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正當鬼若將收拾好的衣服要送入置衣間的時候,剛好一位在寺裡地位算是頗高的和尚叫住了他,
“鬼若、鬼若丸嗎?”
“桂海大師?”原本是要以自己的工作為優先的,他微微行個禮,打算先離開,卻被一手拉住。
和尚拉著鬼若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不管後面那個人想要用力掙脫、立刻逃開的心情,
鬼若被不懂憐香惜玉的和尚甩在明顯是剛舖好的床鋪上頭,由於這突然的一摔,讓鬼若的頭部受到些微的撞擊,導致他視線矇矓,
卻清楚看見一個影子向著他來。
恐懼在心中不斷反覆著,
“你要是反抗的話,遮那王就會被吊在馬的後面拖行十餘里”
鬼若驚訝,他看著極欲解開自己身上衣束的和尚,掙扎了一下,卻又想起剛才聽到的警告,
為了怕再度給遮那王帶來麻煩,鬼若只好忍受接著發生的一切。
“果然,就跟你的臉一樣,連身體也是那麼美啊!”
和尚觸摸的地方,身上的衣服也已經離開了身體,粗操的手掌觸碰著完好的肌膚,
好噁心…
臀部的地方被反覆的又抓又揉的,鬼若卻仍然強忍住,不叫出聲。
“有那麼美的一張臉,卻總是想著放火燒掉寺廟…真是可惜了”
“我沒有!!”
不管做了什麼,沒做什麼,總是那些人在自以為是的下論點,只有遮那王,
只有他…
“啊……” 未從感受過的劇痛從後面襲來,
原本乾燥的下身因為和尚的動作,過度摩擦讓身後內壁流出紅色的液體,順著鬼若的臀形流到了白色的被單上。
一點一滴的,將雪白色的被單染紅了。

呵呵…好漂亮…
嘴角泛著一絲的微笑,手掌緊抓住被單,然後是,無止境的紅色…
要傷害遮那王的人,不能留下來,他要剷除那些人,因為有遮那王,他才有了自己活著的意義。

“哈…”在被紅色淹沒的同時,鬼若終於回復一點的理智,眼前依舊是一片的紅,但是多了數個沾染血紅的物體,

那是頭、手還有腳跟身體,內臟都掉了出來,好髒,不能留下來了,遮那王會不高興的。
對不起了,遮那王,要分開了,謝謝你這幾天的照顧。



“不好了,有人被殺了!!”
“是誰?是誰做的?”

“那個鬼若…消失了,一定是他,他就是兇手!”

“不!我才不相信,鬼若他連一隻螞蟻都不敢採,怎麼可能會殺人!!”

就在鬼若離開鞍馬寺的數年後,遮那王也離開了,
而鬼若改名為武藏坊弁慶,侍奉在改名源九郎義經的遮那王髦下,成為源氏的第一軍師



END


後記:

這是什麼怪東西,垃圾文一篇,原本是想寫九弁的,
看來是要等到下次了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