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弁慶捎信回來,說過了幾天就會回到熊野之後,他現在整天都沒心情處理地方上的事,雖然他是熊野別當,但畢竟也還是年輕人,想要丟下工作到處走透透也是正常的事。

“呦,這不是弁慶嗎?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ヒノエ?”原本還站在眾人後面被擋住視線的敦盛,看到有些熟識的身影便穿過縫隙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敦盛,沒想到你也回來熊野了,從你被平家的人帶走了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了吧!”
“嗯!”

“話說回來,ヒノエ,你不該盡盡地主之誼,為我們安排住的房間嗎?”拉住九郎的手臂,弁慶對著ヒノエ微笑著說。
九郎看著弁慶的側臉,竟然臉紅了!?雖然不知道這個舉動代表著什麼,但他覺得這樣有些不尋常。

“…誰管你們這些臭男人阿!”刻意避開看似有曖昧關係的兩人,尋找粉紅色的芳蹤,”公主殿下,願不願意到敝人的寒舍小住,我很樂意爲你帶路”
ヒノエ牽起望美的手,眼角的餘光卻看著另一個人。
“謝…謝你”沒遇過這麼熱情的人,望美顯得受寵若驚,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

“……”早就將ヒノエ的舉動收進眼裡,弁慶轉而面對九郎,”我想到我以前住的家就在這裡,不過很小,大概只夠我們兩個人住吧!”
“是嗎?其他人怎麼辦?”
“沒關係啦!老師會有辦法的吧!”

“你去了也沒用!” ヒノエ朝著正要拉著九郎離去的弁慶大喊著,”那裡早就已經被拆了!”
其實這是騙人的,因為那裡有他跟弁慶幼時的回憶,從有意識的一點一滴開始,也都是在那裡度過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毀了那裡!

“沒關係,湛快大哥會幫我想辦法的。九郎,我們走吧!”
“啊!等一下阿!” 完全搞不清情況的九郎,就這樣被弁慶拉著跑。

×

夜晚的時候,路上沒有任何的行人,九郎跟弁慶一起在一棟簡陋的房子吃著今夜的晚食,他們對面還坐著一個人。

“前幾天才收到你的信,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回來了。”男人攪攪熱鍋的湯匙,笑著說,”現在,我也應該跟其他人一樣,叫你弁慶吧!”
“那是要看大哥的意思了”
“其實你這一趟回來,最高興的就是湛增那孩子了吧!雖然他現在是別當的身分,但他是還常常派探子到洛中調查關於你的事,要不然…他會直接去跟源氏要人吧!”
“是嗎?”原來他還是沒變。
“弁慶?”看到表情有異的軍師,九郎扶上他的肩。
“放心吧!九郎。”靠向九郎的懷裡,想要得到更多的溫暖,”我不會離開你的。”
“嗯!”




完-

原來只是想讓九郎弁慶曖昧一下的,沒想到從ヒノ弁成了九弁,下次繼續努力吧˙˙
這次又要多了彰紋的角色了,好高興ˇˇ
還要弁慶的少年時代。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自從弁慶捎信回來,說過了幾天就會回到熊野之後,他現在整天都沒心情處理地方上的事,雖然他是熊野別當,但畢竟也還是年輕人,想要丟下工作到處走透透也是正常的事。

“呦,這不是弁慶嗎?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ヒノエ?”原本還站在眾人後面被擋住視線的敦盛,看到有些熟識的身影便穿過縫隙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敦盛,沒想到你也回來熊野了,從你被平家的人帶走了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了吧!”
“嗯!”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阿-嘴張開喔-”此時的鬼若正在一個人努力的要餵坐在他大腿的小孩吃稀飯,但是他似乎不太領情。
這孩子是他哥哥藤原湛快留下來,然後自己再到各地遊山玩水去,完全不知道要照顧自己的孩子,還丟給他這個還未滿十足歲的孩子來照顧。
“大哥真過份。阿-不要哭了好不好,湛增”抱起小小的姪子,鬼若對他笑了笑,這時小小的湛增舉起他的小手,拉住鬼若的長髮,就像是在甩麵團一樣的在用力甩。
鬼若雖然是想阻止這孩子的舉動,但又怕讓他哭,所以就想直接撥開湛增的手指。
“哇-好小的手指。”像是發現一種新奇的事物,專心玩著又小又軟的指頭,卻沒發現一顆小小的頭朝自己靠近。
紅色的物體正朝著自己靠近,鬼若只好捏住他的臉,軟軟的,讓他更不想放手了。
但湛增這孩子還是不放棄,就用手一直往前抓什麼東西似的,鬼若的手開始有些酸痛了,大概抱孩子抱太久了,把湛增放在一旁,自己躺下來休息,成一個大字型。
“嗯…”突然覺得怪怪的,想說話,卻說不出口?
為什麼?
張開眼,視線被一片紅色遮住,紅色的頭髮,小小的紅色瞳孔。
湛增!?

趕緊坐起身來,卻讓爬在他身上的湛增跌到了地板上!
“嗚哇~”
小孩的哭聲傳遍整棟屋子,屋外經過的人聽到哭聲難免會出現一些好奇的人在那指指點點,還以為是他欺負了小孩子。
“這孩子真是的!”
摸摸自己的唇,再來是臉,熱熱的,他該不會是臉紅了吧?
真該說他不愧是湛快大哥的孩子,連這動作…都一樣。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在二條路上的紫姬館,近來總是會出現一些貴族,或是有高等官位的大人們。似乎是因為多了一位女孩子,也就是被稱為龍神神子的人。

彰紋在一早起來,並且梳洗完畢之後,來到了紫姬館,原本是想來見見神子的,但沒想到神子卻早已外出了。

“失禮了!”從門外傳來一個穩重的聲音,那是源賴忠。
“啊!賴忠,沒想到你也來了呢!”看到賴忠,讓彰紋略顯失意的內心活潑了起來。
“彰紋大人?早安”沒想到曾是自己主上的彰紋會出現在這裡,讓賴忠感到有些驚訝。

“彰紋大人今天是為了見神子而來的”紫姬從一側的門旁走進,恭敬的對彰紋行個禮,便坐在坐墊上了。
“紫姬大人!!”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用袖子遮住自己的嘴,紫姬笑著說。
“不,也沒有”
“彰紋大人也是嗎?”
“嗯,不過她已經先外出了,對了,那我們也一起出去吧!好久沒跟你走在一起了”
“這萬萬不可,屬下無法確定有沒有辦法保護彰紋大人阿!”賴忠很快的跪在彰紋前面,為了他的安全,賴忠覺得不要隨意走在街上才好。
“賴忠!這是武士該說的話嗎?”彰紋拉住賴忠的雙手,要他別在跪下去了,”我相信你!”
“彰紋大人…是!”

