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熊野,這裡名風淳樸,不管大人小孩都沒有什麼心機,對於外來的旅人也是熱心歡迎,近來,熊野的小村子搬來一戶人家,雖然是不太清楚裡面住了些什麼人,但知道是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弟。

早上,太陽還未完全升起,ヒノエ就已經從床舖上爬了起來,他理所當然的是跑到隔壁房間去,弁慶似乎還未有醒過來的跡象,均勻的呼吸,胸口微微的起伏,原本很高興看到這一張漂亮的睡臉,但是他嘴裡吐出的夢話卻讓他的心情立刻染上一層黑。

“九郎…我好想你…”

什麼嘛!
ヒノエ不高興的用力搖著弁慶,雖然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是這幾天一早他就必須聽著弁慶的夢話,讓他接下來的一天都心情不太好!
那個九郎到底是誰!?

“嗯…ヒノエ?怎麼那麼早叫我起來阿?”
揉揉眼睛,看看外面,好像真的還很早,平時他才不會那麼早起,
每次也都是ヒノエ吵他醒來的,
不知道這個小孩怎麼老喜歡打擾他的睡眠阿?
何況他正在作好夢,雖然見不到他,偶爾做夢夢到也好。

ヒノエ拉著弁慶走出房間,也沒想到兩人都還沒換好外出的衣服,
還不是因為弁慶突然想到,免得他們這對叔姪會落的成為大家的笑柄。

換好輕便的衣服,ヒノエ高興牽著弁慶的手,一起走到隔壁屋子,
雖然是才搬來沒多久,但ヒノエ可是已經跟這家的小孩混得很熟了,

“呦-敦盛,你在嗎?”
在別人家門口大喊顯然是種不禮貌的舉動,但畢竟還是個不足十歲的孩子,其他村人便會將批評的重點放在一旁的弁慶身上。

“你們看,母親沒管好,小孩就會這樣-”
“對阿對阿!”
“而且那個女孩好像還很年輕。”
“就是說嘛!”

聽到村人的三言兩語,弁慶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的確,他回到熊野的時間不算太長,沒什麼人記得他也挺正常的,
只是…
被說成像女人?他實在無法苟同,況且ヒノエ哪有一點像他的小孩?
頭髮、臉應該都不像吧!
雖然跟他的父親是同胞出生的,
但長相也是不盡相同。

當弁慶還在獨自對抗自己心中的論點時,屋子的門開了,走出一個跟ヒノエ年紀相仿的孩子,
他有一頭紫色長髮,臉上帶著害羞的紅色,看的出來是個很內向的孩子,
表情帶著高興,向屋子裡面的人道了聲再見,
“兄長大人,我要出去了”

轉過身走向ヒノエ跟弁慶的旁邊,但還沒離開房子的周圍,
又有一個男人走出來,
一頭的銀髮,應該只比弁慶大不了多少,感覺有些輕浮的樣子,
弁慶對這樣的人沒有什麼好感。

“姑娘,別只跟兩個小孩一起,
偶爾也該做一些大人做的事吧?”

這男人!!
簡直就是故意挖他的死穴,
他哪一點像女人了?

“知盛大哥,他不是女孩子啦!是ヒノエ的…嗯?”
預出口的敦盛,話還未說完便被堵住了口,
“嗯…?” ヒノエ?到底要幹麻阿?

“不是女孩子?那又是什麼,敦盛,你可不要騙我。”

放開敦盛,ヒノエ又跑到弁慶的旁邊,拉著他的手臂,
笑道,”他是我母親耶-”

“不可能!”知盛指著弁慶,怎樣也不會相信的,”她看起來都不可能超過二十歲的!”

“抱歉,我看起來就是那麼年輕”這時才不得不套句只會用在女性身上的話,”女人的年齡可是個秘密呢!”




完──

懶得寫下去,所以只到這裡就結束了,
敦盛的哥哥是經正喔!可別弄錯了,
知盛只是來作客的,
沒想到讓他看上弁慶了?
不行啦!
他可是ヒノエ的!

平家還有一隻超自戀的惟盛,
頭上的帽子還插著兩朵花耶!
好可愛(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