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原本最不願意接受他,一心只將他分隔在"鬼"這個框框裡的祈,
現在卻是跟他一起走在市集上,有說有笑的,不知為什麼,有種不真實感

"詩紋?"叫了好幾聲卻依舊得不到回應的祈在詩紋的眼前揮了揮,一陣不高興襲來,祈便直接拉下披在詩紋頭上的那件外衣。
“阿!”陷入回想狀態的詩紋突然被這麼一驚嚇,眼前頓時成了一片白,

過了許久,視覺才慢慢恢復,祈著急的臉近在眼前,

“祈?怎麼這樣看著我阿!我。。”





7/12

或許如同你所說的,我是個冷酷的人。

鬼若,你的心已經不存在了!
沒錯,隨著九郎當年的離開,我的心也跟著他走了。就算殺人無數,我也未有過一絲痛覺。

“武藏坊…弁慶嗎?” 那陣帶有挑釁的語音,十足的小鬼頭。
“看來並非是平氏的人…”隨即揮舞著手上的薙刀,從橋墩上躍起,”但想必是奉平氏的命令而來吧!”
初次的相會是如此的情況下發生的,看來源平戰役的影響不容小覷。

原來弁慶的髮質那麼柔順,而且…味道還真香…

聽起來像是敷衍的語氣,蓋著披風的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Hinoe,你來結束我的這束長髮吧-!”


7/13


“祈,你說過,我們是朋友吧!”詩紋大大的碧眼無邪的看著紅髮紅眼的祈,那眼神,是完全的信任。
“你這小子!”手環過詩紋的脖子,好似理所當然,”現在還說那什麼傻話!”

雖然對鬼的刻板印象阻擋了祈跟詩紋遲來的友誼,但現在的兩人早就像糖一樣分不開了。

“沒想到祈跟詩紋已經那麼好了”茜在一旁像是為詩紋鬆了一口氣的說,前一陣子,祈總是指著詩紋,說他是鬼,
看到詩紋欲泣的表情,不免替他多擔心。

“還不只這樣…”天真從賴久的身邊離開,作到階梯上,一臉輕鬆的樣子,手上的木劍也是隨意丟著,”連默契都那麼好,他們果然是…”

“天真…”天真後面突然傳來手指關節的嘎啦嘎啦聲,是看起來像是火爆猴子的祈,跟後面看起來很擔心的詩紋,”你說我跟詩紋是什麼阿?阿-”
“祈…天真學長,你不要管他啦!”詩紋只好趕緊將祈拉走,以免兩人再度一觸即發。

“怎麼可以這樣放過他?”
“祈…!!”


“唉!這兩個人也真是夠會吵的,詩紋真辛苦”放下手中的茶杯,茜像是個永遠的要為孩子操心的母親,一個頭兩個大,真是辛苦。
“神子殿下…”他到底該不該上前將天真拉回他的旁邊,要不然看著神子煩惱他也不會太好受的。



7/16

“唉…”

從太子的書房內傳出一連串的歎息聲,身為侍衛統領的源賴忠在外頭聽了開始有些不太好受,便走進室內想問問看彰紋是否是為了私事煩惱。

“彰紋大人,你有心事”
“是吧!方才讀了這本書讓我想起了某個人,偏偏我現在又非常想見他,可惜……”
“……屬下知道了,請彰紋大人無須操心”說完便退了下去,留下不解的彰紋,繼續在那裡思念著某人。

為什麼還有分為帝方與院方,不管怎麼分,原本就是一家人,自己是即將繼承帝位的人,算是帝方,而他,是院方的。

可是聽說他跟京職少進的勝真是一同長大的乳兄弟,為何會是院方的人?一直是相當疑惑的。
先前因為某些事情進入安倍一門隸屬的陰陽寮,也遇見了屬於院方的泉水殿下,他與泰繼殿下似乎走的相當的近

“阿…”沒想到想一些事情而已,太陽已經快要落入山下了,”時間過的真快…阿!我的書還沒讀完呢!”
於是趕緊坐回椅子上繼續翻閱,那是從大唐傳來的書籍,他這幾天都不知翻過多少遍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的,一個字也不放過。

“彰紋!”

“嗯?”不知哪裡傳來的聲音,彰紋站起來四處找找看,不知是從哪一面牆傳來的,”誰?”

“這裡這裡!”
拉起穿外的廉子,要讓彰紋看的到他的人,幾天沒見了,聽賴忠說近來彰紋便是埋首在書房裡苦讀,Isato擔心他把自己的身子搞壞,所以只好再來這裡充當”刺客”爬樹了。

“Isato?你怎麼會來!” 彰紋也顯的驚訝,畢竟皇宮內苑也不是說來就來的,看來應該是賴忠…
“看你阿!小笨蛋!”一手拉著彰紋的右臉頰,有手捏著他的鼻頭,開始轉阿轉的…

“阿──會痛阿!!”
“嘿嘿!”看外面的人笑的高興,彰紋便把他也一倂拉了近來,結果跌到自己的身上,”好痛!”

“哼!活該-”把身上的Isato用力推開,彰紋便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難得一次任性的表情,與他向來接受的教育思想完全不搭格套。

“原來˙˙˙還是個小鬼阿-!”