×

兩個人一起走到宇治橋的附近,彰紋的心中卻想著
有多久了呢?獨自跟賴忠一起出來。
以前自己不管到哪裡總是會有一群侍衛跟著,讓他覺得很煩,但是又說不出口。自小就被教育如何成為優秀的東宮,被束縛在禮教之中,每每總想著要逃開,但是不行,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到他週遭的人,母親大人、兄長大人。
以前賴忠說過自己是他第一個效忠的主上,就算現在的主人不同了,但還是常常惦記著他。

“賴忠”
“是!”
“陪我小試身手吧!”拿出放在懷裡的匕首,對著賴忠說,”不准放水喔!”
“是!”

抽出腰側的劍,眼神變得有些銳利,彷彿眼前的彰紋是他的仇人一般。
“屬下越界了!”
賴忠舉劍刺向彰紋,彰紋當然是用手上的匕首抵檔,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不希望賴忠將它當成一個只會需要別人保護的東宮。
雖然已經對彰紋拔劍相向了,但還是顧忌彰紋是他的主上,而不敢太過於用力,以免不小心傷了他。
“啊-!”手上的匕首因為賴忠揮劍的劍氣飛落至一旁,果然,那樣是很吃力的。

“源賴忠,你在作什麼!!”突然傳入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憤怒,賴忠跟彰紋都同時轉過頭去,是。
的身後還跟著龍神神子與源泉水
對於突然闖入的三人,反倒是讓彰紋鬆了一口氣。
“,你誤會了,是我要賴忠這麼做的”撿起一旁的匕首放回懷裡,打算想辦法先降降的怒氣。
“確定?你沒有刻意要包庇他吧!”知道彰紋就是心腸太好,就算別人有愧於他,他也是不會追究的那一種性格,所以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是真的!因為我覺得如果太久沒有動了,就無法跟大家一起保護花梨小姐了!所以才會麻煩賴忠的,請你…不要誤會他好嗎?”

“好了啦!,既然彰紋都說沒事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的反應會那麼激動,但是現在必須先讓他冷靜下來。
“我就是那麼激動,真是抱歉了”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彰紋會受到什麼傷害,真的是讓他嚇到了。
“…謝謝你這麼關心我!”
“哼!這算什麼!”
“啊,大人是不是…臉紅了呢?”泉水抿著唇,小小聲的笑開了。
“好了!走了啦!”跟彰紋擦肩而過的同時,貼在他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
“今晚,我再去找你”
“啊!”彰紋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一朵紅暈,腦子還在消化剛剛聽到的話,
他說什麼?

“彰紋大人?”目送著神子等人的離去,賴忠發現彰紋還是剛才的那一號表情,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賴忠,我們…回去吧!今天有點累了”
“是!”

彰紋很清楚知道在比試的時候,賴忠故意放輕力道的情況。他曾經多次看過武士團練習的情形,所以賴忠所使出的力道甚至是姿勢什麼的他都還清楚的記得。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呢!賴忠。”
“不,能成為彰紋大人一天的侍衛,也是賴忠的榮幸”
“總之,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了!”
“彰紋大人…”
“下次再一起出來吧!”
“是!!”




END

後記:
老實說要賴忠跟彰紋一起比試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賴忠對於身分的觀念很重,既然是主上就沒有理由要拔劍才對。
還有,這次讓他撿到便宜了,還可以跟彰紋打情罵俏X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起來的時候,床上的那個人依舊在熟睡著。
他站起身來舒展筋骨,沒想到照顧人到自己都趴在床頭就睡著了,
“算了,先去梳洗好了”才走到門口處,便撞到一個人,抬頭一看,“景時先生?你怎麼那麼早?”
就見景時手上拿著一個臉盆,大概知道他今早又做了什麼,
“適才曬完衣服就繞來看看你阿!望美說你照顧人便會照顧不了自己啦!”
“是嗎?前輩這麼說阿”

“讓,過度操勞不會是件好事,你自己先休息吧!待會要前往四條,我還要把其他人叫醒阿!”

“嗯,我知道了”

×

在感受到刺眼光線照射到自己的時候,想伸手拿開蓋在身上的毯子,但是卻觸摸到別的物體,那是…人?
“弁慶,起來了”差點就忘了是自己要留他下來的,雖然知道他的房間也不遠,” …?”
“嗯……”縱使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細小的聲音,可睡夢中的人才不管這麼多,轉個身,左腳跨到九郎的身上,,雙手也將他當成枕頭一要抱了起來,睡相可以說是極為難看。
由於曾經在寺廟裡面一同生活過一小段日子,他當然知道弁慶的一些習慣,
虧他生的那麼漂亮,別人看到這個樣子不知道有什麼感想?
漂亮?是阿!沒錯,這也是他在幼時會被叫作那個名字的由來吧!

“九郎,你還沒起來嗎?”景時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不久後便聽到踹門的聲音,”碰”的很大聲,九郎懷疑是不是有人要拆他的房間!
“你們…”景時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是弁慶看似一臉愉快的躺在九郎的懷裡,睡得安穩。
”看來我先離開好了”該說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嗎?景時關上門離開了。

“你誤會了阿!”顯然沒人要聽他的解釋,看來源氏陣營可能要暫時被某個傳言佔據了。

×

從軍營出發一直到他們找到暫時落腳的地方,大概也過了三個時辰。
九郎先是找了有大樹擋著,有草地的地方讓大家休息。
主要是因為突然病發的敦盛需要停下來休息治療。

“九郎,你今天怎麼那麼奇怪?”看的出來九郎是被什麼東西操煩了,弁慶想要上前幫忙分擔,
“會嗎?”

“咦?九郎先生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望美跑上前仔細看著九郎的臉,不像是睡不好,倒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似的,”中邪?”
“九郎,你不會真的有什麼事吧!”
“前輩,不要亂說啦!你看,他的臉色都變了!”讓連忙阻止望美再說下去。

“這時不是應該去找景時先生嗎?”望美突然想到,景時不應該是這方面的專家嗎?
“啊,前輩,景時正在那裡觀察敦盛的身體狀況如何阿!”

大樹的樹幹旁,敦盛仍然表情痛苦的躺在那,手緊抓住自己的左胸口,負責照顧的景時拿起洗乾淨的布蓋在他的額頭上。
“景時!”讓跑到景時的旁邊,希望也能幫上他一點忙,不然是會很辛苦的吧!
“有沒有我能幫得上忙的?”

