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D
スぺルビ˙スクアーロ へ 
3/13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不知為何在看到那個同年齡的金髮男孩時會有種想要無時無刻保護他的衝動,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名門家族的繼承者,只是那個叫迪諾的男孩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會不斷吸引著雄性的保護欲,相反的,也包括著征服欲。
  斯夸羅第一次來到加百羅涅家族所舉辦的舞會,出席在此的每個人幾乎可說是在義大利有頭有臉的人物,好比說政商名流、企業大亨,但更讓他感興趣的是彭哥列家族的九代首領竟也在此,那個在西西里佔著最大地盤的大人物,和藹的笑容似乎與他們格格不入卻無可掩飾的散發著威嚴,稍微轉移了一個目標,他見到老者長滿皺紋的手掌撫上一頭金髮的孩子,就在這時他覺得他的世界裡只剩下那一抹金色,直到站在一旁的父親搖著他的肩膀叫著他的名字,他才從那迷惑一般的世界回復過來。
  真是的,他是怎麼搞的……
  「斯貝爾比,這是加百羅涅的首領,這裡的主人,而這位……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吧……」
  老者放在金髮孩子頭上的手正穩穩的拿著手杖,他低低的行個禮,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他就決定一定要進入彭哥列這個家族,不是什麼特別的原因,但是在這號稱是全義大利最強大的黑手黨,一定也有更厲害的高手,而他也是為此不斷訓練著自己的劍法,讓他在未滿十歲之前就可以將許多成年男性擊敗的就是這個信念,但是他不知道這樣的信念也會有動搖的一刻。
  「爸爸,我先離開了……」
  稚嫩的聲音突然傳進耳裡,給同樣還是孩子的斯夸羅投下一記震撼彈,他終於看清楚那個人了,覆蓋在金髮底下的是漂亮的褐色瞳孔,可是不知怎麼的從那雙眼神中卻流露出哀悽的情感,在他們的視線相交在一起之前,突然的叫聲馬上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原來是那孩子跌倒了,似乎是要離開時走路沒走好拌到自己的腳。
  「好痛──!」
  「喂!你這蠢蛋,沒事吧?」
  在一旁的黑衣部下跑上前時斯夸羅已經先去扶起倒在地上的迪諾了,看著那已經發紅的鼻子,還有淚水開始從眼眶中不斷流出,想要藉著揶揄來吸引注意的話語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也在這時,他們彼此的視線終於對上了,盈滿淚水的眼睛不知為什麼看起來就是令人疼惜,似乎在這時他感覺到臉部有些發熱,到底是怎麼了呢?
  「你是誰……?」
  「哈哈──迪諾少爺,這是小犬斯貝爾比,斯貝爾比˙斯夸羅!」
  看著父親擋在他的前面阻隔了與迪諾的距離,心底有種明確的不快感升起,一直以來他不曾反抗過父親,但是為了那個小少爺卻不一樣,他似乎已經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
  「斯貝爾比……是嗎?」
  停止哭泣並且望著他的那雙大眼,沒有隱藏意味的便可以知道他正在試著咀嚼他的名字,並吸收到腦海中,他想過,他的名字可以永遠留在他的心裡頭吧?

