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ノリ誕生日
八月十八日





茜發現最近詩紋的一舉一動都有些怪怪的,說不上是什麼特別的,因為他像平常一樣喜歡躲在廚房裡作各種不同的點心,而且這種現象也越來越頻繁了。

不外乎隔天就是祈跑到左大臣宅邸來,大叫著詩紋在哪,然後兩個人一起高興的出去,詩紋的手上還帶著一包作好的餅乾。

怪不得媽媽小時候都說過,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

看來詩紋已經有成為一個好妻子的理想條件了。

茜開始羨慕起詩紋的那身好手藝了,只可惜自己就是不太擅長廚藝。


×


詩紋近來常常拿著日記本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但是偶爾還會聽的到他嘴裡細碎的聲音,像是怎麼辦、來不及、材料…什麼的,看得出來詩紋相當煩惱,但是卻不找其他人商量,天真看了怪怪的,覺得應該去幫幫這個可愛的學弟才對。


“詩紋,你又再寫什麼了?”最近都不離手的筆記本,能夠吸引住你所有的注意力嗎?天真顯得有些不滿,賴久也因為武士團鍛鍊的時間比他還要長,早就沒時間管他了,天真也只能自得其樂罷了。

“阿?天真學長?”背後突然被拍了一下,詩紋嚇的手上拿的東西全掉在地上,著急的樣子表現在臉上。

“這是什麼?”撿起日記本,有一面似乎是最近常常被讀的,書頁都定型了,上頭寫的,是每一位八葉的生日?

“不要看了啦!”雖然急著要搶回來屬於自己的本子,但是憑他那跟天真相差了二十公分以上的個子,根本是連邊也構不著。

“什麼什麼,我是四月二日,嗯,沒錯。友雅,六月十一日?果然跟我犯衝。再來…”

“不要看了啦!天真學長”

“嗯…祈,八月十八阿…現在好像已經八月半了”

“天真學長,我最討厭你了!”趁著天真還在質疑今天是何時,詩紋奪回自己的東西並且語帶哽咽的離開了。


×


原本還在考慮應該送什麼給祈的,總不能只送蛋糕吧!

雖然蛋糕在他們世界裡不是什麼稀有的食物,但是在京,一想到當時還是誤認他是鬼的祈,也對自己做出來的餅乾是豪不顧忌的一口一口往嘴裡送,大概是認為有吃的比什麼都好吧!。


“喂!詩紋!”沒想到正在想那個人,他就來了。

“阿?祈,你怎麼來了?”根本什麼也還沒準備好,詩紋要祈待在那別動,自己趕緊跑到廚房裡將剛做完的餅乾裝好,然後才跟祈一起出去。


祈已經習慣了跟著詩紋出來的感覺,不用再披著外掛了。

因為若是有人欺負詩紋,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儘管他以前也曾經那樣做過,所以現在才要對詩紋更好一點。


“祈,給你的”兩個人一起走到常去的河邊,詩紋拿出藏在袖子裡的小包裝,塞到祈的手上。

“喔!”詩紋送他這些餅乾,已經是稀鬆平常的事了,原本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但是餅乾上面卻個個都像是下了苦心,每個都有不一樣的裝飾。

“詩紋,這是?”

“因為今天是祈誕生、值得紀念的日子嘛!”

“所以你都沒睡好?”一直就覺得詩紋眼皮下的黑眼圈有些怪怪的,問了才知道是這個原因。

“我、我沒關係啦!只要祈喜歡就好了”

“笨-蛋-!我才不喜歡呢!”

“!”感覺心臟被狠狠敲了一下,眼睛漸漸有溼溼的液體留了出來,”我…我知道了,我…”

轉身掩住眼睛,詩紋的淚無法溢止的就要流了出來,祈急忙拉住他。

“我開玩笑的,有必要那麼認真嗎?”

“你好過份!”雖然眼淚止不住,但詩紋臉上的笑容讓祈知道他沒事了,看來以後不能隨便開玩笑了,畢竟詩紋就是這樣認真的個性。

“好啦!”站起身來,也同樣拉起詩紋站起來,”我送你回土御門吧!”

“嗯…”任由祈握住自己的手,被金髮蓋住的臉上泛起紅紅的微笑,


就是因為有祈,所以他們才會在京相遇,

只是,

總有一天,

他們會回到原來的世界吧?

那是不是,

一定要分開呢?

不,

他不要。


完──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