“對了,你不是很會做一些很甜的食物嗎?”
“啊嗯!”
“能不能弄一些過來?但是在這種野外…”
“我知道了,我會去想點辦法好了”

×

不知道在這樣的地方,找不找的到可用的食材,讓決定在這附近走一走。

“讓,你要去哪?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望美叫住要獨自離去的讓。
“我想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有果樹之類的地方”
“是嗎?九郎先生跟弁慶好像也說要去找那些東西,剛才也先走了呢!”
“嗯,我知道了,前輩,那我就順便去找他們好了,我先走了”

九郎跟弁慶走在一棵棵的大樹下面,左看右看,看著樹上有沒有結著果子的樹。
“看來還需要再走的遠一點”弁慶蹲下身,撿起地上一顆顆的東西,”這些應該都是從前面滾過來的,看樣子才掉在地面沒多久”
“那我們過去看看吧!”對於弁慶說的,九郎可以說都是表贊成的意見。

“九郎、弁慶-!”讓追著他們走過的腳印,很快就找到了兩人,告知來意之後,,三個人便一起繼續走下去。

等到過了那些看似被許多樹包圍在一起的森林後,前方出現一片綠地,幾棵樹,樹的上面看的出有一些紅色的物體跟太陽相輝映著。

“有了,就是那些吧!”弁慶走到大樹的前面,抬起頭來看著那些看似已經成熟的果實,伸長了手,想要拔幾顆下來,但是…
“咦?奇怪”揮揮手,為什麼碰不到?
“弁慶…你不夠高”
“嗯?你再說什麼,九郎?”轉過身來看向九郎,弁慶的臉上堆滿著笑容,”我很怎樣阿?”
“不…我什麼也沒說”急忙想否認,對於認識多年的弁慶,他當然清楚他的脾氣,現在的弁慶正是皮笑肉不笑的狀況,只好小心別再觸怒他。
“是嗎?”低沉了一會,”九郎,換你過來”
“好吧!”
走到弁慶身旁,同樣墊起腳來,
“嗯…碰不到?”

“還說我!九郎你也高不到哪裡啊!”明顯在耍脾氣,而且現在也沒有將武器帶在身上,要不然根本就不必那樣做。

“算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愧為源氏的軍師,弁慶已經想到一個輕鬆解決的方法了。
“讓,麻煩你也過來一下”

“啊?我嗎?”剛才看著九郎跟弁慶看似打情罵俏的種種舉動,讓自己也呆了好一陣子,”我該做什麼?”

“你們兩個,就照著我說的來做,好嗎?”


待續…

敦盛怎麼感覺像個拖油瓶阿!荔枝大叔你在哪阿?還不快來照顧你家小妻子X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坐在房內看著弁慶在前些日子為了自己而抄寫而成的兵書,九郎過分認真的態度,讓已經進門許久的弁慶,感到有些不快。
輕輕關上門,手上所拿的拖盤,裡面放的是自己在入夜前借了廚房做成的小點心,雖然平時大家對他的印像一定是跟廚房的事務是扯不上關係的,但其實他還待在鞍馬寺的那段時間也曾一度在廚房裡幫過忙。

弁慶跟九郎的房間只隔了一個走廊轉角便到了,卻沒想到在開房門之前便有人叫住了他。
“弁慶,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不過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是嗎?都這麼晚了,不知還有什麼大事,要勞動還內府大人您呢?”
轉過身去看那聲音的來源,果然是他,有川將臣。
“阿呀,你已經知道了阿?那我好像不該繼續待在這裡了”
將臣搔搔頭,但口氣卻仍是那般自我,忍不住的笑意,
“把那弟弟丟在這裡,總覺得無法向某人交代阿!”
“那是你的另一個名字嗎?”
“什麼?”
“重盛。”
“……”
“敦盛曾經這麼叫過你吧!雖然他先前也刻意隱瞞,但是習慣的稱謂他是改不了的!”

“你阿…太聰明了…”
“你…!”
沒想到原本還在自己前方的將臣,現下他的聲音卻是出現在自己的耳旁,他趕緊退開。

“就是因為源氏有你這樣的人我才會來這的,這樣的美貌,誰會不動心?”
這麼說的同時,將臣抬起弁慶的下顎,輕咬著他的耳垂,沒有停下的意思。
“嗯…”深怕自己會製造出擾人的噪音打擾到九郎,所以弁慶用力咬緊牙根,就是不想發出那些聲音。
其實他是可以反抗的,但是除了自己平時所使用的武器不在身邊外,將臣他那受過訓練般的力量讓他無法做一點掙扎。

誰都可以,快點出現阿!緊閉起眼睛的弁慶像是求救般的在內心吶喊著。

“是誰在外面嗎?”房間裡面傳來聲音,是九郎。

“你快走!”很下意識的直接推開將臣,好在他也被那突然出現的聲音鎮住了,要不然已經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怎樣了。
被人妨礙自己的好事,以致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心情繼續玩下去了,將臣也只好揮揮手離開了。但他走之前還是用極小的聲音對弁慶說,”我會再來找你的…”

漠然的看著將臣的影子直到他消失,

“弁慶,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九郎?我吵到你了是嗎?”

“不…也不算是,倒是你,這種時候出來,是來賞月的嗎?”
“怎麼會,來看看你,沒想到你還那麼認真的在研究兵法”

“還不多虧了我那位優秀的軍師?”
“那真是多謝你的褒獎了,主上。還有…這個!”

掀起手上拖盤蓋著的布,要九郎注意一下,
“給你送小點心來的”

“那快進來吧!一直在外頭待著也不好”
“嗯!”



待續…

近來愛弁慶總受到瘋狂的地步,很想玩出清盛×弁慶阿!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正當鬼若將收拾好的衣服要送入置衣間的時候,剛好一位在寺裡地位算是頗高的和尚叫住了他,
“鬼若、鬼若丸嗎?”
“桂海大師?”原本是要以自己的工作為優先的,他微微行個禮,打算先離開,卻被一手拉住。
和尚拉著鬼若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不管後面那個人想要用力掙脫、立刻逃開的心情,
鬼若被不懂憐香惜玉的和尚甩在明顯是剛舖好的床鋪上頭,由於這突然的一摔,讓鬼若的頭部受到些微的撞擊,導致他視線矇矓,
卻清楚看見一個影子向著他來。
恐懼在心中不斷反覆著,
“你要是反抗的話,遮那王就會被吊在馬的後面拖行十餘里”
鬼若驚訝,他看著極欲解開自己身上衣束的和尚,掙扎了一下,卻又想起剛才聽到的警告,
為了怕再度給遮那王帶來麻煩,鬼若只好忍受接著發生的一切。
“果然,就跟你的臉一樣,連身體也是那麼美啊!”
和尚觸摸的地方,身上的衣服也已經離開了身體,粗操的手掌觸碰著完好的肌膚,
好噁心…
臀部的地方被反覆的又抓又揉的,鬼若卻仍然強忍住,不叫出聲。
“有那麼美的一張臉,卻總是想著放火燒掉寺廟…真是可惜了”
“我沒有!!”
不管做了什麼,沒做什麼,總是那些人在自以為是的下論點,只有遮那王,
只有他…
“啊……” 未從感受過的劇痛從後面襲來,
原本乾燥的下身因為和尚的動作,過度摩擦讓身後內壁流出紅色的液體,順著鬼若的臀形流到了白色的被單上。
一點一滴的,將雪白色的被單染紅了。

呵呵…好漂亮…
嘴角泛著一絲的微笑,手掌緊抓住被單,然後是,無止境的紅色…
要傷害遮那王的人,不能留下來,他要剷除那些人,因為有遮那王,他才有了自己活著的意義。

“哈…”在被紅色淹沒的同時,鬼若終於回復一點的理智,眼前依舊是一片的紅,但是多了數個沾染血紅的物體,

那是頭、手還有腳跟身體,內臟都掉了出來,好髒,不能留下來了,遮那王會不高興的。
對不起了,遮那王,要分開了,謝謝你這幾天的照顧。



“不好了,有人被殺了!!”
“是誰?是誰做的?”

