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來的時候,床上的那個人依舊在熟睡著。
他站起身來舒展筋骨,沒想到照顧人到自己都趴在床頭就睡著了,
“算了,先去梳洗好了”才走到門口處,便撞到一個人,抬頭一看,“景時先生?你怎麼那麼早?”
就見景時手上拿著一個臉盆,大概知道他今早又做了什麼,
“適才曬完衣服就繞來看看你阿!望美說你照顧人便會照顧不了自己啦!”
“是嗎?前輩這麼說阿”

“讓,過度操勞不會是件好事,你自己先休息吧!待會要前往四條,我還要把其他人叫醒阿!”

“嗯,我知道了”

×

在感受到刺眼光線照射到自己的時候,想伸手拿開蓋在身上的毯子,但是卻觸摸到別的物體,那是…人?
“弁慶,起來了”差點就忘了是自己要留他下來的,雖然知道他的房間也不遠,” …?”
“嗯……”縱使聽到耳邊傳來一陣細小的聲音,可睡夢中的人才不管這麼多,轉個身,左腳跨到九郎的身上,,雙手也將他當成枕頭一要抱了起來,睡相可以說是極為難看。
由於曾經在寺廟裡面一同生活過一小段日子,他當然知道弁慶的一些習慣,
虧他生的那麼漂亮,別人看到這個樣子不知道有什麼感想?
漂亮?是阿!沒錯,這也是他在幼時會被叫作那個名字的由來吧!

“九郎,你還沒起來嗎?”景時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不久後便聽到踹門的聲音,”碰”的很大聲,九郎懷疑是不是有人要拆他的房間!
“你們…”景時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是弁慶看似一臉愉快的躺在九郎的懷裡,睡得安穩。
”看來我先離開好了”該說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嗎?景時關上門離開了。

“你誤會了阿!”顯然沒人要聽他的解釋,看來源氏陣營可能要暫時被某個傳言佔據了。

×

從軍營出發一直到他們找到暫時落腳的地方,大概也過了三個時辰。
九郎先是找了有大樹擋著,有草地的地方讓大家休息。
主要是因為突然病發的敦盛需要停下來休息治療。

“九郎,你今天怎麼那麼奇怪?”看的出來九郎是被什麼東西操煩了,弁慶想要上前幫忙分擔,
“會嗎?”

“咦?九郎先生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望美跑上前仔細看著九郎的臉,不像是睡不好,倒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似的,”中邪?”
“九郎,你不會真的有什麼事吧!”
“前輩,不要亂說啦!你看,他的臉色都變了!”讓連忙阻止望美再說下去。

“這時不是應該去找景時先生嗎?”望美突然想到,景時不應該是這方面的專家嗎?
“啊,前輩,景時正在那裡觀察敦盛的身體狀況如何阿!”

大樹的樹幹旁,敦盛仍然表情痛苦的躺在那,手緊抓住自己的左胸口,負責照顧的景時拿起洗乾淨的布蓋在他的額頭上。
“景時!”讓跑到景時的旁邊,希望也能幫上他一點忙,不然是會很辛苦的吧!
“有沒有我能幫得上忙的?”

“對了,你不是很會做一些很甜的食物嗎?”
“啊嗯!”
“能不能弄一些過來?但是在這種野外…”
“我知道了,我會去想點辦法好了”

×

不知道在這樣的地方,找不找的到可用的食材,讓決定在這附近走一走。

“讓,你要去哪?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望美叫住要獨自離去的讓。
“我想看看…這附近有沒有什麼有果樹之類的地方”
“是嗎?九郎先生跟弁慶好像也說要去找那些東西,剛才也先走了呢!”
“嗯,我知道了,前輩,那我就順便去找他們好了,我先走了”

九郎跟弁慶走在一棵棵的大樹下面,左看右看,看著樹上有沒有結著果子的樹。
“看來還需要再走的遠一點”弁慶蹲下身,撿起地上一顆顆的東西,”這些應該都是從前面滾過來的,看樣子才掉在地面沒多久”
“那我們過去看看吧!”對於弁慶說的,九郎可以說都是表贊成的意見。

“九郎、弁慶-!”讓追著他們走過的腳印,很快就找到了兩人,告知來意之後,,三個人便一起繼續走下去。

等到過了那些看似被許多樹包圍在一起的森林後,前方出現一片綠地,幾棵樹,樹的上面看的出有一些紅色的物體跟太陽相輝映著。

“有了,就是那些吧!”弁慶走到大樹的前面,抬起頭來看著那些看似已經成熟的果實,伸長了手,想要拔幾顆下來,但是…
“咦?奇怪”揮揮手,為什麼碰不到?
“弁慶…你不夠高”
“嗯?你再說什麼,九郎?”轉過身來看向九郎,弁慶的臉上堆滿著笑容,”我很怎樣阿?”
“不…我什麼也沒說”急忙想否認,對於認識多年的弁慶,他當然清楚他的脾氣,現在的弁慶正是皮笑肉不笑的狀況,只好小心別再觸怒他。
“是嗎?”低沉了一會,”九郎,換你過來”
“好吧!”
走到弁慶身旁,同樣墊起腳來,
“嗯…碰不到?”

“還說我!九郎你也高不到哪裡啊!”明顯在耍脾氣,而且現在也沒有將武器帶在身上,要不然根本就不必那樣做。

“算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愧為源氏的軍師,弁慶已經想到一個輕鬆解決的方法了。
“讓,麻煩你也過來一下”

“啊?我嗎?”剛才看著九郎跟弁慶看似打情罵俏的種種舉動,讓自己也呆了好一陣子,”我該做什麼?”

“你們兩個,就照著我說的來做,好嗎?”


待續…

敦盛怎麼感覺像個拖油瓶阿!荔枝大叔你在哪阿?還不快來照顧你家小妻子X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