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諾美人2/4生日快樂!

  在童話故事裡,不是美麗的公主最後都是跟著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嗎?那麼他所看上的公主,一定也是能夠陪伴在他身邊,直到生命的終了囉?
  貝爾菲哥爾在八歲那年殺了自己的雙胞胎哥哥,逃離了屬於自己的國家,一心一意想要再次找回那種全身浴血、卻顫抖不已的快感,他來到惡名昭彰的義大利西西里,這裡本來就是黑手黨的老巢,隨之上演的槍戰戲碼更是沒有停歇過,正好可以滿足他揮刀見血的欲望。
  嘻嘻,不就是些小蟲子嘛!就像是…一群蟑螂一樣。



  貝爾穿著全黑的大衣坐在室內的角落看似不起眼,只是那一頭明顯的金髮以及價值不匪的銀冠卻總是會讓人多注意他幾眼,只是他總是只顧著把玩手上的小刀。
  「喂,那小鬼哪來的阿?」
  「好像是自願要加入瓦利亞的外地人吧?」
  「切──彭哥列所屬旗下最強大的暗殺部隊也是這種小鬼可以進來的嗎?」
  「說的也是,這種小鬼怎麼可…啊啊──!!」
  「喂!小鬼…啊啊──!」
  不久前還在談笑風生的彪形大漢,下一刻卻成了任由眾人踐踏的屍體,在勢力變化快速的瓦利亞內部這只是必須適應的一種現象。
  「嘻嘻-小蟲子有在說什麼嗎?我可是王子呢!」

  在無聊的時候貝爾總會到西西里的街道上享受那份浴血的快感,看著從人體噴發出來的鮮血好像就看到了他的哥哥,可是那王族的血脈…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很快的他發現不只有輕盈的小刀,在加上肉眼難以辨識的銀色絲線說不定會更輕鬆的達到他的目的,只要可以好好的利用。
  在結束完單方面的殺戮,他的身上沾滿刺鼻的鐵鏽味,只因為一身黑的大衣而看不出有多少鮮血濺在他身上,他泰然自若的走近彭哥列的本宅,在那裡,沒人敢因為他嬌小的身材而對他有任何的不敬,畢竟他是瓦利亞難得一求的天才殺手。

  走過一個轉彎,卻被突如其來的人影給撞倒跌坐在地上,身上的飛刀散落在地上,貝爾沒有多大反應的抬起頭來看著對方,那個人有著一頭跟著自己髮色相近的漂亮金髮,只是不同於梳的整齊的髮型,能夠散的如此漂亮的金髮他是第一次看到,只不過反被撞倒的那位跌坐在地上的反應比他大多了,褐色的瞳孔中已經有水淚開始凝聚,好像隨時就會滑落在他白皙的臉龐上,小小的啜泣聲顯然已經開始作響了。
  「竟然讓公主受到那麼大的驚嚇,王子真該好好賠罪才是呢!」
  牽起那隻細弱的手臂,貝爾自王室所習得的禮儀再次予以表現,眼前那位是他所認定的公主,是必須和王子共度一生的公主殿下。
  「我是王子喔!公主你的名字呢?」

  金髮的男孩身上穿著的衣服是專門教育優秀黑手黨下一代的名門學校制服,可是那渾身散發出的氣質卻非是一個黑手黨慣有的味道,反倒是被鎖在高塔花園中備受保護的花朵般,是那樣的純淨無瑕。他看著眼前比自己小一號的孩子停止了想要哭泣的衝動,緩緩說出自己的名字。
  「迪、迪諾,迪諾˙加百羅涅。」

  雖然王子失去了自己的國家,可是卻在別的國度找到了自己的公主,縱使公主並不屬於王子一人,樂於追求公主的王子不顧反對的想要天天都能見到所愛的人,直到公主身邊的騎士出現那刻,他也不會選擇放棄的。

  佇著單邊拐杖一步步走進那間病房,雨戰結束之後終於輪到他來好好的嘲笑那個狂傲的長毛了,而背後有個小小的軀體一步步的跟著。
  「瑪蒙,跟著王子走進來,是打算做什麼嗎?」
  「你付我錢,我就告訴你」
  沒有錢則是免談,小嬰兒瑪蒙是一切向錢看的阿爾柯巴雷諾,現在正在實行不用任何花費就可以得到利益的事,他跳到貝爾的頭上去,將整間病房看的一清二楚,也看到隔簾後頭趴在病床邊的跳馬迪諾。
  「嘻嘻──是公主呢!跟王子真是有緣──」
  看著柔順的金色髮絲一部份貼在斯夸羅的身邊,他實在好想抓過那顆金色頭顱,讓他成為自己的收藏品,不過念頭一轉,這樣不就跟路斯里亞那人妖有相同的癖好了嗎?呵,那可不行。
  悄悄的拉過那隻貼滿繃帶的左手,貝爾低頭在手背上一吻,如同獻給公主最真摯的一種情意。
  「等沒用的長毛被幹掉,王子就可以來接公主了,是個很棒的結局對吧?嘻嘻──」

  在王子與公主幸福快樂生活的美麗童話裡,騎士只是用來襯托這段美麗愛情的佈景,不過在現實中是否真是如此?這就要看金髮王子了。

  -fin-

  王子視點的SD,還算是有點BD啦!
  迪諾美人2/4生日快樂!看來這會是23/33歲生日了!不過連載的十年迪諾還沒有要出現的跡象囧!

  080204 12:33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