“那個鬼若…消失了,一定是他,他就是兇手!”

“不!我才不相信,鬼若他連一隻螞蟻都不敢採,怎麼可能會殺人!!”

就在鬼若離開鞍馬寺的數年後,遮那王也離開了,
而鬼若改名為武藏坊弁慶,侍奉在改名源九郎義經的遮那王髦下,成為源氏的第一軍師



END


後記:

這是什麼怪東西,垃圾文一篇,原本是想寫九弁的,
看來是要等到下次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您的名字或代號?

小薇

2. 成為聲優迷大概多少年?

老實說起來要從高一開始算,大概也有兩年多了吧ˇˇ

3. 第一位認識的聲優是誰?也請告知作品名。

想當初看聲優名單時,比較記得的是子安武人吧,作品像是"少女革命"的桐生冬芽ˋ"白色十字架"的藤宮蘭ˋGB裡的筧十兵衛

4. 第一個喜歡上的男聲優是誰?

稱的上是喜歡的阿˙˙˙一開始可以說是津田健次郎,他那成熟穩重的聲音,還有乾陰險的詭笑˙˙˙讓我不自覺掉下去了XD不過現在很喜歡宮田的童音,一想到他配了遙久裡面三代的地之朱雀,厲害˙˙˙三隻受都他包的XD

5. 現在喜歡的男聲優是誰?(可複數)

包子ˋ宮田ˋ直純ˋ森久保ˋ小千ˋ諏訪部

6. 最喜歡當中的哪一位?

包子

7. 比較喜歡的音質?

童音˙˙˙像包子跟宮田的

8. 比較不喜歡的音質?

聲線粗,不適合唱歌的,像川本成跟小杉大

9. 音質、演技、外貌,哪個是您注意聲優的重點?

音質很重要的ˇˇ

10. 會買聲優雜誌來看嗎?

有那種東西喔,台灣沒看到XD

11. 房間裡有聲優的海報嗎?

沒有耶~~

12. 最近有特別著迷的聲優嗎?

現在是包子

13. 覺得很會唱歌的聲優是哪位?

包子跟直純

14. 聲優演唱的歌曲當中有喜歡的嗎?

包子的DADADA

15. 曾在KTV唱過聲優的歌嗎?

KTV根本就沒聲優的歌˙˙˙全是一堆流行歌

16. 資深、中生代和新生代,比較喜歡哪一世代的聲優?

只要音色好都OK啦ˇˇ

17. 聽過聲優主持的廣播節目嗎?

有啦~~都是網王的廣播劇~~從03年的就開始聽了~歷史悠久阿ˇˇ

18. 曾寄明信片或e-mail給廣播節目嗎?

怎麼可能˙˙˙我的日文來沒好到那種地步阿

19. 看電視節目會注意旁白?

有旁白再說吧˙˙˙注意到也沒啥麼用

20. 一個月大概買幾張跟動漫畫CD?(包含聲優的CD)

不一定,但是一口氣就會買個近十片吧

21. 您是何時知道有這位聲優的?

看網王跟GB奪還屋的時候吧

22. 您是怎麼喜歡上他的?

聽廣播劇的H部分˙˙˙˙叫的好阿!!包子

23. 曾親眼見過這位聲優嗎?

怎麼可能˙˙˙只看過影像而已˙˙˙我超喜歡西瓜皮包子的說ˇˇ

24. 曾送過他禮物?

切西瓜用的西瓜刀??

25. 看到雜誌(或網站等)的投票,會去注意他的排名嗎?

直接從最上面開始找吧

26. 能立刻答出他的生日和血型?

老實說我只注意他的作品集˙˙˙但以後會去注意的

27. 手機上有跟他有關的東西嗎?(例如鈴聲、桌布或吊飾?)

只有CD啦XD

28. 會想看他所有參與演出的作品?

如果我能下載的話一定會看的

29. 這位聲優有沒有任何可以讓您引以為傲的事?

有啊ˇˇ日本歐巴桑公認最會撒嬌的男聲優XD


30. 自從喜歡上他之後,覺得人生有什麼改變嗎?

原來就算年紀大了聲音也是可以那麼可愛ˇˇ

31. 說到適合演英雄的聲優,您會想到誰?

三木

32. 適合演哥哥的聲優?

子安跟綠川吧˙˙˙

33. 適合演弟弟的聲優?

廢話!!!當然是宮田跟保志

34. 適合演反派的聲優?

置鮎跟諏訪部(完了˙˙雙部長出現)

35. 哪位聲優很適合演「沒路用」的角色?

想不出˙˙˙山崎裕太好不好,就龍雅那隻

36. 適合演白馬王子的聲優?

子安(難不成是少女革命的影響XD)

37. 演女生也能勝任的男聲優,您認為是誰?

保志XDDDD

38. 適合演少年角色的聲優?

小關ˋ保志

39. 適合演知性角色的聲優?

看不懂題目˙˙˙跳過><<br />
40. 哪位聲優適合演說話帶關西腔的角色?

木內桑˙˙˙(有關西腔的是忍足吧!)

41. 曾在聲優官網留言?(實際上沒有官網的聲優,若有官網的話,會在上面留言嗎?)

怎麼可能˙˙˙只是常常到津田跟森久保的官網上去看罷了

42. 曾在活動會場的出入口堵過聲優嗎?

之前的FF小關有來台灣˙˙但我忘記有沒有看過他˙˙˙

43. 身邊有哪位聲優的FANS嗎?

羅音˙˙˙她是石田派的

44. 看外國電影會選擇原音還是日文配音?

一般來說是原音˙˙˙有日文配音當然也會聽˙˙˙但台灣不會這樣做吧

45. 看待男聲優和女聲優的態度不一樣?

有差˙˙男聲優比女生優清楚很多˙˙去年男聲優排行榜前十名我全部都知道,但女聲優我只知道一半而已

46. 覺得是最佳搭檔的男性聲優二人組是?

石頭˙包子組

47. 選購電玩時,會以聲優為考量?

這是非常重要˙˙當然˙˙˙目前只買過遙久2啦

48. 對你而言,所謂的豪華CAST是?

遙久裡的八葉
新出的櫻蘭高校

49. 對你而言,聲優的魅力在於?

像宮田那樣可愛到不行的童音!?


