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

什麼聲音?是誰?

不要-

無論如何嘶吼也喚不回那個人,紅色的身影就那樣消失在他的眼前,被同是紅色的火焰所吞噬,
沉睡在內心深處的記憶似乎是一點一點浮現了出來…

那是我…還有…


×

早晨起來的時候,弁慶張開眼的時候尚未見到九郎,猜想他大概有事出去了一下,但是自己卻因為過於勞累的緣故,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繼續躺在床上。

回朔昨晚的夢境,那感覺起來就像是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是如此的真實。

“你醒了嗎?”輕輕的開門,是為了怕吵醒可能還在熟睡的人,但是走近一看,他已經醒了,雖然不知那看似深遠的眼神透露出的是什麼樣的意味,九郎端了一個臉盆,坐在床邊。

“嗯-”看到九郎來了,剛才所想的事情都被拋在了腦後,但還是不太敢面對他,弁慶的臉慢慢移往被子裡面,為了擋住他那紅潮未退的臉頰。

拿出泡在臉盆裡的毛巾,掀開被子,跪在床上,面對著弁慶未著半履的白皙肌膚,九郎還是別過臉,用毛巾擦拭著他的身體,還有私處留下的黏稠液體,各種動作都小心翼翼,就是害怕傷害他。

“會痛嗎?”手移動到腰下,曲起弁慶的雙腿,朝著大腿內側,繼續清理。

“不…”下意識想要合起雙腿,弁慶整張臉都紅了,好丟臉,九郎竟然就直接這樣。手捂住雙眼,但是敏感的身體還是清楚感覺的到,九郎手掌散發出的冰涼觸感。


×

由於弁慶因為身體不適,使的行程被拖延了一天,反倒是敦盛,明顯好了很多,白天的時候還跟Rizu老師一起在鎮上消磨時間,而弁慶倒也睡了一整天,如果不是景時說沒什麼問題,九郎就不知道會著急的跟什麼一樣似的。

離開九郎的房間之前,景時還有些意味不明的笑著對九郎說,”下次可別那麼過火,弁慶可經不起你那猛烈的對待。”

留下傻在一旁的九郎,呆站在房門口。

弁慶除了是九郎的軍師之外,還有藥師這個身份,配藥的技巧可是景時這有陰陽師身分的人所無法比擬的,只可惜這次連弁慶的都躺在床上整天不起,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就全交給景時處理,他當然會有一些些的不滿了,最重要的是,他都沒辦法跟讓有獨處的時間,反倒是九郎坐在弁慶的旁邊,看了不免有些吃味。


或許過幾天就能到達熊野了吧!

九郎一個人坐在桌前看著附近一帶的地圖,其他人也都入睡了,此時少了弁慶果然是有些辛苦。

弁慶在平時就是他的得力助手,現下卻因為自己的緣故在床上休息了一天還未清醒,難道那種是會消耗掉很多的體力嗎?弁慶不是個會晚起的人,但今早他卻是太陽到了天空一半了才起來,實在是有些不常。


“嗯…”等了很久,終於聽到床上的人發出的聲音,九郎趕緊走到床前看看,只見弁慶額頭的汗不斷冒出,看起來有些痛苦,是不是做了什麼惡夢?

“弁慶?”扶起弁慶,看他那樣抓住自己的頭,九郎覺得有些不安,搖搖他的肩膀,好不容易看到弁慶睜開雙眼看著他,”你沒事吧?”

將弁慶抱入懷裡,依稀感覺的到那快的不正常的心跳,果然是被什麼驚嚇到的嗎?

“九郎…?”在腦中閃過千千萬萬的畫面之後,他好不易看到九郎,弁慶緊緊抓住他的衣服,像是怕他消失,臉上的表情是平時未見過的樣子,

驚魂未定?沒想到弁慶也有這樣的表情。

輕撫著弁慶柔順的髮絲,雖然現在很晚了,但是他也才剛清醒過來,像極了日夜顛倒的人似的。

“睡吧!其他的事明天再說…”示意弁慶往裡面靠近,九郎跟著坐上床去,拉起被子,緊抱著弁慶。

“嗯-”窩在九郎的懷裡,那種真實的體溫,是其他人未曾給過的。


×


視線所及的地方,從未見過,卻又似曾相識,帶了一些心底的痛處。

為什麼,會有心痛的感覺??阿…眼淚,流下來了?很自然的,撫上胸口,
如夢又似幻…

“這是夢──”

將臣?他怎麼會…

“你過去的夢。”

夢?是嗎?
似曾相識的…過去?

眼前的一切,熊熊的火燄,像是燒上了天邊,夜晚形同白晝,
無法阻止的大火,
聽的到人們的嘶吼聲,以及…
愉悅到讓人刺耳的大笑。

“還記不記得?”

什麼…?

“最愛的人死在自己眼前的情景…”

腦子裡浮出的畫面,
一個黃色的身影不知為何難過的撲向大火裡,卻被身後的人抓住了,

隱約看到大火裡伸出人的手,

“火紅色的…”

×

“你在說什麼?”

離開休息的飯館,走往向熊野的路,九郎發覺到,弁慶一直都不是那麼有精神,

兩眼不曉得在看哪裡,又像是在發呆,還不時撞到走在前面的讓,害著他必須拉著弁慶走,

免得他會突然踏空而摔倒,

“嗯?九郎,你叫我嗎?”雖然心裡還在想著前些天所做的夢,可是他還是一直無法明白夢中的涵義,

為什麼,將臣會出現在他的夢裡呢?


“前輩,你說哥哥出現在妳的夢裡了?”讓突然的大喊,驚嚇到原本寧靜的山林,原本棲息在樹上的鳥兒全都飛回了天上,每個人也直楞楞的看著他。

“對阿!原本我是不敢相信的,但是他後來一直跑進來我的夢裡。”望美回想起前幾晚將臣到他夢裡的時候,總是說了她自己不太清楚的話,就走了,還一直以為,真的只是做夢呢!


連望美也…,那果然不是普通的夢嗎?

弁慶低著頭回想,夢裡所聽見的聲音,
很熟悉,卻又想不起來是誰。


弁慶的表情看在九郎的眼裡,不知為什麼,

像是摸不著似的,雖然其中隔著不到一個人的距離,

卻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到底什麼時候,


你才能真正的待在我身邊呢?


待續──

現在好像才有點切入主題了吧!
終於快要見到ヒノエ,這也是對九郎的一種危機,
畢竟弁慶少年時候常常被ヒノエ叫成姊姊,
弁慶裝做沒事的樣子,還慢慢解釋他不是女孩子的時候,
你果然是當妻子的料阿!弁慶!
不過…是誰的?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