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坐在房內看著弁慶在前些日子為了自己而抄寫而成的兵書,九郎過分認真的態度,讓已經進門許久的弁慶,感到有些不快。
輕輕關上門,手上所拿的拖盤,裡面放的是自己在入夜前借了廚房做成的小點心,雖然平時大家對他的印像一定是跟廚房的事務是扯不上關係的,但其實他還待在鞍馬寺的那段時間也曾一度在廚房裡幫過忙。

弁慶跟九郎的房間只隔了一個走廊轉角便到了,卻沒想到在開房門之前便有人叫住了他。
“弁慶,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不過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是嗎?都這麼晚了,不知還有什麼大事,要勞動還內府大人您呢?”
轉過身去看那聲音的來源,果然是他,有川將臣。
“阿呀,你已經知道了阿?那我好像不該繼續待在這裡了”
將臣搔搔頭,但口氣卻仍是那般自我,忍不住的笑意,
“把那弟弟丟在這裡,總覺得無法向某人交代阿!”
“那是你的另一個名字嗎?”
“什麼?”
“重盛。”
“……”
“敦盛曾經這麼叫過你吧!雖然他先前也刻意隱瞞,但是習慣的稱謂他是改不了的!”

“你阿…太聰明了…”
“你…!”
沒想到原本還在自己前方的將臣,現下他的聲音卻是出現在自己的耳旁,他趕緊退開。

“就是因為源氏有你這樣的人我才會來這的,這樣的美貌,誰會不動心?”
這麼說的同時,將臣抬起弁慶的下顎,輕咬著他的耳垂,沒有停下的意思。
“嗯…”深怕自己會製造出擾人的噪音打擾到九郎,所以弁慶用力咬緊牙根,就是不想發出那些聲音。
其實他是可以反抗的,但是除了自己平時所使用的武器不在身邊外,將臣他那受過訓練般的力量讓他無法做一點掙扎。

誰都可以,快點出現阿!緊閉起眼睛的弁慶像是求救般的在內心吶喊著。

“是誰在外面嗎?”房間裡面傳來聲音,是九郎。

“你快走!”很下意識的直接推開將臣,好在他也被那突然出現的聲音鎮住了,要不然已經不知道自己現在會怎樣了。
被人妨礙自己的好事,以致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心情繼續玩下去了,將臣也只好揮揮手離開了。但他走之前還是用極小的聲音對弁慶說,”我會再來找你的…”

漠然的看著將臣的影子直到他消失,

“弁慶,這麼晚了還沒睡嗎?”
“九郎?我吵到你了是嗎?”

“不…也不算是,倒是你,這種時候出來,是來賞月的嗎?”
“怎麼會,來看看你,沒想到你還那麼認真的在研究兵法”

“還不多虧了我那位優秀的軍師?”
“那真是多謝你的褒獎了,主上。還有…這個!”

掀起手上拖盤蓋著的布,要九郎注意一下,
“給你送小點心來的”

“那快進來吧!一直在外頭待著也不好”
“嗯!”



待續…

近來愛弁慶總受到瘋狂的地步,很想玩出清盛×弁慶阿!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