7/22

(詩紋破相記!?)

才走進左大臣宅邸的祈,便已經聞到一陣淡淡的香味,很自然的跟著感覺走去。
“啊!”
“啊!”沒想到才轉個彎便跟人撞上了,祈抬頭正想罵人時,一看,是詩紋,像是被撞倒一般的跌坐在一旁,手上那些原本用拖盤盛著的小糕點,因為撞擊的力道而全數砸在了詩紋的身上。
“嗯──”不知道眼睛被什麼擋到,正下意識的想要伸手往眼睛的方向靠近,卻被另一隻手阻止了!
“笨蛋!不要用手去摸眼睛阿!”祈雖然懂得不多,但他至少知道詩紋那樣做,對眼睛多少會有些傷害。
“祈?太好了,你來啦!”想站起身來,卻沒想到祈靠他那麼近,一站起來就這樣直接撞到祈的下顎。

“好痛!!”
“啊!”
同時的驚呼出聲,讓在大殿內的眾人不禁好奇探出頭來,看到了祈跟詩紋狼狽模樣。

“詩紋…”沒想到自己一向疼愛的學弟竟然會將做好的點心就這樣砸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再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祈,他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馬上跑去找一條大毛巾來。

“詩紋殿下…沒事嗎?”永泉有些為詩紋擔憂,卻不知該怎麼做,能不能夠幫上忙。
“沒問題!”會答復永泉這句話的,理所當然的是…
“泰明大人!”
“沒問題的!”
“是!!”


7/29


“來,阿-嘴張開喔-”此時的鬼若正在一個人努力的要餵坐在他大腿的小孩吃稀飯,但是他似乎不太領情。
這孩子是他哥哥藤原湛快留下來,然後自己再到各地遊山玩水去,完全不知道要照顧自己的孩子,還丟給他這個還未滿十足歲的孩子來照顧。
“大哥真過份。阿-不要哭了好不好,湛增”抱起小小的姪子,鬼若對他笑了笑,這時小小的湛增舉起他的小手,拉住鬼若的長髮,就像是在甩麵團一樣的在用力甩。
鬼若雖然是想阻止這孩子的舉動,但又怕讓他哭,所以就想直接撥開湛增的手指。
“哇-好小的手指。”像是發現一種新奇的事物,專心玩著又小又軟的指頭,卻沒發現一顆小小的頭朝自己靠近。
紅色的物體正朝著自己靠近,鬼若只好捏住他的臉,軟軟的,讓他更不想放手了。
但湛增這孩子還是不放棄,就用手一直往前抓什麼東西似的,鬼若的手開始有些酸痛了,大概抱孩子抱太久了,把湛增放在一旁,自己躺下來休息,成一個大字型。
“嗯…”突然覺得怪怪的,想說話,卻說不出口?
為什麼?
張開眼,視線被一片紅色遮住,紅色的頭髮,小小的紅色瞳孔。
湛增!?

趕緊坐起身來,卻讓爬在他身上的湛增跌到了地板上!
“嗚哇~”
小孩的哭聲傳遍整棟屋子,屋外經過的人聽到哭聲難免會出現一些好奇的人在那指指點點,還以為是他欺負了小孩子。
“這孩子真是的!”
摸摸自己的唇,再來是臉,熱熱的,他該不會是臉紅了吧?
真該說他不愧是湛快大哥的孩子,連這動作…都一樣。

8/4

這天清晨,彰紋正獨自一人坐在神泉苑的水池邊,撩起衣袖感受水帶給他的感覺。
最近的這幾天,自己也已經習慣在清晨來到神泉苑作著一直重複的事,總比在宮裡面,聽著政官們對自己的評論。
“阿?彰紋,是你嗎?”突然的聲音打斷彰紋平靜的心,是一個有著大紅色長髮的少年。
“イサト?你進來這裡沒關係嗎?”顯然被突然出現的少年嚇了一跳,彰紋倒是有些高興,因為這裡可是三條的禁苑阿!
“見到你自然就沒問題了。” イサト拉起坐在池邊的彰紋,讓他跌入自己的懷中。
“嗯…イサト…放開我啦!”雖然這麼說,但是手還是緊抓住イサト的衣服,好在這裡沒有其他的人,不然他一定不敢探出頭來。
看著彰紋望向自己的臉,像是未曾接觸污穢的白紙一樣,イサト抬起彰紋的下顎,貼上他的唇,一直以來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那是只屬於他的。

“イサト…”短暫的失去呼吸的能力,彰紋抓住イサト的衣袖,大口吸著清新的空氣,使得他的臉蛋變的更加紅潤。
“嘿,今天的你也真可愛。”露出大大的笑容,搭上彰紋的肩,又再次在他的唇上點了一下。
“イサト!!”沒想到才沒過多久而已,イサト又偷吻他,彰紋差點就是臉紅的不知該往那裡走了。
“抱歉抱歉!”雖然覺得可惜,但也只好放開彰紋了,可是卻只是改握住彰紋的手而已。
“……”不知如何表示自己的想法,彰紋一路低著頭看地上,不敢面對イサト。
怎麼今天的溫度…上升了不少呢?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