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綱/雲山】請不要偷跑
(59生日賀文)
ゴクテラ×ツナヨシ 9/9生日祝賀
ヒバリ×ヤマモト



01
  夏天很熱,在漫長的兩個月暑假終於結束之後,隨之而來的是第二學期的開始,在長假期間鮮少有人經過的校園道路上,現在有的是絡繹不覺的學生走進並盛中的校園,只是在經過校門口的時候每個人都會自動分散,像是有默契一般,看到在門口站岡的風紀委員長,希望在那個人稱並中實際掌權者的雲雀恭彌注意到之前能平安的走到校舍裡去!

  雲雀臉上帶著的是少了多樣化情緒的一貫冰冷面容,漂亮的鳳眼掃視過剛進入校門的所有學生,卻還沒看到他想見到的身影,皺了眉頭,他依然站在門口繼續巡查,見那些不識相群聚在一起的學生們只因為看到他那沒溫度的雙眼以及手上已是備戰狀態的雙拐,早就已經被嚇的跑進校舍落荒而逃,反倒是他還放鬆身體倚在圍牆邊,持續觀察著一個接一個進入校園的學生。

  無意間抬頭望起校園外面中的一排櫻樹,本來應該是已經接近尾聲的炎熱季節,可是櫻花落雨的景象正在他的眼前上演著,彷彿那櫻花香以及花瓣就近在咫尺間,花瓣掉落在他的身邊,ㄧ陣直衝腦門的暈眩感席捲而來,一支拐子掉落在地,雲雀用手撫上自己的頭,以雙腳支撐,沒錯!這應該在春天綻放的春櫻怎麼可能會在現在的炎熱天氣下開花,而且他早就已經動用了風紀委員會的特別權力,將那些在並中校園內外扎根的櫻樹全數銷毀了!這種似真實虛的假象,以及厭惡的氣味,除了那個男人還會有誰?撿起地上的浮萍拐,雲雀叫來其他的風紀委員頂替自己的位置便搖搖晃晃的離開了並中,讓後面的風紀委員們看了是一把冷汗直流,委員長…好像心情很不好?


02
  獄寺開始覺得很奇怪,某種發生在身邊的情況讓他一直都很難去釋懷,從開學前幾天他就開始這樣覺得了!他最敬愛的十代首領˙澤田綱吉,竟然開始躲他了!!
走到澤田家大門前,獄寺順便把煙吐在地上踩了幾腳便移開,正好在門口遇上要出門買菜的澤田奈奈。

  "啊啊~這不是獄寺君嗎?早安哪~"一手拿著菜籃,一手拿起百貨公司大減價的傳單來遮住鼻頭以下露出的微笑,跟在後面拉著奈奈圍裙的一平和風太,也都笑著跟突然來到的獄寺問早,雖然是開學了,但國籍仍在義大利的風太自然而然就是純來日本度長假的一份子,

  "奈、奈奈媽媽早!!"看到那張與敬愛首領相似度極高的笑臉,獄寺立即站好九十度對奈奈鞠個躬道早。
  "十代首領不在嗎?"

  "綱今天很早就出門了,真難得呢~"抬頭望天回想起稍早前綱吉慌慌張張的拾起兩片抹了醬的吐司便急忙的離開家門了,而且那時候還算是早,平時的綱吉絕對不會那麼早離開床舖的懷抱,不過既然新學期到來能夠那麼早起也是件好事,只不過她記得…最近的綱吉,都過了半夜房間的燈都還沒關,看來暑假作業還沒做完,才導致暑假已接近尾聲才開始拼命趕工了,阿阿~綱真是的,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

  "是嗎?十代首領先走了啊…"也些失望的就要準備離開澤田家了,獄寺也不忘向奈奈道再見,"那,打擾了,奈奈媽媽!"

  才離開澤田家經過第一個轉角,後面傳來的聲音讓他回頭一看就有種想開始打人的衝動!高興的揮手朝他奔跑而來的黑髮少年山本武,似乎無視獄寺臉上的那一臉不悅自顧自的走在他旁邊,一成不變的笑臉並沒有因為獄寺身上散發出來的冷空氣而被抹殺掉,一同走在熟係的道路上,山本拿著他的球棒正在練習揮棒,或許是因為無聊,同樣的必經道路少了一個隨時可以一起歡笑的身影真是不習慣,不知道他…準備好了沒呢?


