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弁慶捎信回來,說過了幾天就會回到熊野之後,他現在整天都沒心情處理地方上的事,雖然他是熊野別當,但畢竟也還是年輕人,想要丟下工作到處走透透也是正常的事。

“呦,這不是弁慶嗎?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ヒノエ?”原本還站在眾人後面被擋住視線的敦盛,看到有些熟識的身影便穿過縫隙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敦盛,沒想到你也回來熊野了,從你被平家的人帶走了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了吧!”
“嗯!”


“話說回來,ヒノエ,你不該盡盡地主之誼,為我們安排住的房間嗎?”拉住九郎的手臂,弁慶對著ヒノエ微笑著說。
九郎看著弁慶的側臉,竟然臉紅了!?雖然不知道這個舉動代表著什麼,但他覺得這樣有些不尋常。

“…誰管你們這些臭男人阿!”刻意避開看似有曖昧關係的兩人,尋找粉紅色的芳蹤,”公主殿下,願不願意到敝人的寒舍小住,我很樂意爲你帶路”
ヒノエ牽起望美的手,眼角的餘光卻看著另一個人。
“謝…謝你”沒遇過這麼熱情的人,望美顯得受寵若驚,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

“……”早就將ヒノエ的舉動收進眼裡,弁慶轉而面對九郎,”我想到我以前住的家就在這裡,不過很小,大概只夠我們兩個人住吧!”
“是嗎?其他人怎麼辦?”
“沒關係啦!老師會有辦法的吧!”

“你去了也沒用!” ヒノエ朝著正要拉著九郎離去的弁慶大喊著,”那裡早就已經被拆了!”
其實這是騙人的,因為那裡有他跟弁慶幼時的回憶,從有意識的一點一滴開始,也都是在那裡度過的,他根本就不可能毀了那裡!

“沒關係,湛快大哥會幫我想辦法的。九郎,我們走吧!”
“啊!等一下阿!” 完全搞不清情況的九郎,就這樣被弁慶拉著跑。

×

夜晚的時候,路上沒有任何的行人,九郎跟弁慶一起在一棟簡陋的房子吃著今夜的晚食,他們對面還坐著一個人。

“前幾天才收到你的信,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回來了。”男人攪攪熱鍋的湯匙,笑著說,”現在,我也應該跟其他人一樣,叫你弁慶吧!”
“那是要看大哥的意思了”
“其實你這一趟回來,最高興的就是湛增那孩子了吧!雖然他現在是別當的身分,但他是還常常派探子到洛中調查關於你的事,要不然…他會直接去跟源氏要人吧!”
“是嗎?”原來他還是沒變。
“弁慶?”看到表情有異的軍師,九郎扶上他的肩。
“放心吧!九郎。”靠向九郎的懷裡,想要得到更多的溫暖,”我不會離開你的。”
“嗯!”




完-

原來只是想讓九郎弁慶曖昧一下的,沒想到從ヒノ弁成了九弁,下次繼續努力吧˙˙
這次又要多了彰紋的角色了,好高興ˇˇ
還要弁慶的少年時代。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