小的啜泣聲,

能夠保護他˙˙˙以致於不讓他在次落淚嗎?



站在樹後的祈,看著緊抱在一起的賴久跟詩紋,他竟然覺得刺眼?
無意間手心被指甲抓出血來,他卻沒有一絲疼痛感,
或許疼痛˙˙˙都已經用在「心痛」上了吧!

”自己惹出來的是就要自己解決!”
被天真訓完之後,友雅又再次告訴自己這一件事。
他當然知道阿!
只是˙˙˙只是,詩紋那傢伙,一直在躲他,或許是˙˙˙下意識的吧!
但,他終究還是嚐到跟詩紋當時同樣的痛了吧!

怪不得有這句話˙˙˙

天作虐猶可活,
自作虐不可活,


會這樣˙˙˙果然是自己造成的吧˙˙˙


E˙N˙D



後記


”鬼的意義”後續,當然還是沒有完的,可能會繼續寫下去,原本是計劃朝著天地朱雀這對寫去的,但怎麼中途插進來一個賴久阿??
很私心的寫出超級曖昧的天地玄武跟白虎這兩對,八葉裡已經有三對被我湊起來了,剩下的青龍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分了,
等我弄清楚天真跟賴久的攻受情況在說吧˙˙˙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人都可以攻詩紋跟永泉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土御門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但總觀起來人命相關的是應該是大事吧!
「八葉」之一的詩紋殿下落水了!?

而且那湖可說是極深,好在並無穢物使的他們的順利找到人。
本身便適水性的賴久跳下湖去,勾住了正往湖底一步步靠近的詩紋,看著那毫無生氣的臉蛋,心中泛起一股酸處
友雅接過那濕淋淋的身子,就加快速度的回到大殿上去,仔細看著還在微微呼吸著的小嘴,看來,他是不要緊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意事項:
因為是純粹的同人,所以裡面完全不會有女主角的蹤跡,請別告訴我〝她〞是誰,O。K?
大部分是跟漫畫出入很大,老實說我內容差不多都忘了吧。。。


×


來到「京」已經有兩個月左右了,大致上也已經熟識同樣身為「八葉」的夥伴們了
幾乎可以說是跟每個人處的很好,除了一個人,那個跟他同樣身為朱雀一方的人
到現在還是無法忘記,剛來到這不屬於自己的異世界時,每個人看到他的眼神(厭惡)還有說話的語氣(輕蔑),就算從小對這樣的事情經歷了不知多少回,但他始終是感到懼怕

為什麼每個人總是這樣看我,我做錯了什麼事嗎?還是因為…我的這副模樣的緣故
仔細端詳著自己,金色耀眼的捲髮,碧藍色的瞳孔,再加上白皙得不像正值年輕活力的中學生該有的膚色,這都讓他感到自卑
甚至因為自己特有的興趣-做點心,被班上的其他同學笑道為什麼不去做女人算了?

”詩紋?你怎麼了嗎?”走到大殿轉角處的走廊上頭,看見扶住柱子不知眼神飄到哪的詩紋,源賴久上前喚了他一聲
”阿-?賴久?你怎麼…”突如其來的驚嚇讓內向的詩紋漲紅了臉,卻想起眼前這個人曾是救他離開險些遭遇慘死局面的恩人,不由得低下頭向他道謝,”上次…真的是非常謝謝你,要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了”
看著低頭模樣的詩紋,大概也知道他現在的表情吧!
”這…也不算什麼”都城內的老百姓,總是仗勢人多欺負著光有著「鬼」外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鬼」,會讓他們乖乖的欺負嗎?
”是嗎…總之,謝謝你了”與賴久擦身而過的詩紋,隱約的聽到低沉的一句話
”其實你…根本沒必要在披著那件外衣吧!”
揮了衣袖,提劍離去,走向大殿內

之所以批著外衣,是為了掩飾自己,一個人走到街上,偶爾會感覺得到有些人直盯著自己的背,讓他打了個寒顫,覺得全身上下的溫度驟減了二十度,加快腳步向前走,想擺脫那種討厭的感覺
“是永泉大人跟泰明大人?”跑到累時便停下腳步休息,撫著自己微熱的臉頰,抬起頭來視線前方正是安倍泰明跟永泉,因為靠的特別近所以顯得這兩人的關係相當親密,平時冷漠的泰明此時臉上也透露出沒見過的微笑,帶了些暖意
他們的關係真好!
想到他們同是屬於〝天地玄武〞,而自己,是〝地之朱雀〞,但另一個人,〝天之朱雀〞的伊乃里,卻是極度厭惡自己,每當想起他說的話,又覺得自己回到了在遇見天真之前的那段生活。
每個人都看不起他,似女子一般的柔弱外表,脆弱的心,根本無法做任何反抗

‘你這充滿罪惡的鬼,快點滾離這個地方,這根本就沒有你的容身之處,不要以為你能用一副沒事人的的姿態待在這裡,我會將你趕出去的!!’要不是手快的鷹通抓住拳腳快要飛向詩紋身上的伊乃里

