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鬼”在這個世界裡,真的是人們所害怕的存在嗎?
那又為什麼,他會受的京城人民的攻擊,而不是像原來世界裡,只是受到同學們的冷眼看待,
只是…不被眾人承認的存在罷了…

為什麼?
祈會用那樣如此憎恨的目光看著他,
就算被圍觀的村人用石頭砸向自己的身體,也感受不到,
或許,心冷已經讓他失去了身體的知覺,
尖銳的小石子在臉上畫出了傷口,
但是那火紅的身影早就從人群中離開了,
滾燙的淚水從眼角滑下,沒有一絲力氣能掙脫村民們的拉扯,
心像是失去一般,身體任由他們拖行,無法體會什麼是痛。

等到意識回覆的時候,人已經被關在監牢中了,
坐起身來發現到自己身上的痕跡,原本白皙的皮膚都被磨破了,
被紅色所取代,像是爛掉的紅布,
但是傷口依舊不會痛,
因為,他的心已經痛到無法流出淚水了。

跑到左大臣宅邸的祈,知道茜有消除污穢的能力,便趕緊將她帶到安置那個快被污穢侵蝕的孩子那去,
看到那孩子的臉色好多了,不禁也是鬆了一口氣,
茜,果然是龍神的神子吧!
高興的向茜道謝,然後下一句話,就是開始說起都是因為詩紋放出怨靈的緣故,讓好幾個孩子都受了傷,
茜當然是不可能相信的,她很了解詩紋,
那種個性,那樣總是討人喜歡的詩紋,
根本就不可能阿──

雙手被鐵鍊鎖著,卻還會下意識的做出攪拌的動作,
看來他真的是離不開那些甜點了,
才多久而已,不到一天吧!他的手都在抖了,
呵呵,真奇怪耶,到底是什麼讓他那麼難過的,
是因為吃不到甜點嗎?還是…

當大家都知道詩紋被檢非違使廳的官員抓走的時候,
最擔心的就是天真了,
他比茜跟詩紋都要清楚”京”這個地方,
當茜跟詩紋待在土御門不必煩惱沒地方住的時候,
天真他是一個人在京城裡做事,或是在武士團裡跟賴久一起練劍的,
不靠自己就無法在”京”生存,
詩紋不一樣,或許該說他是那種天生就要靠人保護的吧!
所以左大臣才會要他留在土御門作客,要所有的家僕以上賓之禮禮遇詩紋,
天真知道是祈任由詩紋被帶走的,就無法對他擺出什麼好臉色。

他讓鬼被抓,有什麼錯嗎?
為什麼每一個人都要指責他?
他就有錯嗎?
拿出口袋裡用布包好的餅乾,
拿出一塊,準備吃下去,
卻被搶走了,連同手上所拿的,
轉過頭,是天真,擺出那一張忿怒的臉對著他,
天真將他罵了一頓,才知道,原來那些好吃的東西,
都是詩紋一個人做的,
那是連自己姊姊都喜歡的餅乾。

×

又過了一天,感覺原本的傷口開始結痂了,
有些好奇的會去摸摸,
然後將身上的痂用力撕開,一片紅血流了出來,
不會痛,完全沒感覺,
為什麼呢?
在只注意到自己的傷口時,才發現到有人走近,
永泉還有天真,兩個人看起來都十分擔心他,
看到詩紋的身上有傷口,天真擔心的看著他,
臉色變差了,
原本就不怎麼有肉的身軀,也顯得更瘦弱了,
看到天真,詩紋也才好不容易擠出一個笑容,
只是,身體太虛了,突然身體使不出力,就直接往前倒去,
順著牢門,詩紋倒在地上,天真急著大叫,
永泉則是通知獄卒趕緊去請友雅來。

看著祈的眼神,那往往會左右著自己的感情,
看到他跟小茜一起開心的聊天,自己卻只能躲在一邊看著,
他還是感覺到很高興,
至少祈沒有像對著他的時候擺著一張臭臉,
相反的,他是那樣高興,
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人是那麼失敗,

好像很久沒有躺在柔軟的床鋪上了,
菊花的氣味蔓延到整個空間,
睜開眼睛見到一直線的亮光,不再是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了,
身上的衣服也換過了,跟平時所穿的不一樣,
衣料上傳來淡淡的香味,跟平時友雅身上的香味一樣,
是侍從香,
從外面走近來的天真高興的抱著他,大叫著太好了,
難到他是怎麼了嗎?
就算是被關在那裡,他也是完全感覺不到痛苦阿──!

在知道詩紋就要以鬼的身份在京城裡當眾遊行的時候,
祈也開始慌了,他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因為那天晚上丟下他,看著詩紋被其他人帶走,
他根本就不想去理會,他明明就是鬼,
但是,他也是八葉阿-
因為對鬼的怨恨讓他拖累了本是無辜的詩紋,
在次見到詩紋是在友雅的宅邸,身穿跟友雅同款的衣服,
感覺起來也有不同的氣質,只是臉上有一些明顯的傷痕,
破壞了本該美好的景象,
就算已經知道放出怨靈的不是詩紋,而是那個叫做謝夫魯的鬼,
可他還是無法低下頭來道歉。

好幾天沒有回到土御門了,雖然偶爾天真跟賴久都會來看他,
原本為了怕小茜擔心,詩紋是想跟友雅報備一聲,準備跟天真一起回去的,
但是天真說什麼也不肯,因為留在哪只會讓詩紋受傷而已。
這麼說的原因,當然是針對祈,
因為知道在詩紋被村人帶走的時候,是祈棄他不顧的,
還造成了詩紋臉上的多處擦傷,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分的越開越好,

只是,詩紋時常會自己走到羅城門想著自己跟祈的事,
他也希望再回到土御門去住。
祈被手下跟班的孩子們拖去了羅城門,說是要看什麼東西,
但是卻在廢棄的階梯上,看到一個人坐在那的詩紋,
詩紋也發現到往他走來的人,
有了之前的教訓,詩紋直接就想跑掉,
卻已經被祈抱住了身體,怎樣也跑不了了。

感覺得到詩紋的身體在抖,而且也想要離開他的懷抱,
祈更是抱的緊,不讓詩紋有一點機會能跑,
為什麼?又樣那樣對他?
看著詩紋的臉,淚水掛滿兩頰,像是積了很久的淚水,
他的淚水一直是停不下來,
祈看到詩紋臉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雖然已經變淡了,
卻感受的到詩紋當時的痛苦,祈覺得很對不起他,
可是又不知道要如何表示,
只能抱著他,一直的跟他道歉,
直到詩紋回抱他,哭著跟他說他那時心有多痛,
連外傷都感覺不到了,
完全只是因為脆弱的心即將凋零的痛處,

這天,詩紋回到了土御門,
侍女們也都相當高興,
詩紋就像是她們最可愛的弟弟一樣,
在茜跟其他的八葉一起外出時,祈跟詩紋也常常一起到市集去,
詩紋笑的很開心,那種氣氛會帶動週遭的人們,
祈不管有什麼不愉快的事,跟詩紋一起,也能立刻開懷大笑,

雖然等了很久,但也終於是有了代價,
不管多久,他都願意等…

完──

不行了,我快虛脫了,就是這樣啦!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miranya
  • 前面看得很感動
    可是看到那句『我快虛脫了~」
    馬上讓我回到現實中

    五味雜陳的米otz
  • v760917
  • 第一次寫完全沒對白的文
    以為會寫不完
    因為我都不會存起來
    標題裡祈的名字是片假名
    放在筆記本裡會變亂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