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宝寺 短篇

[2]部室

*千白,微千光/謙白
icon4.gif 




  訓練結束後的部室是安靜的,除了還需要寫日誌的部長白石,翹課一整天沒出現的千歲千里倒是很反常的出現在部室的門口。
  「是千歲嗎?」
  就像外人對他的印象一樣,白石還在多作幾次日誌的最後確認,原本還只是一個人的空間多了一道呼吸,還有木製的踏步聲……
  「哈──被你猜到啦?本來還想嚇嚇你的呢?」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乾脆就不需要刻意隱藏步伐聲了!今天來也不是為了練球,當然就算是,白石大概也不會讓他進球場,就因為他穿的不是球鞋。
  與其作出多餘的動作,不如一開始就先放棄嗎?

  「既然來了怎麼不提早來參加部活?真是的──」
  闔上了日誌,看來他終於是寫完了!起身收拾好自己的球袋,將桌上的本子放回原位,白石才對著門外的人微笑說道:
  「吶──一起走一段路吧?」

  藉著從門外照射進來的陽光,能讓千歲更清楚看見白石的臉,還是一如第一次見面時的完美。
  是呀,在去年的全國大賽上第一次遇見白石,那實在觀眾席是看著那被譽為完美無缺的打法,同時也被白石藏之介整個人所吸引住,可以說是無法將視線移開了!若不是桔平拉走他說下場比賽要開始了,說不定他會想在比賽後去會會那個人。

  四天宝寺中二年的白石藏之介……

  抓抓蓬鬆的髮,白石正背對著他為部室的門上鎖,千歲試著要把說話的口氣再放的更輕鬆點。
  「其、其實……說了你可別生氣呀──!」
  「什麼?」
  白石已經站在自己的前面,而且連腳踏車鑰匙也拿出來了!雖然現在的時段學校學生也都走的差不多,千歲還是仗著自己的身高優勢抓緊白石的肩膀,瞬間將他摟進懷裡──
  「喂!突然──」
  「本來想說賭賭運氣的,會不會剛好你正在換衣服的,哈──真可惜呢……嗚!」
  果然被推開了,還用綁著繃帶的那隻手用力搥他的頭。
  「就知道你這傢伙的腦子裡裝的不是什麼乾淨的想法──」
  甩了甩有點疼痛的左手,啊!繃帶開始有些脫落了!
  這傢伙的頭是鐵作的嗎?按了按自己的手部肌肉,開始腳步加快離開,當然腿長的千歲是不費力氣走幾步就追上了他。

  「別這麼說嘛~~好歹我對你可是一心一意呀!」
  「你還是把這句話留給你的桔平吧!」
  網球部的正選們有誰不知道部室裡,那個專屬於千歲的更衣櫃裡可是放著加大沖洗過的照片,過去曾被稱為"九州雙雄"的兩人。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口氣開始變的急躁,想要快點走到車棚牽車離開學校,誰曉得千歲又比他更早一步擋在面前,讓自己來不及反應直接撞進千歲的懷抱裡──
  「啊──這回可不是我的關係囉──」
  言下之意,是他自己投懷送抱的。
  「放、放開我──」
  「不-要──!」
  「那就……」
  白石藏之介抬起頭看著千歲的臉,儼然是露出了最美的微笑。
  漂亮的花草總是有毒的,這是長期研究毒草的白石對此的心得,沒想到這回可以套用到自己身上了!

×
  放學後的部活時間,千歲難得的準時參加練習,雖然他看起來表情怪怪的……
  「嗯嗯……光作的章魚燒真好吃」
  剛走進部室的金太郎手上還拿著財前光在家政課上作好的大顆章魚丸子吃呀吃的,確在看到千歲的正面隨即大笑,連他最愛的食物都從嘴裡掉到了地上也不管。
  「哈哈──千歲你那是什麼臉呀──好好笑喔──!」
  「金太郎,克制一下」
  石田銀握拳敲了金太郎的頭才制止那好像快喊破喉嚨的笑聲。
  「嗚──銀,好痛!嗚──我的章魚燒啦!!」

  「那麼大的傷口,不為是被槌到腫起來的吧?」由於自己家裡就是開診所的,什麼樣的病況或是外傷,忍足謙也是從小看到大的,也算對這方面有點見識,畢竟……看那樣子就是很痛的樣子。
  「你想呢?白石──」
  「說不定就是──毒手的詛咒呢?」
  從球場的門口看到角落裡對牆擊球的千歲,白石整天的心情都很好。但是另一邊的千歲可不就這麼想了……

  「來──前輩,冰敷」
  財前沒什麼表情的拿出冰箱裡的冰袋,雖然是很好奇那到底是怎麼造成的,但是既然已經有了那也是沒辦法改變的了吧!
  「啊,謝了!光」
  沒想到白石打人的力氣這麼大,自己根本就是太小看他了!
  人不可貌,說的就是這樣的人嗎?

  「嗯嗯──真痛快(エクスタシーー)!」
  「奇怪,今天白石為什麼那麼高興?」
  謙也發覺今天一整天都摸不著白石在想些什麼,就連在上課的時候行為模式都有些異常了!連平常下課該去保健室的時候都還留在教室裡,只是坐在座位上不知所以的笑著。
  總之……今天的白石不正常的很!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