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離開熊野的時候,自己才十五歲,雖然稍嫌年輕了一點,但是每個人都說他已經成熟了,

哥哥也說他不再是個孩子了,

明明自己也才從比叡山結束修行回到家鄉來,

見到久久未見的可愛姪兒,他有遺傳自父親的紅髮與一對赤紅的眼睛,

真的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

只是…

真正印象深刻的是他送給他的第一句話,

“姊姊,妳是誰阿?”


雖然聽了隱約覺得腦子有些地方在抽筋,但是他還是很有禮的回給這孩子應當的回答,

是的,他是男的,不是所有留長頭髮的人都是女孩子,

他這麼告訴他,只可惜ヒノエ似乎是認定他是自己唯一喜歡的人了吧!


再次離開熊野,ヒノエ的哭相讓他忘不了,跟鄰家小孩敦盛默默的哭泣不同,聲音大到市集另一側住家都能夠清楚聽到,臉上掛滿了淚水與鼻涕交錯縱橫的產物,像是熊熊的火焰在燒,他趕緊安慰他,對付小孩子還是必須說點什麼甜言蜜語吧!


“ヒノエ你最乖了對不對”不知大哥在搞些什麼,兒子在哭他也不會過問,還在那裡睡覺,”乖乖,聽話的話,大姊姊就嫁給你當老婆好不好-”
明顯的是在開玩笑,可是為什麼,這句話說出口後,原本哭個不停,眼淚止不住的ヒノエ已經是一臉認真的看著他了。

“說好了喔!” ヒノエ高興的伸出小指,”說謊的是小狗,要吞一千根針喔!”

手很快的已經被ヒノエ抓住,玩手指親親有了一段時間,才發覺到時間不早了,

他抽回自己的手,卻看見ヒノエ依依不捨的眼神,

“你要走了嗎?”難得的忍住眼淚,ヒノエ說出他的不捨,

“嗯…ヒノエ不要哭喔,我會難過的”抱住小小的身軀,不知多少年以前,湛快的懷裡也曾經抱著這樣的他,

“我才沒哭呢!”淚水垂在眼眶裡,流不出來,只是ヒノエ抓著衣服的力道,讓他感到有些難受,

“好好,ヒノエ沒有哭,但是,可不可以放開我?”

“我弄痛你了嗎?”聽的出來弁慶的聲音帶著些許難受,ヒノエ趕緊放開他,擦掉眼裏的淚水,

“也不是,是我應該要走了”沒想到才回來沒多久而已,又要離開了,但是這一離開,或許又能見到九郎吧!

馬上就爲自己的離鄉帶來一個新的目標,但是希望,九郎沒有忘記他。

“弁慶-” ヒノエ揮起小小的手要他靠過來,弁慶理所當然是蹲下身來,雖然不知道這個小姪子要做些什麼,才沒多久的時間,眼前的一切被什麼東西蓋住似的,是紅色的頭髮,

ヒノエ他…用小小的嘴蓋在他的唇上,沒有預警的,

“你又來了…”手指輕輕碰著自己的嘴唇,弁慶的臉顯得有些泛紅,

在ヒノエ還是需要喝奶的年紀時,也曾經這樣過,
不討厭,卻覺得…懷念?

“爹爹說,這叫定情的吻”這年紀的孩子容易把大人說的話當真,”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不能跟別人太好喔!”

“嗯…”誰能知道,以後發生的事呢?

×

回到熊野的時候,ヒノエ應該已經是個帥氣的少年了吧!
況且也跟那樣的父親一樣,是個多情種子,根本不必擔心曾經許下的諾言,

果不其然的是,ヒノエ似乎是看上了神子,對他們這些男人倒是不怎麼理採,
雖然鬆了口氣,但也同時失落了幾分,

其實沒必要將一個孩子的童言童語掛在心上吧!
沒想到,身為軍師的他,
也會敗在這點。

先離開吧!大哥應該知道他已經回來了。




跟九郎報備便準備先行離開的弁慶,

才沒幾步路就已經被攔了下來,

“不是說好了嗎?”
“什麼?”
“你一回來,就讓爹爹做主,娶你進門”
ヒノエ看起來認真,跟在神子面前的樣子無法比較,
“我想你應該對望美說吧!”

單純的孩子,所聽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我很清楚,那個人是你!”抓住弁慶的手不放,是ヒノエ忘不了的回憶,

“……”

“那你應該也還記得這個吧!”將弁慶推往背後的樹,緊貼住彼此嘴唇的動作,
像是準備喚回什麼東西似的,

ヒノエ想了很久,也等了很久,

不管他跟自己一樣是個男人,

只知道第一眼看上的就是他,

無法在改變了。


完──


回想回想,小小的ヒノエ向弁慶求婚的狀況,
死哭活求的婚姻嗎?
小孩子最大的武器是淚水,
弁慶萬年不變的武器也是,
畢竟H的時候弁慶怎麼可能不會哭呢?
上從清盛到湛快,
中間是知盛跟將臣,
下面就是ヒノエ跟九郎了,

年紀不一定是從外表看出來的,
但弁慶的美是各位有目共睹的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