50. 最後,請對您喜愛的聲優說句話。


保志˙˙˙我想再多聽一點你的H阿XDDDDDDDDDD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在二條路上的紫姬館,近來總是會出現一些貴族,或是有高等官位的大人們。似乎是因為多了一位女孩子,也就是被稱為龍神神子的人。

彰紋在一早起來,並且梳洗完畢之後,來到了紫姬館,原本是想來見見神子的,但沒想到神子卻早已外出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正當鬼若將收拾好的衣服要送入置衣間的時候,剛好一位在寺裡地位算是頗高的和尚叫住了他,
“鬼若、鬼若丸嗎?”
“桂海大師?”原本是要以自己的工作為優先的,他微微行個禮,打算先離開,卻被一手拉住。
和尚拉著鬼若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不管後面那個人想要用力掙脫、立刻逃開的心情,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詩紋破相記!?)

才走進左大臣宅邸的祈,便已經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很自然的跟著感覺走去。
“啊!”
“啊!”沒想到才轉個彎便跟人撞上了,祈抬頭正想罵人時,一看,是詩紋,像是被撞倒一般的跌坐在一旁,手上那些原本用拖盤盛著的小糕點,因為撞擊的力道而全數砸在了詩紋的身上。
“嗯──”不知道眼睛被什麼擋到,正下意識的想要伸手往眼睛的方向靠近,卻被另一隻手阻止了!
“笨蛋!不要用手去摸眼睛阿!”祈雖然懂得不多,但他至少知道詩紋那樣做,對眼睛多少會有些傷害。
“祈?太好了,你來啦!”想站起身來,卻沒想到祈靠他那麼近,一站起來就這樣直接撞到祈的下顎。

“好痛!!”
“啊!”
同時的驚呼出聲,讓在大殿內的眾人不禁好奇探出頭來,看到了祈跟詩紋狼狽模樣。

“詩紋…”沒想到自己一向疼愛的學弟竟然會將做好的點心就這樣砸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再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祈,他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馬上跑去找一條大毛巾來。

“詩紋殿下…沒事嗎?”永泉有些為詩紋擔憂,卻不知該怎麼做,能不能夠幫上忙。
“沒問題!”會答復永泉這句話的,理所當然的是…
“泰明大人!”
“沒問題的!”
“是!!”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哈…”
弓起身子,下身充滿著疼痛,未曾有過這樣的待遇,讓他感到無措。
“弁慶…”
從身下人兒得到的陣陣快感正讓他自己的意識一點點消失,覺得那陣呻吟就像是首維美的節奏曲。
“嗚嗯…”
睜開眼睛之後他只看的到紅色的,一切都是。
紅色的眼睛、紅色的頭髮,還有…紅色的月亮。

兩具肢體交互擺動的景象停了下來,原本的上下交疊改成一起平躺在草蓆上頭,但兩人依舊像是黏在一起般的靠近。

×

已經升至天空最高處的月亮攏照著整個大地,當然也包括在地上的每一個人。

弁慶因為不久前Hinoe不愧身為年輕人旺盛的體力而被整的體力透支,不得動彈,起碼只能動動手肘的部份,現在睡不著的他手指逗趣的爬上Hinoe的胸膛,仔細瞧瞧那健壯的體魄,雖然他只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少年,但沒想到卻已經有了如此的成長。
真的是很有趣呢!
雖然他是源氏底下的軍師,是第一智將,但他似乎無法將這段感情運用平時的心態來看待。
忍著身體的酸痛移開Hinoe放在他腰上的一隻手,爬離席子的範圍,慢慢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好在外頭的月光明亮,要不他可能就會因為室內毫無光亮穿錯衣服,然後遭到九郎的痛罵呢!
對了,說到九郎,他們認識也將近七年了,從最早在鞍馬寺遇見他直到在源氏底下做事,也過了那麼久。

明天也跟九郎約好了要一起為了和平家交戰一事要商量對策的,但是他現在的身體…有辦法嗎?

將頭埋入曲起的雙腿中間,似乎覺得一切變的寂靜,水流的聲音,蛇在爬動的聲音,人們的鼾聲,就像是在耳旁一樣的清楚。

“明明就痛的動不了,晚上就不要沒事出來晃!”背後的聲音傳來,是他,帶著那雙挑釁的眼神,晚風吹過那紅色的髮絲,Hinoe像是個天之驕子似的出現。
“Hinoe…”弁慶對著Hinoe微微一笑,便直接往後倒,躺在那一片草地上。
Hinoe本能的就是坐在弁慶的身旁,但卻是直接撲到他的身上,像是要聞遍他身上的味道似的,頭到處鑽。
“哼哼,好香的味道”
“起來啦!”推開壓著他的身體坐起身來,下身的私處還隱約泛著疼痛感。

一陣風襲來,弁慶原本隨意繫上的髮帶也被隨之帶走,亞麻色的長髮在月光下飛舞著,

“好美的頭髮…” Hinoe隨手抓著一磋弁慶的頭髮,聞著那髮絲散發出的淡淡清香,然後才正對著弁慶的眼睛,緩緩說出話來,”好美的…弁慶…”

弁慶睜大眼看著Hinoe,等到恢復意識時,他的雙手早就已經被按在草地上無法動彈了。
他只有透過月光,看到Hinoe勾起一絲微笑的嘴角。
“我真的是不想讓你回去九郎的身邊阿!你明明就已經是我的人了,卻老想著要離開…”右手勾起弁慶的下顎,用舌頭慢慢的描繪那令人著魔的唇型,真的是很完美的觸感,雖然不是第一次碰觸,但它卻像是剛完成的豆腐一樣,吹彈可破。

“……”弁慶什麼也沒說,但是腦子裡卻想著,到時該怎樣跟九郎解釋著,他自己的問題。
Hinoe不放他走?真是一個任性的小鬼。


“嗯…”雙手緊抓住匍匐在他胸口上的頭,手指掐入他的髮絲,像是抓住一塊浮木,放不開手。
全身的感覺集中在胸口上的一點,沉醉在其中的自己還聽的到類似幼兒吸允著母奶的聲音,還不只是這樣,Hinoe的雙手摸遍了弁慶的身軀,吻遍了它,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全身泛著的一層紅色,在Hinoe的眼裡,那是漂亮的顏色。

將被丟在一邊的衣服撿起,扶起弁慶的頭部,讓衣服就放好在草地上,為了不讓弁慶的頭部受到創傷。

“那,我就在接下去了”手順著纖細的臀部撫摸下去,那鎮光滑的感覺雖然不久前才品嚐過,卻是久久不膩。隨著手經過的地方,也將弁慶下身的衣褲也剝離了身體。

“嗯…阿-”突然私密的地方被Hinoe冰涼的手指觸碰著,一陣刺激感立刻襲來,抬頭望向他的臉龐時,也同時意識到,自己的雙腿早已被舉高並彎曲著,下身的光景毫無遮掩的展現在Hinoe的眼前,弁慶覺得臉部的熱度不斷上升,比在屋內時的感覺還有丟臉。

“對…就是這樣,我喜歡你的表情”

“阿……Hinoe…!”
視線所及的部份,只有那紅色的髮絲、紅色的眼,以及高傲的笑容,頓時覺得,連看著他們的月亮,都有如鮮血一般的紅。


×


時間已經過了約定時間很久了,但仍未見到弁慶的影子出現在軍營,九郎不禁有些擔心,原本是想要叫景時去幫他一起去找的,沒想到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很快速從他面前飛過,準確的刺入一旁的樹上。
走上前看,射來的短劍上面似乎還綁著紙條,九郎立刻就是打開來看。


現在弁慶在我這,他需要休息,所以請不要來找他,

Hinoe

只有短短幾句話,但是他實在已經無法確定,他的軍師倒底回不回的來…

“這個…死小鬼!!”


