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如同你所說的,我是個冷酷的人。

鬼若,你的心已經不存在了!
沒錯,隨著九郎當年的離開,我的心也跟著他走了。就算殺人無數,我也未有過一絲痛覺。

“武藏坊…弁慶嗎?” 那陣帶有挑釁的語音,十足的小鬼頭。
“看來並非是平氏的人…”隨即揮舞著手上的薙刀,從橋墩上躍起,”但想必是奉平氏的命令而來吧!”
初次的相會是如此的情況下發生的,看來源平戰役的影響不容小覷。

原來弁慶的髮質那麼柔順,而且…味道還真香…

聽起來像是敷衍的語氣,蓋著披風的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Hinoe,你來結束我的這束長髮吧-!”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