03
  在經過笹川家那條路時,獄寺刁在嘴裡的菸沒有任何支撐的任由地心引力作用垂直墜落地面,還是火焰色的煙頭在地上燒了一塊黑之後熄滅,獄寺雙眼發直得看著眼前,從笹川家跟著那對個性截然不同的兄妹一起走出的人,是他朝思暮想的澤田綱吉!霎時注意到身後的山本武很自然的因為看到綱吉就想要上前去叫他,他拉起山本的領子重重的推往身後的牆壁上去,肩膀硬生生的撞上硬物,山本還未反應過來已經叫痛了,抓住山本的下顎,獄寺用力的侵上他愈說出聲的嘴,眼神卻還在那個已經離去的褐髮少年身上,直到他放開山本,而山本也低下頭來撿起掉在地上的球棒,表面上對於獄寺強吻他的事不是很在乎畢竟只是小小的遊戲何必引來怒氣而繼續跟在獄寺後頭一起走往學校,但山本一路上不間斷的用袖子用力擦拭被其他人碰過的嘴唇,就算是因此發紅發腫了他也沒有停下來,沾染上那個人以外的味道,他無法忍受。
  等他停下腳步獄寺早就已經不見了身影,應該是去追綱了吧!真好哪,綱,有個獄寺沒頭沒腦的肯為他赴湯蹈火。輕輕用舌頭舔上發熱的嘴唇,"好痛!"不知道自己的嘴唇上已經被磨破皮了,他用手指慢慢的撫上去,真是糟糕,不知道等下到了保健室那個夏馬爾醫生會不會很沒良心的只丟了一瓶優碘就要他自己解決傷口?
  突然間幾片花瓣掉在自己的腳邊,是蓮花?可是卻上面掉落下來的,怎麼樣想都奇怪,山本轉過身去看,圍牆上坐著一個穿著緊身皮衣皮褲的人,手上拿著整片的蓮花,似乎和那即為詭異的髮型形成了強烈不搭嘎的存在!

  "喔呀喔呀~山本武,歡迎哪~"梳著鳳梨頭型的少年把手上的蓮花向上一拋,一把象徵海神波塞頓的武器三叉戟隨即落入他的手中,跳下圍牆,慢慢接近還不明所以的黑髮少年,
  "哈哈──不過骸你怎麼會在這裡?"再次見識到六道骸的能力,但山本自覺得應該是沒時間多聊了,便躍過骸的身邊準備離去,卻被一隻手拉近皮質觸感的懷抱裡,雙肩被固定住而動彈不得,骸那笑的陰險的臉逐漸朝著山本快發白的臉貼上,抬起他的下顎只是一瞬間的事,因為很快就有不識相的人礙了他的事,明顯不過的殺氣直衝著他來,在太陽底下反射出刺眼強光的鐵拐擦過六道骸的臉畫出一道細小的傷痕,紅色的血液隨之流下。

  "哼哼哼,出現了呀~"舉起三叉戟做出備戰狀態,閃著數字的紅色右眼冒出黑色的火燄讓骸的半身被染了色,"雲雀恭彌…"

04
  離開校園不遠處的街道上隨意晃晃,那些櫻樹的幻覺也消失了,看來只要離開校園那些幻術也就失效了,哼!不過如此嘛!看到幾戶要一起上學的學生,雲雀難得沒有亮出他的柺子只是用眼睛閃一下他們,此起彼落的叫聲伴著碰撞聲越來越遠,而換成某種花香傳來,雲雀討厭這種味道,便順著這道香氣尋找它的根源,拐個彎,看見藍髮鳳梨頭的少年強抱住懷裡的黑髮少年,一陣怒氣瞬間從雲雀心中升起,沒有多想就擊出因為陽光照射而顯得發亮的鐵拐,準確的擊中鳳梨頭的少年,那個應該屬於隔壁鎮上最高秩序的六道骸,緊接而來的激戰一觸即發!