什麼時候你才會知道,我根本什麼也不是
不是你自認為的鬼之一族
我只是流山詩紋而已


×

夜晚的時候天空掛上了一顆下弦月,依據他的猜測大概是十點過後了吧!
回到土御門的同時,碰見也恰巧回來的伊乃里,被投射近乎恨意的目光,他的心慌了
又來了,誰說習慣成自然?對了一半是沒錯。
從小到大,受個了屈辱,也習慣了懦弱。
但為什麼,他希望伊乃里用他那火紅的瞳孔看他幾眼,而不是那帶著殺氣的眼神,也許能平復心裡那一點點的傷痛阿!

因為睡不著覺,走到湖邊的涼亭,打算讓自己數著湖裡的魚數到累,雖然這樣有些蠢。走到小道上便看見已經有人坐在涼亭的扶手上了。
走上前去看,是伊乃里。
平時見面時伊乃里一定會單方面的開始咆哮,總是讓詩紋無法抬頭好好看他,現在,雖然看不見他的眼神,但卻使他的心情有些微的平靜。
這是平時的他,是真正的他吧!

“嗯……?”察覺到有別人的氣息,被人打斷美夢的伊乃里睜開了眼,卻沒想到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頭的金髮,還有他最厭惡的碧藍色瞳孔,他立刻推開詩紋,做出攻擊的姿勢,”你果然還是露出真面目了吧!想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偷襲我?我是不會讓你如願的!今天我就要讓你完全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說罷,力量集中在右手的拳頭揮向詩紋他那彷彿像豆腐般細嫩的臉頰。

明知道伊乃里的下一步動作明顯對自己不利,但他卻沒有反抗。
或許是消失的好呢…總比待在這裡遭受別人的白眼要好的太多了,不用見到自己所嚮往的火紅瞳孔怒視著自己。
眼睛直直的看著與他相對應的眼神,
是不是一切都是假象,他其實是在作夢,為什麼該有的痛覺沒出現,但臉上卻出現了無法停止的淚水,
像是斷了線的珍珠,無法停止。
果然阿,他真的很沒用,總是愛哭,但全身的痛覺,還是集中在心臟的部分。
右手伸手摸向自己的心臟,還在跳?為什麼還要繼續跳下去?想讓我繼續痛苦嗎?

耳邊傳來伊乃里歇斯底里的聲音。
“沒想到鬼也有淚水、也有心跳嗎?”早就已經看不清楚他的臉了,詩紋的視線早已被淚水給覆蓋住了,牙齒緊咬著雙唇,為了不讓嗚咽聲發出來
這樣的自己能夠做些什麼?眼神空洞的,越過伊乃里的旁邊,伴隨剖心一般的痛,他站在扶手上面,仰頭看著像是只有一邊眉毛的月亮,除此之外,他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就連在園子裡散步認為會有艷遇的友雅都已經聽到聲音而趕來想要拉住詩紋時,也已經來不及了。
夜空與湖面迅速做了一百八十度的交換,他還看到伊乃里的最後一眼,那不是憎恨的眼神,他好高興,
身體平穩的往水面下沉落,顯得平靜,
或許,這就是解脫吧!


×

“泰明大人,詩紋大人要多久才會醒來呢?”永泉在一旁看了不免擔心起詩紋的身體狀況,聽到內侍的通報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雖然這湖頗深,但卻是清晰到連幾顆石子都可以一一的數出來,才讓他們很快的找到人。
原本就白皙的臉,現在更可說是毫無血色了。
“剩下的,就是靠他自己的意志了”放下詩紋的細手,退了開來,讓其他人能靠近一點來看詩紋的情況
天真看著跟自己一起淪落到異界的可憐學弟,居然遭到這樣的折磨,便想也不想的握緊拳頭準備往伊乃里的臉上送去

“都是你,是你把詩紋害成這個樣子的,你沒有家人,但是他有!”

賴久跟鷹通同時拉住情緒激動的天真,鷹通的眼鏡還差點被天真給扯下來
伊乃里呆坐在一旁,思考了很久,
一個鬼,根本就不會做到這樣危害自己生命的事,不是嗎?
難道,我真的誤會他了嗎?
我們,一樣是八葉之一阿-!

“你還是這麼執迷不悟嗎?”友雅站起身手持折扇敲了伊乃里一下,”你中了〝復仇〞這個毒太深了!”


伊乃里低著頭,放置兩側的雙手緊握著拳頭,口中默默的念著:
“混蛋,你不醒來,我要怎麼跟你道歉…”



E。N。D


後記:

天阿-第一次寫遙久的同人,因為太喜歡詩紋了所以就寫出來了ˇˇ
第一眼看到詩紋覺得他跟小慈郎實在太像了,再加上伊乃里的聲優竟然是。。。高橋直純阿!?
難不成這是變相的丸慈阿?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