End


後記:

我是之前才發現,其實一、二代的天地朱雀都不適合H,簡單說他們是小孩子,一代的分別是十五歲跟十四歲,連元服的年紀都還沒到。
所以只好把目標放在三代上面了,好在年紀都很夠,但是沒想到地之朱雀原本在一、二代都是八葉裡年紀最輕,但三代裡卻一舉成長為25歲了,大人的魅力果然不凡阿ˇˇ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_v760917/4/1119855148.jpg_###}


“唉…”

從太子的書房內傳出一連串的歎息聲,身為侍衛統領的源賴忠在外頭聽了開始有些不太好受,便走進室內想問問看彰紋是否是為了私事煩惱。

“彰紋大人,你有心事”
“是吧!方才讀了這本書讓我想起了某個人,偏偏我現在又非常想見他,可惜……”
“……屬下知道了,請彰紋大人無須操心”說完便退了下去,留下不解的彰紋,繼續在那裡思念著某人。

為什麼還有分為帝方與院方,不管怎麼分,原本就是一家人,自己是即將繼承帝位的人,算是帝方,而他,是院方的。

可是聽說他跟京職少進的勝真是一同長大的乳兄弟,為何會是院方的人?一直是相當疑惑的。
先前因為某些事情進入安倍一門隸屬的陰陽寮,也遇見了屬於院方的泉水殿下,他與泰繼殿下似乎走的相當的近

“阿…”沒想到想一些事情而已,太陽已經快要落入山下了,”時間過的真快…阿!我的書還沒讀完呢!”
於是趕緊坐回椅子上繼續翻閱,那是從大唐傳來的書籍,他這幾天都不知翻過多少遍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的,一個字也不放過。

“彰紋!”

“嗯?”不知哪裡傳來的聲音,彰紋站起來四處找找看,不知是從哪一面牆傳來的,”誰?”

“這裡這裡!”
拉起穿外的廉子,要讓彰紋看的到他的人,幾天沒見了,聽賴忠說近來彰紋便是埋首在書房裡苦讀,Isato擔心他把自己的身子搞壞,所以只好再來這裡充當”刺客”爬樹了。

“Isato?你怎麼會來!” 彰紋也顯的驚訝,畢竟皇宮內苑也不是說來就來的,看來應該是賴忠…
“看你阿!小笨蛋!”一手拉著彰紋的右臉頰,有手捏著他的鼻頭,開始轉阿轉的…

“阿──會痛阿!!”
“嘿嘿!”看外面的人笑的高興,彰紋便把他也一倂拉了近來,結果跌到自己的身上,”好痛!”

“哼!活該-”把身上的Isato用力推開,彰紋便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難得一次任性的表情,與他向來接受的教育思想完全不搭格套。

“原來˙˙˙還是個小鬼阿-!”







有錯字請指正˙˙˙近來老是會把彰紋ˋ詩紋給弄反的說X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短的一篇,關於遙2的朱雀組一事,因為大概內容不太詳細,所以是亂寫的啦ˇˇ不要太介意
只是不知道遙2的OVA要向下載罷了



××




”彰紋,我來找你了”正殿門口的大樹上,站著一個少年,他那頭明顯的火紅色頭髮,讓在屋內的彰紋很快便見到他了
”Isato,站在樹上很危險的”放下手上的紙筆,彰紋擔心的看著那個叫Isato的男孩,
正想從窗戶爬出去,卻被自己的貼身侍衛攔住,
”彰紋殿下,請務必注意您自己的身體,讓我來吧˙˙˙”
源賴忠拔出腰側的劍,就這樣˙˙˙往樹上面一射˙˙˙

”賴忠,你怎麼˙˙˙”彰紋擔心的看著劍射去的方向,因害怕而用手擋住視線
”沒事的,殿下”賴忠輕聲的說,”看,他不是下來了嗎?”

”可惡˙˙好痛”摸摸自己摔痛的屁股,抬頭一看便是彰紋忍不住傾漏而出的微笑,Isato的臉很快便染紅了,”彰ˋ彰紋˙˙˙”

你怎麼可以在別人的面前笑的那麼燦爛?
馬上用著那副死魚眼瞪著賴忠,彷彿是在怪他的第三者身分


”那,彰紋殿下,屬下先告辭了”說完便退離兩個人的視線中,


”今天你簡直就像太陽一樣呢”彰紋高興的對著Isato說

”嗯?怎麼這麼說?”

”因為你今天的臉也是紅色的阿˙˙˙”隨即送上特大的笑容?將彰紋的姿色更是多表現了幾分
”那˙˙我們˙˙”握住彰紋纖細的雙手,慢慢靠近的兩個人,正當兩唇將要相貼之際˙˙˙


”殿下,泉水殿下跟泰繼大人在外頭等您,說是有要事”賴忠的聲音這時便天不從人願的出現打斷了好不容易培養起的氣氛,

Isato緊握著拳頭實在是很想找個人出氣,可惜在彰紋因為不好意思推開他之後,便跟著賴忠走了出去

一定要想辦法將賴忠這個死心塌地的侍衛弄走,他才有辦法更接近彰紋,
因為他一直都相信,他們兩個有從上輩子開始˙˙不,說不定是好幾世以前,就有所謂的斬不斷的因緣在牽引著他們見面,
一直一直,

都是這樣的







後記



兩個小朋友的生活瑣事,這次設定彰紋又比Isato小了一歲,但是遙3裡的弁慶年紀似乎是比較老阿ˇˇ
不過仍然是個美人ˇˇ跟1ˋ2代的詩紋ˋ彰紋不同,弁慶是個腹黑軍師阿ˇˇ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自一人走在京城的路上,今晚的風顯得有些悽涼,卻像極了數年前在伊宇海邊感受到的那陣海風。

那個人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的自我,
嘴角不知覺泛起溫馨的微笑,不知是否慶幸自己認識了那名為翡翠的男人,還是因為…

“站在月光下的幸鷹大人,今天也是依舊美麗…呢”
不知為何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是他很久沒聽到,卻又熟識的聲音。

“翡翠大人?你怎麼…”對於無預警出現在他眼前的人,幸鷹除了驚訝還是驚訝,若真有其他的感覺,就是那一點點自己也不確定的高興吧!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自一人走在京城的路上,今晚的風顯得有些悽涼,卻像極了數年前在伊宇海邊感受到的那陣海風。

那個人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的自我,
嘴角不知覺泛起溫馨的微笑,不知是否慶幸自己認識了那名為翡翠的男人,還是因為…

“站在月光下的幸鷹大人,今天也是依舊美麗…呢”
不知為何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是他很久沒聽到,卻又熟識的聲音。

“翡翠大人?你怎麼…”對於無預警出現在他眼前的人,幸鷹除了驚訝還是驚訝,若真有其他的感覺,就是那一點點自己也不確定的高興吧!