  迪諾他從沒想過,自從八年前斯夸羅從學校消失之後的再次會面會是這樣的情況,敵對……一直以來都是保護他的那把劍,透過斯夸羅的手臂使得鋒利的刀口向著自己,他拿出鞭子對著那個人揮過去,明明沒有任何人受傷,可是為什麼……自己的心像是正在淌血一般的痛呢?
  「喂喂喂──跳馬,要我在這裏殺了你嗎?」
  嗜血的眼神變得比以往更為強烈,連一絲憐憫也沒有,看在迪諾眼裡更是心痛。
  阻擋在斯夸羅面前的人是加百羅涅的首領,那個別稱跳馬的男人,永遠也不是當初那個被過度寵愛的小少爺迪諾。
  他們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學生時代的生活相當無聊,若不是有那個蠢蛋一般的小少爺為他的週遭添了點色彩,說不定他除了磨練劍技之外就沒有其他事可做了。
  「難道我一不在身邊你就不行了嗎?小少爺。」
  手上那把長劍上頭還染著紅色,斯夸羅就這樣站在整個人都縮在一起的金髮男孩面前,旁邊不遠處躺了一些不知死活欺負他的少年們。就在被找去跟高年級的學長決鬥,不知怎麼的心頭一緊,不祥的感覺隨之而來,只好快點解決這場無趣的決鬥,果然在教室外頭的牆角看到被一群人圍住的迪諾,制服被撕扯開來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膚,上頭染上不規則的青青紫紫讓人看了不禁皺眉,他是被全家族所期待的繼承人,受到完善的保護是應該的,但現在看到的景象讓他開始厭惡起自己來。
  說什麼保護的,連他所受過的遭遇都無從得知,真是差勁……
  「斯夸羅……你會討厭我嗎?」
  突然的問題讓他驚訝了好一會兒,看著迪諾坐在地上抱起雙腳發抖,那刻突然想到什麼趕緊脫下自己的制服外套套在他身上,就怕他會受到一點風寒。
  「我好怕總是會成為大家的絆腳石,就因為做什麼事都不行,所以常常都在想……羅馬力歐跟包諾……他們是不是都覺得我很笨,很礙手礙腳的,只因為我是加百羅涅的繼承人,不管怎麼說,根本、根本就沒有人會真正喜歡我的……一定是這樣的……」
  開始否決自己這並不是迪諾第一次這麼想,他也曾經為自己的沒用感到生氣、難過,可是又能如何?不管多麼小心還是沒走幾步就摔倒,試著要反抗那些總是欺負他的少年們最後也只是落得一頓毒打。
  才過了十幾年的人生就對自己徹底絕望了,斯夸羅一定也覺得他很沒用吧……
  「我說你這傢伙……」
  「什麼?」
  還泛著淚水的臉蛋抬起看向斯夸羅,只見身高比自己高一些的斯夸羅擋在陽光下看不清表情,等到他注意時已經看到斯夸羅的手掌很快的朝自己飛過來,響亮亮的聲音甚至讓棲息在樹上的鳥兒都驚嚇的同時飛走了,只留下捂著臉拼命壓抑眼眶淚水的迪諾,他直直的看向斯夸羅,無辜的眼神中流露出許多的不解,由心底升上來的痛覺佔滿了身體,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倒下,但只要他真的就屈服在斯夸羅的威勢之下,他會不會離開自己呢?
  「原來你一直都是這樣看自己的嗎?蠢蛋──!」
  只用著一隻手就抓住迪諾的脖子,用力的將他推往後面的牆上,讓原本還披在瘦弱肩頭上的外套掉落在底,但是被怒火衝腦的斯夸羅是完全沒有理會,只有將手掌的力道不斷加重,弄得迪諾都快哭出來了。
  「斯、斯夸羅……好痛……」
  「什麼叫做只是因為你是繼承人?哈──真是認為那些大叔要照顧你這樣不斷否定自己的少主就覺得他們真可憐,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加百羅涅家族所有的部下都是把你當作寶貝一樣看待,結果你沒有感激他們甚至還懷疑起他們的忠誠?那曾經說過要跟隨你這個首領的我不就像個白痴一樣嗎?」
  說到這裡的時候迪諾才發現壓制行動的那雙手已經放開了,肩頭在下一刻有股莫名的重量出現,原來是掉落在地上的衣物被撿起來重新披在他身上了,看著斯夸羅的背影,還有他剛剛說的那句話,迪諾才慢慢的開口說話。
  「斯夸羅……難不成……你在哭嗎?」
  「才沒有──!!你這蠢蛋說什麼蠢話!」
  「呵呵──」
  雖然看不見正面,卻從背影看出斯夸羅好像是用袖子在擦拭眼睛,但是依照他那種不服輸的個性是不會輕易承認的,迪諾輕輕的笑了出來,可是很快的又因為體力流失過快開始往後倒去,若不是斯夸羅先發現到他搖搖欲墜的樣子先行上前接住他,可能在迪諾的後腦杓上就留下一個難看的傷口了。
  「下次小心點!不要每次都要我在你身邊看著阿──小蠢蛋──」
  「不過斯夸羅會保護我的吧?」
  「那也要看你怎麼成為一個優秀的首領了。」
  推開斯夸羅給予的支撐,迪諾摸摸自己的金髮,穩穩的向前走,在斯夸羅追上來之前轉過身望向他,這次換得陽光照在迪諾身上,漂亮的金髮跟太陽好像要合而為一了,甚至有種讓斯夸羅以為他要被太陽帶走的錯覺。
  「我啊……最喜歡斯夸羅了!」
  聽到這像是表示心意的話,斯夸羅差點沒奮力跑向前去抱住迪諾,再狠狠的吻著他,只是當迪諾接下去的話讓他失去了動力。
  「當然了,還有羅馬利歐、包諾跟伊萬……家族裡的大家我也都最喜歡了……斯夸羅……?」
  「切──所以我才說你是個無可救藥的蠢蛋!」
  「耶──?怎麼這樣說嘛──?」

  白色的空間裡有個聲音不斷重複著,細細的聲音充滿了失落感,像是在歌頌過去的記憶。
  「喜歡……最喜歡了,所以……」
  獨立的病房裡頭沒有窗,只有躺在病床上的傷者以及趴在一旁的金髮青年,淚水已經盈滿了白色的被單,只是他嘴裡一直重複不斷相同的句子,從他跟這個男人一樣待在這間病房數小時以來,他一直都沒離開過。
  「斯夸羅……你快點清醒好不好,就算是罵我蠢蛋也沒關係……不要不理我……」
  被稱做跳馬的青年只是這樣躺在旁邊,沒有任何人看到他如此軟弱的模樣,只有幾名部下守在門外,他只有等待,等著斯夸羅醒來第一眼看見的人──是他,這就足夠了。
  所以……快點醒過來吧……

  -FIN-

  


  080307 00:08 By小薇ˇ
  080308 00:03 By小薇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