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詩紋起的很早,或許是該說,他昨晚根本就睡不著,因為他好不容易讓祈解開了對他的誤會,使他難過了好久的心情,變的開朗。
那一刻就像是,就算是京城所有的人都厭惡他,因為他那鬼的外貌,但他似乎是覺得,只要是祈認同他就好了。

“詩紋?今天起的那麼早?”走在迴廊上的詩紋被一個聲音叫住,回過頭看,是一直守在房外的賴久。他似乎是因為聽到腳步聲的接近而有所警覺的。
“賴久先生?你不會又是一整晚沒睡吧?”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賴久那爲了保護主人的忠心,但是他真的都不用睡覺嗎?
“爲了保護神子大人的安全,賴久必須片刻不離的保護她,當然沒有能夠休息的時間!”賴久的眼神看起來很認真,一看就知道是那種開不起玩笑的人。
“那賴久先生真的是很辛苦呢!”為了茜,他一直沒好好的休息吧!

來到京之後,詩紋因為遺傳自祖父的外表,而被誤認為是鬼,而就在被那些無知的村民攻擊之前,是賴久救了他。
但是從住進土御門大路的左大臣宅邸之後,他幾乎可以說沒什麼事情要作,若是說有的話,就是偶爾或去廚房做一些甜點了。跟他一起來到京的天真,似乎就沒那麼好的待遇了,每天都要跟著武士團一起練習,也真是夠辛苦的!

“你沒睡好嗎?”看到詩紋下眼皮隱約黑色的痕跡,是他就算好幾夜沒睡也不會出現的現象。
“嗯,因為…祈…他說今天要跟我一起出去的,所以…”這麼說的時候,不知為什麼,詩紋的聲音,顯得特別的可愛。不斷交纏的手指,代表著他心中的緊張與愉快,兩頰的紅暈,已經透露出他的心意了。

當詩紋還在一個人獨自害羞的時候,他心裡還在惦記的那個人已經走到土御門大路上了。

“呦-詩紋,我來找你了!”不愧是號稱八葉裡最有活力的熱血男兒,祈一進到左大臣宅邸就像是要把所有還在睡夢中的人吵醒,就是怕見不到詩紋。
“祈,我在這裡啦!現在還很早,你這樣會妨礙到別人的!”現在的詩紋,已經有了十足的架勢,可以勝任一個管家婆了,看他手插著腰,對著祈開始訓話的樣子,倒像是樂在其中。

“好啦!我不叫就是了!”他找到了詩紋,當然不必繼續在那喊破嗓子了,但覺得奇怪,為什麼賴久也在?想起來賴久的工作似乎就是保護茜吧!
拿出之前詩紋遺留在他那裡的外掛,祈直接套在詩紋的頭上,還對著他笑一笑,像是很滿意似的,
詩紋也是第一次披外掛的時候,祈那樣對他笑,他覺得好高興。
“你怎麼又想哭了?”看到詩紋像是要滑落的淚水,祈急著問他。
“沒有啦!我只是…太高興而已…”
“是嗎?”
祈很快的拉起詩紋的手,頭也不回的就出去了。

“賴久先生,麻煩要跟小茜說一下,我跟祈一起出去了喔!”就算被拉著走還是不忘回頭跟賴久說明自己的去向,以免讓茜白擔心。

×

被祈拉著走,沒多久,詩紋已經顯得氣喘呼呼了。
原本就沒什麼運動神經的詩紋,哪裡受的了這一小段路。
“到了!”祈帶著詩紋來到落中的市集,在詩紋還在驚訝之於,依舊是拉著他的手,開始一攤攤的逛。
“祈,這是?”有些疑惑,不知道其領著他來這裡的用意,雖然偶爾也會自己來,但主要都是買些要作點心的材料。也因為都有披著外掛,才不讓他的外表的緣故而被其他人誤以為是鬼族。
“詩紋很喜歡甜點是吧!”
“嗯!”這是大家都知道的,至少左大臣家跟八葉的大家都很喜歡吃他作的甜點。只是祈為什麼這樣說阿?
“那詩紋也吃吃看別人作的糕點吧!市集上我知道有一家不錯的,一起去看看吧!”
“是嗎?嗯,一起去吧!”聽到有甜食可以吃,詩紋是最高興的,他也是因為喜歡甜點,才會學做料理的,以前在學校,還被天真笑說是不是也該去報名新娘學校阿!
雖然他真的曾經一度考慮過,但還是天真主動制止他的。

“嗨!大叔,我來了”停在一個攤子前面,祈大聲喊著,要引起老闆的注意。
詩紋看著整個攤子上賣的都是各種的糕點,形狀、顏色也都不同,有點像是支那地方的糕類食物
“呦-祈,難得你會來看我家老太婆作的食物阿!怎麼沒跟你姊姊一起來?這孩子是…?”看到祈身邊跟著的詩紋,大叔不禁有些好奇,因為平時跟著祈出來的都是他的姊姊,但因為セリ的病比較麻煩,所以都在家裡休養,而很少到外面走動了。
“他阿?是我的朋友”高興的向其他人介紹這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詩紋,但是兩人的手握的那麼緊,像是已經忘記了,很自然的也就不會妨礙到彼此的行動。
祈買了兩塊小糕餅送給詩紋,但倒不如說是希望詩紋記住這種糕餅的作法,以後天天做給他吃。
“很好吃哪!”很少吃到不是自己之手的甜點,上次跟祈一起吃茜做的甜點,結果讓大家都必須口是心非的說出與事實相反的答案,真的很痛苦。
“是嗎?”看著詩紋的幸福樣子,祈自己也高興了起來。

“跟我來──”

雖然沒有被祈拉著手,因為詩紋兩手都抓著糕餅,他跟在祈的後面,一起走到了劍神社。
“詩紋…”站在階梯上,扯掉詩紋身上的外掛,抓著他的手,”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是哪?”詩紋不懂,眼神告訴著祈,他想知道答案。
“這裡是我的父母沉睡的地方”祈那原本明亮的眼神,變的黯淡。不像是平時的他。
“是嗎?”詩紋貌似哀傷的合著雙手,往神社裡面悼念著,”伯父伯母,多虧有你們,才讓我見到祈”
“其實,帶你來這才是我今天的目的。”手放在詩紋的肩上,將他一把抓過來,由於身高的緣故,詩紋直接就是跌入祈的懷裡。
“祈…!?”
“抱歉,讓我就這樣抱著你,好嗎?”
靠在溫暖的懷抱裡,詩紋的手很自然的就抓著祈的衣服,感覺連心跳的聲音,都離自己那麼近…
是該回去了吧!

回土御門的路上,詩紋一路低著頭,兩個人始終沒說一句話,卻像是明確的知道彼此的心事了。
“詩紋,我明天再來!”祈用力的揮手,雖然詩紋本來就可以看的到。
“嗯!”笑著回答,只是不知道那小小的笑容有沒有收進祈的眼裡。

一直就知道,自己需要的是祈。
後來才發現,詩紋是最重要的。


完──

一代的朱雀組,實在是有夠純情的,只是抱抱就整個臉都紅掉了。那到了三代不是更嚴重?ヒノエ跟弁慶的關係早就已經到了N階段,前兩代的天朱雀真該多努力一點,同樣十七歲的年紀,イサト跟ヒノエ的感覺差了很多啊!
還是要說,イノリ×詩紋是個不知道該怎麼H的配對…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