“當然是為了見我所愛的人阿!”讓手上玩弄的花朵,隨風而逝。

“請注意你的言辭,翡翠大人!!”聽翡翠這麼一說,幸鷹的耳根子都竄起了不尋常的熱度,好在已經是夜晚了,若是被翡翠看了他的樣子有可能會受到那不該的羞辱。

“我們那麼久沒見了,你不是應該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嗎?阿?”

翡翠的舉動是很明顯了,幸鷹為了不被挑釁,只好拼命忍下即將爆發的怒氣。
“翡…翡翠大人,現在已經很晚了,我還是…先離開吧!”想離開卻沒想到翡翠早已搶先一步拉住他的手,
因重心不穩而倒向前面一具寬闊的胸膛,久久無法移動。

“真的是很可愛呢!幸鷹大人……”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祈,你說過,我們是朋友吧!”詩紋大大的碧眼無邪的看著紅髮紅眼的祈,那眼神,是完全的信任。
“你這小子!”手環過詩紋的脖子,好似理所當然,”現在還說那什麼傻話!”

雖然對鬼的刻板印象阻擋了祈跟詩紋遲來的友誼,但現在的兩人早就像糖一樣分不開了。

“沒想到祈跟詩紋已經那麼好了”茜在一旁像是為詩紋鬆了一口氣的說,前一陣子,祈總是指著詩紋,說他是鬼,
看到詩紋欲泣的表情,不免替他多擔心。

“還不只這樣…”天真從賴久的身邊離開,作到階梯上,一臉輕鬆的樣子,手上的木劍也是隨意丟著,”連默契都那麼好,他們果然是…”

“天真…”天真後面突然傳來手指關節的嘎啦嘎啦聲,是看起來像是火爆猴子的祈,跟後面看起來很擔心的詩紋,”你說我跟詩紋是什麼阿?阿-”
“祈…天真學長,你不要管他啦!”詩紋只好趕緊將祈拉走,以免兩人再度一觸即發。

“怎麼可以這樣放過他?”
“祈…!!”


“唉!這兩個人也真是夠會吵的,詩紋真辛苦”放下手中的茶杯,茜像是個永遠的要為孩子操心的母親,一個頭兩個大,真是辛苦。
“神子殿下…”他到底該不該上前將天真拉回他的旁邊,要不然看著神子煩惱他也不會太好受的。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或許如同你所說的,我是個冷酷的人。

鬼若,你的心已經不存在了!
沒錯,隨著九郎當年的離開,我的心也跟著他走了。就算殺人無數,我也未有過一絲痛覺。

“武藏坊…弁慶嗎?” 那陣帶有挑釁的語音,十足的小鬼頭。
“看來並非是平氏的人…”隨即揮舞著手上的薙刀,從橋墩上躍起,”但想必是奉平氏的命令而來吧!”
初次的相會是如此的情況下發生的,看來源平戰役的影響不容小覷。

原來弁慶的髮質那麼柔順,而且…味道還真香…

聽起來像是敷衍的語氣,蓋著披風的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Hinoe,你來結束我的這束長髮吧-!”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因為師傅帶著孫子出去旅行,而得已休得幾天假的祈,一早就跟自家姊姊還有附近小孩打個超級大聲的招呼之後,就快跑的奔向土御門大路的左大臣宅邸,想也知道,他最近才和詩紋合好,為了更了解彼此,他決定主動向詩紋示好。

走進大門內就看到賴久跟天真還是不改往常的在那裡練習劍術,還有站在一旁觀看的鷹通、茜跟永泉、泰明等人。
”阿-一早就那麼勤勞阿?”很快的繞過賴久跟天真兩人,跟永泉他們站在同一側,奇怪的是,怎麼少了兩個人?
”詩紋呢?”

”聽說是昨晚暫時搬到友雅殿下的橘家宅邸去小住了吧!”永泉輕聲的回答祈的疑問,然後視線又轉回那兩人的身上。

到橘家宅邸?雖然知道之前自己對詩紋最大的誤會就是那次他被鬼族少年陷害而入獄之時,受了幾天牢獄之苦的詩紋被救出之後便是被安置在橘家宅邸,怎麼…現在他又回去了?
”我可以去找他吧!”雖然不知道那傢伙為什麼要離開土御門,但是跟友雅扯上關係的絕不會是什麼好事!
”不過橘家大宅可不是說去就去的地方”鷹通此時也回應了一句,雖然這麼說,但友雅的宅邸他不知一旬就去了多少次,當然,因為他是特殊身分,可惜不敢明說。

”沒問題的”淡然回了一句話的泰明,便轉過身離去,也不忘拉過永泉的衣擺,提醒他該走了。
”泰明大人,請等一下阿-”很快的追上泰明的腳步,永泉就這樣站在他的旁邊,直到離開眾人的視線。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甚至還隱約感覺的到永泉的羞澀似的,茜忽然擊掌說道:
”阿-泰明跟永泉的感情真的是很好呢!真不愧是天地玄武呢!”

”嗯。。”左看右看,鷹通鬆了一口氣,若是友雅在這裡,為了回應神子的話,他肯定會把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後說:〝我跟鷹通的感情也很好阿!神子殿下你不也說說看我們呢?〞

”不管怎樣,快點帶我去找詩紋吧!”眼神堅定的看著鷹通,祈的眼神就像是一隻。。。猴子(?)一樣在瞪著鷹通
”好。。好的,請跟我來吧!”在離開之前便對其他還留在那裡觀看好戲的眾人點了一下頭,踏著泰明跟永泉的腳印離開了

天真跟賴久的練習也算是結束了,也發現到旁邊站著的人明顯的少了很多。
”阿-他們都走了嗎?”天真大力轉動有些酸痛的右手臂,暗自不高興賴久的手下留情。接過茜遞過來的濕毛巾,逝去滿臉的汗水。
”你沒怎麼樣吧?”明明知道是天真自己要他不要放水的,但還是不免擔心的問,仔細一看,天真手腕的部分也腫了一塊。
”這根本就不礙事!說到這。。。”天真環顧一下四周,不知道有哪裡怪怪了,”詩紋離開土御門也快一天了,沒看到他躲在廚房裡作點心的樣子也真奇怪。”

”嗯。。是嗎?那我們一起去友雅家找詩紋吧!”茜也是後來才想到怎麼每個人都要去橘家宅邸,便回大殿內去向藤姬報備一聲,然後才跟天真、賴久一起離開。


×


正如友雅曾說過的,橘家雖然比不上左大臣宅邸那樣的規模,但也稱的上是美輪美奐了
”沒想到友雅的家也是那麼大!”自從成為八葉之後,常常會到土御門大路和大家會合,那麼大規模的房子也都是見怪不怪了,畢竟他們幾乎都是貴族或官員之類的身分,哪像自己,只是一個平名小孩。
”嗯,我們進去吧!”

