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意識以來,自己所接受的教育與理念,便是必須成為一名優秀的東宮。
沒辦法向同年紀的孩子一樣,對自己的母親撒撒嬌,因為他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便已經去世了。
周圍的環境也不許他任性,他必須知道自己身為東宮的身分,跟其他人是不同的。
但是他一直希望他可以像一般的孩子一樣,對父母撒嬌,心情不愉快可以對朋友傾訴心聲。
但是他偏偏就是沒有。
有的只是附近圍繞著一些貴族的孩子,因為他東宮的身分,他必須學著逐一去接受。

這天早晨,彰紋起身之後便開始梳洗,將自己及肩的頭髮再次整理了一遍,因為他正在等著某個人來接他。
“彰紋大人,你早,請問現在可以隨著屬下一同出宮了嗎?”來人是源氏的武士,賴忠。他是彰紋現在的隨身侍衛,平時便是保護彰紋的安全,但也有其他貴族是說,賴忠是院派來監視彰紋的,雖然彰紋本人並不在意那些謠言,但賴忠也認為自己是沒有那個身份去反抗那些輿論,只能靜觀其變而已。
“嗯,走吧!”難得可以離開一成不變的書房,彰紋的臉上帶著笑意,是賴忠不曾見過的笑容,讓人的心情彷彿開朗了起來。
“是!”

×

京城的市集雖然說是人來人往,但彰紋畢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長久以來藏匿在心中的好奇心也表露了出來。看到一個老婦人再賣美味的燒餅便會上前去嘗試一塊,以往在宮中,是吃不到這樣子的平民食物,但彰紋卻覺得這些比宮中的那些美食要好的太多了。
“賴忠,市集真是個好地方呢!”像是了完心事一般,彰紋此刻笑的開懷,”下次也帶我一起出來吧!好嗎?”
“彰紋大人,如果是您的意願,屬下一定會做到的!”
對於帶彰紋出來一事,賴忠原本有些覺得不好,但是看到彰紋難得那麼開心,他覺得,這或許是好事吧!

但是由於市集流動的人口實在太多了,讓賴忠一個不注意,原本個子就不算高的彰紋已經不見了蹤影,讓他非常擔心,彰紋根本就不認識路,而且要是遇到什麼人讓他受到傷害,自己一定會沒有面子面對源氏武士團的所有人。

“奇怪了,賴忠呢?”看到自己的身邊都擠滿了人,卻唯獨沒有看到賴忠,彰紋開始有些害怕,現在所見的市集就像是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沒有他認識的人,也沒有賴忠。
正當他還在疑惑的時候,突然被別人拉過手腕,可是因為人太多了,他不知道是被誰牽著走,恐懼感也由心裡升起,想甩掉那隻手,卻仍是被抓的緊緊的不放。

“你看,是個美人呢!”
好不容易被帶到沒什麼人的街角,彰紋看到的卻是兩個看似無賴的人在那裡打量著他,下意識的轉身就跑,但是完全不認路的他卻是走到了死巷,只能在那等著兩個無賴再度接近他。
“不要!”
往後踏幾步,卻碰著了牆壁,完全沒有逃走的機會。
“不要害怕嘛!哥哥們會好好疼愛妳的-”很快的他們抓住彰紋,被迫的強押在地上,原本身上那些極為厚重的衣物很快的被剝離了身體,出身皇室的彰紋何曾受到這樣的對待,他荒了,連眼淚也含在眼框裡,流不出來。
“這衣服的料子似乎很昂貴呢!帶回去賣了賺點錢也好”
“說的也是,看來不只可以品嚐這小美人,又可以賺一筆,今天還可真是好日子阿!”兩個無賴打完彰紋的主意之後,粗操的手又繼續在他身上動作。

誰都可以,拜託,這裡好可怕,賴忠?賴忠你在哪?兄長大人,救我!!
閉上眼睛等待著惡夢到來,眼眶凝聚的淚水終究是從眼角滑落,過了許久還是沒有討人厭的碰觸,張開眼睛,發現地上早已躺著兩個人,還多了一個紅色長髮的少年。

“妳沒事吧!”紅髮的少年蹲下身查看彰紋的狀況,但彰紋卻是害怕的縮了身子,不敢接受少年。
“唉,看妳的樣子一定是偷跑出來的貴族家的小姐”少年不顧彰紋的反應,將他拉起身來,”京城可說是人心險惡,像妳這樣沒見過世面的人,怎麼連隨從的沒有呢?”
“小…小姐?”對於少年對自己的稱呼,彰紋始終感到奇怪,”對不起,我不是什麼小姐,我是男的!”
“什…什麼?”像是不相信彰紋的話,少年的臉表現出疑惑,還有不信任,”你是男的!”
“嗯!”怕是沒人相信似的,彰紋再次強調,”真的!”
“好吧!就算我們有緣好了,我是イサト,你呢?”
“彰紋。”彰紋也簡短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彰紋嗎?怎麼會一個人在這市集裡面隨便走呢?” イサト的眼神瞄向躺在地上的兩個人,”向他們這種人在京城裡可不少,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那麼幸運”
“京城的偏僻巷子裡隨處可見的是被像那些無賴綾虐的少女,害得他們家庭失和,夫不認妻”
“原來阿…”沒想到京城美好的外表下,卻常常是這種污穢的聚集處。彰紋聽了總覺得心底也有些痛處。

“彰紋大人!”回到市集上的彰紋跟イサト,聽到賴忠的聲音,彰紋高興的往他那邊揮手,說真的,他經歷了那些可怕的事,但是卻沒有勇氣告訴賴忠。
“您沒事吧!屬下真該死!”
“不,我沒事,方才看了一樣東西竟然就忘了時間,沒有告訴你,我才該道歉呢!”
“是屬下有失職守!”
“賴忠!”
“既然有人來接你了,那我還事先離開吧!” イサト本來準備要離開了,但是彰紋卻叫住了他!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握緊自己的手,貼在胸前,彰紋問。
“如果你常來市集,說不定還是能再見面的。”走向彰紋,抬起他的下顎,在嘴唇上輕輕點了一下。
“イサト!!”雖然不知這樣的舉動代表著什麼,但是他就是自然感應的不好意思,整張臉紅了起來。
“反正也不會有人在意的。”就算有人看他們的動作,也只是用眼角餘光偷瞄而已,彰紋覺得自己實在是臉丟大了,直接便是抓住イサト的衣服直接埋入他的懷裡,根本沒注意到他現在的動作,已經算是更丟臉了!
イサト笑笑的摸摸彰紋的頭,但賴忠卻覺得這個人明顯是對著主子不敬,想要上前制止,但彰紋卻先開口了。
“賴忠,先回去吧!看來天色已經不早了”拉拉賴忠的衣角,彰紋已經離開イサト的身邊了。
“イサト,下次再見了”
“嗯,彰紋,我記住你了!”

隨著彰紋遠去的身影,イサト突然覺得有些不安,為什麼他跟彰紋的心像是隔的那麼遙遠似的,摸不透。



完-

老實說有賴忠是因為聽了雪月花的緣故,武士跟公主的感覺特別明顯,イサト大概也希望成為保護彰紋的僧兵吧!
イサト雖然也是十七歲,但跟三代的ヒノエ比較起來,仍然是個小孩子,因為這是完全跟H扯不上關係的朱雀組。
希望COS彰紋的時候,能找到屬於自己的イサト阿-!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