  而另一邊,並盛中-

  才踏進2A教室的獄寺隼人,把手上的書包隨手一仍剛好掉落在他的桌上,掏出口袋裡的菸盒和打火機,直接在教室就開始哈菸了,盡管班上有些女生發抖的想要告訴他教室裡是不能吸菸的!但只要看到獄寺那凶惡的目光立刻就退到最後面的牆壁根本就不敢接近了!
  獄寺吐了ㄧ口氣,看著綱吉的座位上,書包已經掛上,也就是說他早就來學校了可是人卻不在教室?拿下口中吸不到一半的菸用力一捏,也不管菸頭是不是有燙到自己,獄寺的腦裡只想著一件事,十代首領是不是不要他這個左右手了?真的這樣的話…他是不是該回義大利去?的確,什麼十代首領的左右手,也都只是他自己自稱的,而首領他每次也只是笑笑的裝傻過去,從來沒有真正承認過!站起身來粗暴的踢開椅子,準備在上課前就先離開教室了,沒有綱吉在的教室待了也沒意思,走到門口正準備要拉開門,才把手放到門把上拉門就已經打開了!來的人正是他就算是吃飯上廁所睡覺都掛在心理腦子裡的澤田綱吉。

  "十、十、十代目!!"後退三大步,就算天天想著那個人可是已經好幾天沒見到的那張臉突然出現也會讓他不禁幌恐,他的神他的一切,十代首領終於肯出現在他面前了!一時高興獄寺又走上前握住綱吉的手,只差沒有衝動抱住他來表達彼此許久不見的思念,原來跟十代首領分開是這麼痛苦!!對,身為左右手就必須隨時待在他的身邊才對呀!!
  "獄、獄寺君你怎麼了啊?"不是沒見過獄寺那麼激動的模樣,但是那雙眼眸中流露出像是可憐的小狗被主人遺棄般的眼神,綱吉的手搭在獄寺的肩上對他笑著,他也好幾天沒見到他了,每次不是一大早被REBORN開槍下的從床上滾下來,就是忙著某件事而總是和獄寺錯身而過。
  獄寺訝異的看著綱吉的手,幾乎每個手指都因為傷痕累累而貼了OK蹦,眼皮下面還有明顯的黑眼圈,難道他最近都睡不好嗎?
  "咦,怎麼沒看到山本?"走回座位可是山本的位置上卻是空的,難道他還沒來嗎?記得平時他們都是一起上學的,現在暫時算是過度期吧!
  "切-那個棒球笨蛋我哪知道?"拿出一根菸準備點火,但是想到綱吉現在好像身體有點虛,又把菸盒和打火機塞回口袋裡去了,畢竟那個人比他的生命還重要啊!

  過了第二節課才看到山本從外面走進來,他笑著道歉因為不小心繞錯路了果然是因為沒跟綱吉一起走才會這樣的,還順便看向獄寺那裏,因為的確是獄寺丟了他先走,雖然那個什麼迷路的當然不會是真的了!雲雀把他丟進了保健室讓那個不太盡責的夏馬爾處理了傷口,雖然說著只幫女性治療的但至少夏馬爾還不至於見死不救,本來被磨破的嘴唇現在看起來是好多了,不仔細還還真看不出有破皮!

  之後的幾天上學也都回復了往常的作息,獄寺跟山本總是剛好出現在澤田家的門口與剛踏出家門嘴裡還咬著一塊吐司的綱吉碰面,雖然不時會有槍響跟手榴彈的碰撞聲從綱吉房間裡傳出來,但也都見怪不怪了,只不過遇上了前來騷擾綱吉的黑曜中名產藍色鳳梨頭,理所當然的獄寺使用火力加倍的炸彈實施驅蟲計畫,只不過那顆鳳梨把目標改放在旁邊看好戲而笑的天然的棒球少年身上,隨即而來的是鐵拐呼嘯而過插進一旁的樹上,三叉戟與浮萍拐的戰爭再度上演。

  "獄寺君,你明天有事嗎?"對旁邊發生的小型戰鬥已經能一笑置之,這也多虧了指環戰吧!只期望他們不要受傷就好,綱吉在走進校門的時候這樣問獄寺,因為明天就是假日了!
  "怎麼了嗎?十代目"獄寺理所當然的是一早就會到澤田家大門前報到,不管天氣是颳風下雨還是打雷的,有十代首領在的地方他獄寺隼人就算是橫誇撒哈拉沙漠都有可能的!
  果然是忠心不移的家僕,但正確的說法應該是首領的左右手!
  下課的時候獄寺難得在通風的地方抽菸,綱吉拿著紙袋打開來在看看裡面的東西,帶著小小的幸福感笑了。
  就是明天了…

