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還沒學會說話的幼時,總是會瞧著那個抱住自己的人的眼眸,棕色的瞳孔,總是吸引著他,每次都會很好奇的去抓那一束漂亮的亞麻色頭髮,好希望他是自己的,但是,他們是血緣相當近的叔姪關係,父親大人是他的兄長,明明感覺起來那段是絕對不能被稱為遠的的距離,現在卻將他們的心隔開了幾個空間似的,摸不著。


回到家裡的時候,就看到父親獨自一人坐在飯鍋前面,也不理會正在煮的熱食,真的是不知道他要怎麼做,難不成這樣等,食物就會自動好喔?

“喂-老爹!” ヒノエ不耐煩的坐了下來,拿著勺子在飯鍋裡面東搓西搓的,看不出這能生出什麼東西來。
這鍋子不會是像神話說的一樣,會生出飯來吧?

哈…那是騙小孩子的吧!雖然小時候真的相信過,但是見過世面之後,才知道所謂神話的意義是什麼。

“大哥,我把菜洗好囉!”房間走出一個身影,那是ヒノエ一直無法忘記的人,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容,無時無刻都令他無法不在意,

弁慶,就輩分來說是他必須稱為叔父的人。


“阿?ヒノエ,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跟望美一起去海邊了嗎?”將手上的籃子放在一旁,就坐在ヒノエ的旁邊,在飯鍋裡加入清洗乾淨並切好的配料,很快的香味便已經襲滿整間屋子了。

一直就很喜歡出自弁慶之手的料理,雖然是個在戰場上會拿起武器勇敢殺敵的人,但是在廚房裡也只是個普通的人。

小時候總是說著要把弁慶娶回家,要弁慶作他的太太,因為他能夠燒得一手好菜,想要整天吃得飽飽的,這是小孩子的夢想。

長大之後想法有些不同了,雖然弁慶離開他到比叡山修行有長達五年的時間,他在那段時間像是失去一樣重要的東西,應該說是遺忘了。

不記得家裡總是負責做菜的人是誰,直嚷著父親是想讓他長不大是嗎?三餐沒有一頓是正常的,昆蟲、爬蟲類都入了鍋,讓他倒胃了好久。

“你才是,怎麼有那個時間來?不用去陪九郎?”似乎認定弁慶就必須跟在九郎的身邊了,ヒノエ的心中其實有些吃味,看九郎就是會有些不順。

“九郎說我難得回到熊野,就應該好好的跟家人聚一聚,而家人,也只有你們…”

弁慶語帶微笑的說,然後便是先嘗過自己所煮的稀飯味道是如何了。


ヒノエ站了起來,一把拉過弁慶,勺子掉進鍋子裡,兩人一起走到房間裡,雖然那也只是ヒノエ一個人的意志,按住弁慶的肩膀在牆上,放任的態度,雖然會讓一個孩子走錯路,但是弁慶卻沒有制止ヒノエ,

生澀的親吻、力道過猛的撫摸,無法遮蓋的微弱音量,都觸發著彼此的神經。


我們現在的距離是如此的近,但是你的心…又在哪裡呢?


完──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