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大早,土御門大路常常被一陣朝氣有活力的聲音弄到雞犬不寧似的,但是卻沒有人上前去制止,因為那個少年,是左大臣宅邸的貴客,既然是左大臣的客人,那當然是沒有其他人出嘴的餘地了。

在早晨不用去做煉鐵師實習該做的事時,祈一定會到土御門找詩紋,有說有笑的吃著詩紋做的餅乾,看著詩紋可愛到令他著迷的笑臉,為什麼,以前都沒發覺到呢?
曾經傷害他到那麼深的地步,他還是肯跟自己一起,完全沒有怨言。

“呦──詩紋,我來找你了,你在嗎?”祈走到屋內只見到幾名端著茶水點心的侍女,那些點心應該也是出自詩紋之手的吧!
那他應該還在,祈走在長廊上,不過因為左大臣家實在是太大了,詩紋確切的房間他也還不是很清楚,還被天真笑過,真的是找不到嗎?

“喂,詩紋,祈來找你了,真的不要出去嗎?”天真坐在門外,看著躲在棉被裡面的詩紋,幾分鐘前他才從廚房裡走出來而已,聽到祈的聲音之後就躲回房間去了,真的是很奇怪。
況且一早起來詩紋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無精打采的,還一直對柱子嘆氣,像是年紀超過七十歲的老奶奶一樣,擔心著未來該怎麼辦阿──

“天真學長,不要告訴祈我在好嗎?跟他說我跟賴久先生出去了也好,我不想見他”雖然這麼說,但是詩紋其實還在猶豫。
他最近想了很多,想到祈第一次到土御門是爲了找他一起出去時的情形,很害羞的拿出外掛一起出去,很高興祈不在認為他是鬼了,回來的時候還躲在棉被裡哭,很高興的哭,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會笑著哭的笨蛋。

才這麼想,祈自己已經找到房間了,看到詩紋整個人埋在被子裡,只露出一張臉,臉上還有一些淚痕,看的出來,詩紋是哭了一整晚吧!
“詩紋,你哭了?”看向旁邊的天真,很直覺的認為是因為他的關係,”天真,你把詩紋用哭了?”
很擔心的看著詩紋,並不知道那個罪魁禍首其實是自己。

天真漠然的看著祈,詩紋會這樣應該是祈造成的吧!
才說不想見到祈而已,他竟然就自己進來了。

“祈…”原本才說不想見到他的,可是他才出現在自己眼前,心裡有著那一點點的高興,”不是啦!不關天真學長的事”
詩紋很快的從被子裡面爬出來,卻因為跪姿不正往前倒去,剛好跌進祈的懷裡,
“詩紋,你沒事吧?”
“嗯…沒事”低著頭,不想讓祈看到他紅著臉的樣子,但還是被祈扳正了臉,”裡面那麼熱,看你臉都紅成這樣了。”
“還是出去透透風比較好吧!”
拍拍詩紋的臉,拉著他的手,就準備出去了,
被拉著的同時,詩紋才想到,自己還穿著睡衣阿!
“祈──等一下啦!”甩開祈的手,詩紋趕緊找個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去換衣服,天這麼亮,怎麼他們沒發現他穿的衣服特別不一樣呢?

×

跟著祈走到了一條歸橋,無意間看到了永泉和泰明,泰明似乎在那裡跟河邊的樹木”溝通”,而永泉是在求泰明不要再繼續下去了,他覺得那樣丟臉,低著頭,臉早就已經紅透了。

“詩紋,你今天到底是怎麼了阿?”坐在羅城門的階梯上,祈想問清楚今天不清楚的事,
詩紋,是在隱瞞什麼嗎?
“祈…”看著祈的臉,心中的擔心再度湧了上來,抓著祈的衣服,輕聲的說”我不是說過,我有個夢想嗎?”
“嗯,你說你要進什麼料理的…學校?是嗎?”
“對阿!因為,我最喜歡甜點了”高興的看了祈,”祈也很喜歡吧!”
“嗯!”因為那是詩紋親手做的,他當然喜歡。
“可是…現在有些不同了”低頭抱著雙腳,他好怕,一直待在他身邊的祈,會離開他。”我想跟祈…一起留在這個世界”

腦子本來就少根筋的祈,聽不太出來詩紋說話的涵義,反倒是拍他的背要他振作一點。
“我們本來就是要一直在一起的,不是嗎?”祈說的理所當然,是的,他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就算原本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但是命運讓他們相識,經過中間小小的誤會,他們的關係顯得更緊密了,

“真的可以嗎?”他不是不想回去自己的世界,他只希望待在有祈在的地方而已,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已經是不想跟他分開了呢?

第一次見到他,被小天狗撞昏的祈,雖然是很奇怪的會面,但是對祈也有著莫名的好感,就算當那雙紅色的眼眸看著他時,對他吐出的惡言惡語,他還是不肯放棄。

想跟祈一起,一起過著平淡的生活,
沒有神子,也沒有八葉,
他只是京城裡一個平凡的孩子,

這樣小小的夢想,為什麼總是無法成真呢?



完──

雖然祈說過”就算你回到了原來的世界,我們還是在一起吧!”
朱雀組還是要永遠在一起,茜回去的時候順便把蘭也接回去吧!
這樣就完美啦~~
說說看了neo7的感想吧~
寶寶剛出場就是詩紋那超級可愛的聲音,我媽在後面看就說”怎麼是女孩子的聲音?”
最後面的公主抱比較有看頭吧~雖不知道寶寶是什麼時候被抱起來的,但是浪川還不肯放手?
原本在浪川旁邊的寶寶,就這樣繞了半圈跑到直純身邊站好,竟然那麼慢才發現自己站錯邊?
寶寶真是遲鈍的可愛。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