05
  望著剛買回來的蛋糕,奈奈媽媽家裡其他的小朋友們一起去逛百貨公司,根據風太的排名是在隔壁鎮上的減價是最多的,一行人就只留下綱吉一個人看家了,畢竟今天有客人要來的!打開電視無聊望著螢幕發呆,聽到門鈴響的聲音以及在外面喊的大聲的"十代首領~",綱吉興沖沖的跑去開門,看到奮力想把山本拉開的獄寺,在圍牆外背對著他們的風紀委員長,剛走到澤田家前奮力高喊極限的笹川了平以及其妹京子,當然連小春也一起跟來了!

  插上了代表14歲的生日蠟燭,綱吉向這次的壽星借來了慣用的打火機,為他點上希望的火燄。
  獄寺隼人今年的願望,首先是成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然後一樣是十代首領的左右手,最後還是十代首領的左右手!!
  這就代表著獄寺隼人一生的期望!
  沒錯!十代首領是他一輩子該守護的重要人物,不只是因為他是十代首領,也因為他是澤田綱吉!

  "14歲生日快樂,獄寺君"遞出辛苦已久的成品,綱吉臉紅的看著獄寺接下那一包紙袋,抬起頭來看獄寺的神情,跟他一樣…滿臉通紅的模樣。
  拿出裡面軟軟的東西,這觸感應該是種適合入冬使用的,仔細一看,是一雙針織手套,與綱吉的X手套根本就是同一組的,只不過是灰色的邊配上手背上的"59"字樣,

  "十、十、十代目,太感激了!為了我這樣的人讓您費心了!"收下綱吉的禮物獄寺情緒激動的抱住撲向他,正好是導向了沙發椅上,獄寺就這樣把綱吉壓在身下動彈不得,過好一陣子才想到自己失禮的行為而急速從綱吉身上起來,獄寺再次跪在綱吉前面無止盡的叩頭就是因為他做了對不起綱吉的事,即使綱吉原諒他他也無法原諒自己的!
而綱吉呢?
  他很感謝京子從幾個星期前就一直教他手工編織的技術,只可惜他一直笨手笨腳的讓棒針不斷的折到自己的手指,每晚在自己房間勾到半夜很想把這女孩子才會用的東西丟進垃圾桶去,只是reborn總是拿槍指著他敢那樣做就不用活了,等著住進彭哥列歷代首領的墳墓去吧!順便挑選出十一代首領出來!
  反看著一起跟他學鉤針這玩意兒的了平大哥,每個人知道他是個只會玩拳擊並且直嚷著極限的熱血男兒,但在閨中密友路斯里亞那裡得知XANXUS的生日其實就在十月十日他就問了妹妹京子送禮物應該是什麼最好,京子則是回答親自挑選或是親手做的禮物都是最能表達自己心意的,而了平很不要命的選擇了後者,等他完成的那一天,拭目以待吧!畢竟他是個跟心思細密扯不上關係的粗人!那個對象也未必會乖乖收下那種用手工做出來的東西?

  拉起自顧跪在地上的獄寺,綱吉當然是表示不在意,畢竟只是一時的意外,好好人的綱吉這樣的反應也屬理所當然,而獄寺臉上還有些潮紅,他現在手上有十代首領花費好幾天時間做出來送給他的禮物,甚至不惜少睡很多時間,弄的雙手發腫,對於綱吉的心意,他一定會給予回報的!

  隔天上課的時候,天氣依舊,但是卻有種不相符的情形發生,雲雀跟獄寺跟在綱吉的兩側,同樣走進校門的學生不禁多看幾眼,只因為獄寺隼人的手上戴著一雙應該是到冬天那種寒冷天氣才會使用的厚毛手套,連同旁邊的澤田綱吉也在獄寺的勸說下戴上沒有變化的針織手套,他覺得…好丟臉!!

  這樣對獄寺來說有種安全感,就像是他和綱吉就像那兩雙手套也是成雙成對的!
  至少,他的心是溫暖的!

-FIN-

被雲山掩沒的獄綱文誕生!
寫了ㄧ整天的辛酸血淚全算在我的肩膀上啦!腰酸背痛的!
過完生日也要繼續跟十代目拉布拉布的但是請不要去碰阿山!

070909 23:26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