ヒバリ×ヤマモト
這篇又廢掉的啦囧


  難得山本武沒有在一早的時候第一時間散步到澤田家門口,再繼續不小心的跟自稱十代首領左右手的獄寺隼人在十字路口碰面,一路上聽著獄寺聒噪不休的怒罵,這真的是早晨最好的調劑品呢!不過今天他參加了棒球部的晨訓,對於在一年級便成為球隊裡的王牌山本沒有任何自抬身價的意味,反而是對這項運動投入了更多心力,他站在打擊者的區塊裡揮動著球棒,為了給待會朝他而來的棒球特大號的全壘打,看著從遠處的一小點逐漸在眼前化作一顆棒球的大小,握緊球棒,用力一揮!
咚-
  "太棒了,是全壘打!"
  山本高興的看著飛往遠處的黑點,甩下球棒正準備開始跑壘,只是接下來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傳入位在操場中每個人的耳中,他們都自然而然的朝著聲音傳出來的方向看去,當然山本也不例外。看著被棒球打破一個大洞的玻璃窗,沒人知道是哪一間教室,畢竟教室內外相對應的位置沒人會無聊去記得,只是在他們想要繼續下一棒時,出現在窗邊的那個人卻差點把在場每個人給嚇破了膽!那個人手上拿著熟係的棒球,帶著沒有任何一絲溫度似的鳳眼居高臨下的環視著整個操場,很快的就鎖定正在抬頭直盯著他的山本武,罪魁禍首是誰,似乎根本就不需要知道誰了,而事發經過想必就如同重複播放的影帶一樣是不變的。

  "山本武,立刻來應接室,不然…"
難得沒帶殺氣的聲音從二樓的高空中傳下來,只是在看到雲雀手上象徵著不可抵抗勢力的金屬製雙拐,持有者臉上明顯帶著因即將嗜血所漏出的殘酷笑容。每個人都在心裡想著同樣的事情,只要送走山本,他們每一個人都不會受到波及!既然是棒球部的王牌,為隊裡頭做些有意義的是那絕對是應該的吧!

  "山、山本,委員長在叫你,還不快點過去!"
一位三年級的學長先是自告奮勇的推了山本一把,只希望山本不要多留一分,誰知道不久前才下來的社團經費已經被他們三年級的前輩們中飽私囊了,當時還是山本去繳交申請書的,雲雀才很高興的簽下許可,那要是雲雀一不高興想收回,他們去哪生出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

  "喔!"
  開始小跑步的回到校舍去,完全不知道前輩們帶著著急的臉上是代表什麼意思,山本只清楚現在他的晨練被破壞了,可以好好打棒球的時間沒了,本來以為是全壘打的那一擊毀了今天的練習,他也只能無奈的離開了。


  在走到應接室門口不外乎的是看到護衛的風紀委員,或許是得到雲雀的命令他們在看到山本時就自動讓開,還開了一側的門,示意他可以自己進去了!只是才一踏進裡頭的地面,後頭的門已經被重重的關起,彷彿無聲的在告訴他,他已經沒有後退的機會了。雲雀站在窗邊看著還在操場上活動的眾人,握住拐子的雙手有不斷加重力道的跡象,他是不是該立刻下去給那一些草食動物實行他的刑罰了呢?不過,客人已經來到了呢…
  雲雀坐回專屬的辦公椅上,鳳眼對上山本那雙無染的眸子,他的手沒事做的抓著頭髮,在兩雙眼神交會之後又趕緊移開視線,他試著環視這間應接室,奇怪了,他來這裡不是被雲雀叫來的嗎?怎麼像是誤闖別人的房子一樣?

  "站在那裡幹麻?還不過來"
手邊的紙張換了一張又一張,看著傻站在原地自顧轉圈圈的人也是聽到他的聲音才回過神來。在山本小小的聲音回應後雲雀放下手頭的工作拿起被書本夾擊的棒球,扔給了那位棒球少年。
  "謝、謝謝你了,雲、不對,是恭彌…哈哈,這小事不要那麼在乎嘛!"
看到雲雀的臉色驟變他只好識相的改變了叫法,說實在他真的不太想再嚐一次拐子的味道呀!

  "嗯~你不過來那我只好自己過去了"
本身就沒有什麼耐性的委員長放下手邊工作離開座位,一步步走向山本武,手上拿著的柺子是那麼的刺眼,就算是身型體格比雲雀健壯的山本也都因為畏懼他的實力而不斷後退著,臉上掛著的笑容已經成了苦笑,他現在好想趕快跑走,可是退無可退之際沒有去路的身體順著重心往後傾去,不偏不倚的坐倒在沙發上,讓他只看的見雲雀正準備拉開領帶的身影覆蓋在他的身上…

  "等、等一下恭彌,會有人進來的…"
眼看胸前一大塊白皙肌膚已經曝露在雲雀的視線下,隨後覆上的手掌在山本的軀體上游移著,潮紅的色澤已經爬滿了臉部,到底是因為他的舉動,還是因為怕被突然闖入內的其他人發現他們的關係呢?雲雀的嘴角揚起好似下一刻就要放聲大笑,只是他沒有,而是佔有那喋喋不休的雙唇,果然…這樣就清靜多了呢…

  "嗯~你不知道嗎?在你進來的那一刻那些風紀委員都很清楚自己的職責,雖然是草食動物卻很懂得該做些什麼。"
換句話說,風紀委員都清楚只有山本武一進到應接室這一時半刻是不會出來的,他們會在外頭攔下準備接近應接室的其他學生,就只等委員長接下來的行動而已!
也不理會他的反抗,雲雀已經動手解下棒球褲上的腰帶以便手掌伸進去撫上被布料包覆的脆弱,隨之而來的是山本預料中的哀號跟懇求…

  "喂!恭彌,我還要上課!"
  "公假!"
  "等、等等啊!"


  都已經過了第一節上課,還是沒有在教室看到山本,綱吉不免得有些擔心後來才聽班上同學是因為棒球部因為比賽將近才開始這幾週開始的晨練,山本…真的是很辛苦呢!不管是作為棒球部的王牌,還是…耶,他也不清楚,只是獄寺好像因為沒見到山本整個心情就很好,連在路上遇到的混混他也只是笑著拍拍他們肩膀說今天他心情好就放過他們了!


  草璧帶著幾個人在校園巡邏的時候看到兩個風紀委員一人一邊抬著一塊透明的玻璃,便上前詢問。
"這是什麼?"
"是-這是應接室裡被學生用棒球打破的玻璃,正要丟進廢棄室!"
"那犯人呢?"
"是-正在應接室接受委員長的懲罰!"
"是嗎?"

看樣子應接室暫時是進不去了!草璧哲矢透過刺眼的陽光看向校舍大樓的方向,委員長…

果然是個夠強的男人!
連懲罰的方式都與眾不同!

無盡的崇拜再次從草璧心中升起,縱使在那張看似老成的臉沒有表情的一絲變化!

-FIN-

期中考前一天囧

071104 11:31 By小薇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