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土御門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但總觀起來人命相關的是應該是大事吧!
「八葉」之一的詩紋殿下落水了!?

而且那湖可說是極深,好在並無穢物使的他們的順利找到人。
本身便適水性的賴久跳下湖去,勾住了正往湖底一步步靠近的詩紋,看著那毫無生氣的臉蛋,心中泛起一股酸處
友雅接過那濕淋淋的身子,就加快速度的回到大殿上去,仔細看著還在微微呼吸著的小嘴,看來,他是不要緊了。


”詩紋不會有事吧…”擔心的看著躺在床舖上熟睡的詩紋,永泉看著負責診治的安倍泰明
”接下來就要看他自己了”站起身來,原本是準備漠然的離去,但還是忍不住喚了一聲那還在白擔心的傢伙,”他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你還要繼續留下嗎?”
”阿…請、請等我阿!泰明大人-”很快的追著泰明的腳步走出房間,臉上帶著與他的髮色相輝映的粉紅色

”那,我也先行離開了”友雅欠身準備離去之時,還不忘對罪魁禍首訓誡一番,”祈,這事算是你惹出來的,你可要好好收拾殘局”
說完便瀟灑離去,可惜少了平時後頭成群的女侍

正坐在詩紋的右側,祈的眼神便直盯著他的面容。
一直以來,那張臉總是帶著受傷的表情看著他,因為自己第一次見到詩紋時,就已經認定了他就是鬼之一族的人,才會對著他忍不住自身的情緒在那吼叫。
為了紓解自己的壓力,沒想到卻傷害了他,

等他醒來之後,一定要跟他道歉吧!

過了一些時日,雖然詩紋的臉色終於有些好轉了,但仍是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只知道他似乎在作著一個可怕的惡夢,夢裡不斷喊著:〝我不是鬼、不是!〞
看著他每晚這樣大汗淋漓的樣子,每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明明白天的時候都還好的,沉靜的睡容不帶一絲痛苦,只有到了夜晚大家都入睡都時候,壓抑住的情緒才得以發洩

這晚輪到照顧詩紋的是賴久,他手持著劍,坐在門邊假寐,不時用眼角的餘光看著詩紋的睡容。
跟當時一樣,第一次見到他時那無助的面容,讓人會不知覺得想要保護著他

”詩紋殿下?”目光察覺到白皙的手指有了動作,口中發出的嗚咽聲,牙齒緊咬著粉色的唇,看樣子還是很痛苦的樣子
賴久上前觀看詩紋的情形,手掌撫著滿是汗水的額頭

”賴久,怎麼了嗎?”鷹通聽到隔壁詩紋的房內賴久的聲音,便立刻推開壓在他身上的男人,只可惜還尚未將身上的衣服打理好,敞開的衣襟看出幾分曖昧的顏色
”我說阿…你這樣跑掉,不是…太對不起我了嗎?”跟隨在鷹通身後的友雅,直接的就攔住了他的腰,也不顧後頭跟上來的天真等人的目光

”手好像有動了一下…”在詩紋的另一側坐下,天真擔心的表情還是很明顯

”嗯…”許久未張開的雙眼,第一眼見到的便是他無法立刻適應的強光,很快的用手檔在眼前,等過了一段時間,他才發現到,有一群人圍在他的身旁
”太好了,詩紋,你終於醒了!”天真高興的直接把詩紋擁入懷裡,直到他感覺到那嬌小的身軀用手槌著他的胸膛,他才只好放開
”天真學長,你弄得我都不能呼吸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掛在臉上,揉揉險些掉下淚水來的眼角,順便看了下四周的人,”對了……”
”嗯?”知道詩紋已經沒事了,便開始用力的揉著他的頭頂
”阿!不要玩了啦!”羞紅著臉想移開在頭上把玩的一雙手,最後還是投降了,”學長…”
”什麼?”玩夠了天真就收起玩心仔細聽著詩紋的發言
”這裡…是哪裡?”然後有些害怕的看著旁邊圍著他的六位八葉,




”他們……是誰阿?”


××


”喂!你們要幹麻阿!”本來就是火爆個性的祈,被友雅帶頭拖到隔壁房間之後,就開始毫無目標的亂吼
”事情會這樣,全都是你的錯…”天真摩拳擦掌的聲音,清脆的連外面都聽的到似的,”全都是因為你的大嘴巴,詩紋他才不會……”

不久前-

”詩紋大人,你剛才說什麼?”永泉一臉難以致信的抓住詩紋的手,悲傷的氣息不斷流露出來,一旁的泰明靜靜的看著他們,臉色依舊的冷漠和沉靜,只是內心不知道有什麼在波動,他好想現在就將永泉拉出這個房間。


”看樣子。。是因為他自己的心理問題,不敢去面對某件事,導致部分失憶的吧”泰明不帶任何感情的說出可能的情況,將手放在永泉的肩上幾秒之後便悄然離去了。
”泰明大人?”很快的,永泉也跟著泰明走出房間,讓其他人靠近些




”說起來。。也都是因為祈太衝動的結果。。”重新調整被友雅玩弄而歪掉的眼鏡,鷹通細說著,”但是。。將詩紋交給祈真的會沒問題嗎?”
雖然詩紋看到環繞在自己四周的都是陌生的臉孔,也只是些微害怕而已,而且他的記憶似乎是停在他剛來「京」的那時候吧!
都城裡的人將詩紋誤認成是「鬼」,
一直對自己外貌的深深自責,就算被賴久救了之後,他還是很害怕走在街上。



身體好不容易恢復了,詩紋便決定在大宅子裡面繞一繞,賴久也基於武士的自我責任,而跟在一旁

”對了˙˙˙賴久先生,真的是很謝謝你呢˙˙˙”走到池塘邊的時候,詩紋找了個地方坐下來,看著在湖面上的青蛙跟烏龜,”如果不是你˙˙˙或許我˙˙˙早久已經˙˙˙”

”詩紋大人˙˙˙”眼前那張微笑的臉背後,不知道有多少次扭曲過的痛苦,等到賴久再次回覆意識時,他已經將詩紋擁入懷裡了。
實在是不想在看到眼前這個人珍貴的淚水化作永無止境的珍珠,疼惜的撫摸著微捲的金髮,

兩人間的默然無語,隱約聽到小小的啜泣聲,

能夠保護他˙˙˙以致於不讓他在次落淚嗎?



站在樹後的祈,看著緊抱在一起的賴久跟詩紋,他竟然覺得刺眼?
無意間手心被指甲抓出血來,他卻沒有一絲疼痛感,
或許疼痛˙˙˙都已經用在「心痛」上了吧!

”自己惹出來的是就要自己解決!”
被天真訓完之後,友雅又再次告訴自己這一件事。
他當然知道阿!
只是˙˙˙只是,詩紋那傢伙,一直在躲他,或許是˙˙˙下意識的吧!
但,他終究還是嚐到跟詩紋當時同樣的痛了吧!

怪不得有這句話˙˙˙

天作虐猶可活,
自作虐不可活,


會這樣˙˙˙果然是自己造成的吧˙˙˙


E˙N˙D



後記


”鬼的意義”後續,當然還是沒有完的,可能會繼續寫下去,原本是計劃朝著天地朱雀這對寫去的,但怎麼中途插進來一個賴久阿??
很私心的寫出超級曖昧的天地玄武跟白虎這兩對,八葉裡已經有三對被我湊起來了,剩下的青龍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分了,
等我弄清楚天真跟賴久的攻受情況在說吧˙˙˙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人都可以攻詩紋跟永泉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