跟在泰明後頭一起回到陰陽寮的永泉,由於體力不是太好,不適合長走或長跑,所以此時的他便只好坐在泰明身後的板凳上輕喘,好能回覆一些體力。
正在休息的永泉感覺到一陣冰涼感覺從臉上傳來,抬頭一看,是泰明,他拿著一碗水遞到永泉的眼前,
”阿,泰明大人?”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泰明,難得的溫柔讓永泉紅透著臉,低著頭不敢見人。

”快點喝吧!趁著水還是涼的,比較能消除疲勞”
”阿。。嗯!”
就在永泉放下手中的碗,便跟泰明一起離開陰陽寮。


”哈哈,我還以為是鷹通按耐不住寂寞所以那麼快就跑來找我了,沒想到是祈要來找詩紋的阿!”一臉高興的揮動折扇,友雅難掩笑意的說著。
”友雅大人,請別這麼說” 雖然知道友雅最喜歡捉弄他了,可是就是不喜歡在有場合的地方,聽他把話說的那麼明。
”對了,祈,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特地跟左大臣『借』了詩紋嗎?”停下腳步,丟了一個問題給跟在後面的祈。

”我哪知道阿!”雙手抱著頭,輕鬆的走著,看到經過的侍女手上所端著的食物,每種都是未曾見過的,很稀有的,簡直就像是。。。另一個國度才有的食物似的?
好像哪裡怪怪的。。。
”你好像有些注意到了”領著鷹通跟祈到了另一間房,裡面早有一位身著華麗的十二單衣的女性在裡面等著了,細白的臉龐讓人猜不出她的年齡

”橘夫人,你好,鷹通又來打擾你了”行了一個禮,鷹通便先行坐在一側,看著友雅。
”夫人?”對於鷹通對這名女子的稱呼感到奇怪,祈的腦子突然浮現出可能的情況,”原來你已經有家室了阿!我想也是,都三十多歲了怎麼可能還沒娶妻!”
而且還搭上年紀比他小很多鷹通,這男人真的不是普通的沒節操。

”哈哈,怎麼可能,這位,其實是我的母親大人”
”嗯嗯。。。怎麼可能!!”這樣一個大美人,說她已經過了半百誰會相信?

”友雅。。我的兒子,平時。。都麻煩你們了”

在房間內顯的一片寂靜的時候,門外的腳步聲逐漸接近,還有開門聲
”夫人,已經好了喔!”離開廚房,手上端著盤子的詩紋便直闖入大家的視線中,身上所穿的衣服語平時不同,而是跟友雅同款的直衣。
看在祈的眼中是有一點不快的意味
”詩紋,你怎麼會來這裡?”一把拉過詩紋到自己的旁邊,卻因為詩紋露出疼痛的表情才鬆手
”因為。。。咦?友雅大人沒跟你說過嗎?”無邪的碧眸就這樣看著祈,看到他臉都發紅,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

”前陣子帶回詩紋所做的糕點讓母親大人品嚐,她似乎特別喜歡,便說要見見這廚子一眼,她還不相信詩紋只有十四歲便有這一身好廚藝呢!還有詩紋務必親自來一趟呢!”
合起折扇放置在面前,眼角餘光卻朝著鷹通那裡,輕揉的笑了起來。

”老實說。。夫人太高攀我了,其實,也沒那麼好啦!”
”怎麼會呢!詩紋的手藝是大家都知道的!”刻意忽略友雅傳來的視線,鷹通背過身。

”嗯。。請大家慢慢享用吧!”放下盤子,便欠身離開。
詩紋來的快走的也快,祈便跟他一起走出去,

”你怎麼突然離開了?都沒跟我說!”拉住詩紋的手,祈一本正經的說
”因。。。為。。。”詩紋只是默默低著頭而已,碧色的眸子染著黯淡,”我不太習慣。。。!”
”阿?”被這回答弄得腦子有點打結,祈還是有點不懂。
”太溫柔的祈、對著我笑的祈,勾著我的脖子一起走在路上的祈,不管怎樣,都覺得這不是我該擁有的”說完的時候詩紋早已經蹲下將頭埋在雙腿上,就算沒看見他的臉了,也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表情

”笨蛋!”重重敲了泛著金色的頭顱一拳,直到詩紋抬起頭來看著他,祈的笑意明顯浮出
”好痛!”

”不會在發生了。。”揉揉詩紋的頭,碧藍和火紅相朢著,”相信我。。。”
將詩紋擁入懷中,小小的身子帶著淡淡的清香,是糖的甜味。
像是無法相信的睜大雙眼,然後才是接受般的合起眼

”阿,年輕真好”站在門邊的友雅偷偷笑著,卻也暗暗祝福這對年輕的佳偶,”哼哼,鷹通今天不會讓你離開這個家一步了”
”嗯?”背後突然一陣涼處,轉過身看,鷹通看到友雅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望著他,心理便想:”我還是先離開吧!”

”今年應該是討的到兒媳了吧!”橘夫人看到就算是在門裡門外依舊有默契的兩人,心理便是這麼認為的


”泰明殿下。。我們走了多久了,真的到的了友雅大人的宅邸嗎?”永權顯然是跑得有些力不足了,臉上帶著紅暈,向泰明詢問。
”沒問題。”泰明繼續向〝樹公公〞和〝樹婆婆〞問路,但他們根本就已經走出京城外面了。

”阿-要走多久阿!泰明大人-”


E。N。D


後記:
寫到最後忘了我在寫什麼,這篇花了好幾天,其實好想去寫天地玄武的配對
詩紋擅長料理,是家庭主婦的合適人選,永泉也很適合,但他八成不會做菜,但應該會學得很快
繼續研究源平時期吧!因為弁慶的緣故阿。。他的薙刀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而且刀面還挺長的,真的好麻煩。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因為師傅帶著孫子出去旅行,而得已休得幾天假的祈,一早就跟自家姊姊還有附近小孩打個超級大聲的招呼之後,就快跑的奔向土御門大路的左大臣宅邸,想也知道,他最近才和詩紋合好,為了更了解彼此,他決定主動向詩紋示好。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