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一整天的狂歡,歡樂的眾人也逐漸離開了,只剩下留在店內的山本父子兩個人在整理善後,可以說是好一陣子沒有辦那麼大的慶祝會了,山本剛連在最後收拾的時候也是顯得躍躍欲試,只是發現在一旁看似雙眼無神擦著桌子的兒子似乎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他伸手一推兒子的肩膀大喊著。
  「喲──小武,白天玩的太快樂了所以現在精神不劑嗎?要不要老爸給你做一盤元氣壽司讓你晚上有精神到睡不著呢?哈哈──」
  山本剛貌似開玩笑的對兒子這樣說,他當然知道兒子隔天一早還是有棒球部的晨練,可是沒想到接著聽到的請求卻讓他不得不又擺出那張臉。
  「抱歉……老爸,我想到突然有事要出去,可、可以嗎?」
  雖然知道老爸給他訂的家訓,但是前幾天的指環戰老爸倒是很爽快的不過問他晚上要去哪,不然平時放學回家之後他幾乎就不會在踏出家們一步,當然除了一些特別的事。
  「不行!」
  「耶──?可是之前不是都可以嗎?」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要去做什麼,但是──現在這麼晚了不准出去!太危險了。」
  山本剛連給請求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是拒絕了這事,他不希望寶貝兒子沒事那麼晚了還跑出去,雖然已經十四歲了,但他畢竟還是個孩子,做父親的不免也還是會很擔心,為此他就決定了,在家裡他就是要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到這個兒子。
  「是嗎……我知道了老爸……」
  「這麼晚了還是快點回房間休息吧!小……小武!」
  本來以為兒子聽完他的話就決定回房間去了,可是沒想到才一回頭少了兒子的身影,卻多了奪門而出的聲音,還有極大聲的道歉,到底他是怎麼了,連老爸的話都不聽了嗎?還是該說……這兒子終於是長大了……

  開始在夜晚的並盛街道上奔跑著,他的目的地只有那裡。在這幾天以來就有一直積壓在心理的那件事,讓他不得不現在就想要到那裡去,前幾天的雨戰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卻也是不敢忘掉的事實,可怕的兇猛生物張開大嘴吞噬了那個還在水底的男人,水平面頓時化作了血的顏色,紅色的恐懼不斷席捲而來,他懊悔著,為什麼要逃走呢?是那個男人犧牲了生命救了他,他才得以保存性命,但既然知道那個人並沒有死,而是從那死亡的邊緣中跟死神拔河所搶救回來的,他是不是應該……還他一條命呢?
  來到了那家醫院,受了重傷的瓦利亞幾乎是全員都在這裡接受治療與監視,病房門外有都有青一色的黑衣男人在走動觀察著,這種時後出現的他就像是個異類,在人群中特別突出。
  「喔──這不是山本嗎?怎麼這麼晚了還跑出來,彭哥列十代首領跟SMOKIN BOMB沒有一起來嗎?」
  加百羅涅首領的心腹部下羅馬利歐見到了不合時宜出現在這個山本倒也沒什麼多問的,只是隨便寒喧一下,就告訴他自家首領的去向。
  「要找首領嗎?不過他正在裡面顧著那個男人,你知道那個男人吧?就是差點被鯊魚吃進肚的斯誇羅,不過也因為是首領說絕對不能讓他死的,所以一開始就在水裡面安排幾個部下的……」
  「嗯……我知道的,迪諾先生有說過。」
  推開病房們,伴著一股濃濃的藥水味,他放輕腳步的走進病房去……

  -TBC-

  終於是S兄的生日了!發現愛迪諾比較多耶~ˇ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