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落至嵐山的一角,天邊形成一片紅色雲海,平時人來人往的法勝寺,也因時間的流逝人潮逐漸減少著,イサト坐在寺廟旁的涼亭裡,思考著一些事情。
自己已經十七歲了,卻還是無法像兩位兄長一樣,成為正式的僧兵,依舊停留在見習階段,或許真的還是有什麼事物讓他放心不下,讓他遏制了自己成為僧兵的原因,他不清楚。
聽到圍牆外窸窸窣窣的聲音,知道是有人經過這附近,躲在一旁看,是時常出入內裏的貴族們,那副賊頭賊腦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倒了胃口,只是他們之間,站著一個人,是位氣質出眾,年紀看起來也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微捲的頭髮,束著馬尾,他的一舉一動,都顯示著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可惜的就是站在旁邊的貴族壞了本是美好的景象。
“彰紋──”不奈只是在一旁看著,イサト高興的跟彰紋揮手,充滿活力的大喊,讓彰紋看了臉都紅了。
“イ…イサト,你怎麼在這?”沒想到在準備來寺廟參拜時,會突然預見自己一直想見到的人,彰紋的心跳的很快,手摸著心臟,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只是,面對著夕陽的他,在イサト眼裡看來,已經像是一隻煮熟的蝦子一樣了。

“彰紋大人”一旁的貴族終於開口了
“這是院方的僧兵吧!竟然以這種隨便的口氣跟彰紋大人說話”

“請…請別這麼說”彰紋轉過身來面對那兩位多嘴的貴族,臉上的紅潮仍然未退,使他說出口的話並不怎麼的有說服力,” イサト他…是我的朋友阿!”
“是吧!イサト──”只有面對イサト的時候,他才開始有了真正發自內心的笑容,在內裏,有和仁的惡意造事層出不窮,每個人眼中,他是東宮,下一任的皇帝,大家忙著阿諛、奉承他,但他並不知那是什麼感覺,他自覺沒有能力分辨這些,只希望,身為天皇的兄長,趕緊留下子嗣,這樣他就不必再爲了東宮這個身份而苦惱了。
“……”對於彰紋所說的朋友二字,イサト不知為什麼高興不起來,就好像是因為,他不希望…他們只是朋友這層關係而已。
“彰紋,跟我走”還未得到同意,イサト便自行拉住彰紋的手,跑出法勝寺了。
“阿──等一下阿!イサト!”

×

跟著イサト騎上了一匹馬,雖然不知要去哪裡,但是因為坐在同一匹馬上,彰紋明顯的感受的到,イサト的心跳,還有他的溫度,隨著路程的途中,天色漸漸暗了,他很少這麼晚了還留在外面的,何況,這個方向是朝著落北。看著天上的那輪明月,忘了時間過了多久,靠在イサト的懷裡,讓他覺得很安心,不用再懼怕任何的事情。
“イサト…你…是要去哪裡呢?”雖然自己並不在意去了哪裡,因為旁邊有個イサト,總是照顧、保護著他。
“到了就知道了!”笑著對彰紋說,但イサト還是隱瞞了此行的真正目的,不過這種時候到那裡,也是頭一糟阿!

“彰紋,你的臉…可真紅阿!”看著感覺起來高興無比躺在他懷裡的彰紋,イサト忍不住想要逗弄他。
“阿?哪有?”被這麼一說,彰紋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臉,但又因為加上外掛的緣故,讓行動有些不方便。

停在火之御子社的鳥居前,跟一路上的摸黑不同,這裡點滿了燈火,奇怪的是,為什麼剛才的一路上都沒發覺呢?

“你們怎麼現在才來阿?”
熟悉的聲音從暗處的一角出現,勝真的手上拿著點燃火苗的木棒,看來現下的火應該是不久前勝真點燃的吧!
“我們已經是恭候多時了呢!”檢非違使別當的幸鷹,還有跟在身後的翡翠,竟然也會在這裡,難不成,是因為今天有什麼事嗎?

“彰紋大人”
“是…”眼前的人,是他真正的兄長,泉水。跟和仁不同,泉水給他的感覺,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兄長。
“今晚,火之御子社的燈火是爲了你而點燃的”
“為了我?”並不明白這話的涵義,連爲何イサト要帶他來這裡,他都不知道,但八葉的其他人卻都出現在這裡了,到底是為什麼呢?
“怎麼?イサト,你什麼都沒說,就把東宮大人帶來這裡了?”翡翠對於イサト的少年衝動,也是感到莫可奈何阿!不過,年輕還真好。
“因為…”他實在看不下去,跟在彰紋身邊的其他人,才想把彰紋從他們那裡給搶過來,說起來那時真的是想不到別的事情,就已經把彰紋帶上馬了,他大概被嚇到了吧!
“不管怎樣,イサト跟彰紋大人還年輕,可是並不是任何事都能夠重來的”幸鷹輕聲的說出,也慶幸自己過去在伊予任職的那幾年,沒有錯過短暫的時光,只因為他認識了翡翠。

“イサト竟然沒說阿。”勝真的表情像是覺得不可思議,本來還以為身為青梅竹馬,他是最了解イサト的。
“阿?說什麼?”他真的是不知道,大家說的,到底是什麼?

“彰紋大人,屬下覺得這實在不妥,還是快點回去吧!”賴忠一直都是爲彰紋著想的武士,或許同樣存在著一些私人因素,賴忠的反彈,其他人當然看的出來。
“你這傢伙,打什麼岔阿!”勝真槌了賴忠的頭,但賴忠也只是傻在那裡不動而已,應該…不會是昏掉了吧!

“彰紋!”
“イサト?”看到イサト,彰紋真的是想把一切疑問都解決掉,所以跑向イサト,但由於外掛過長,不小心踏過去,重心不穩直接就要往前倒去了,好在イサト的位置近動作又快,才接住彰紋,不用跟地底做親密接觸。
“阿…”彰紋倒在イサト身上時,イサト也因為重心的緣故倒在地上了,”イサト!真的很對不起”
趕緊從イサト身上爬起,手臂卻被拉住了。
“彰紋!”
“阿嗚……?”被拉回イサト的身上,嘴唇感覺到異樣的濕潤,無法開口說話?”嗯嗯…?”
這是什麼感覺?意識昏昏沉沉的,過了一會,イサト的臉就如此靠近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阿阿──イサト?”驚嚇的從イサト身上離開,彰紋連紅的想要找地方躲著,可是又沒辦法跑開,只能埋首在自己的袖子裡面了。
好丟臉喔…
“彰紋!!”
“嗯?”眼眶裡還有淚水在打轉,或許受到的刺激真的是不小。
“我喜歡你──!” イサト的聲音大到周圍的山區都傳出回音,可是不知道眼前的人有沒有聽到,旁邊看好戲的八葉其餘六人,則是在各自釐清彼此的想法,

“イサト大人,沒事吧?”擔心,
“沒問題的!”無所謂。

“我不允許有人傷害彰紋大人!”著急,
“我看你算了吧!’輕鬆。

“可不要做出什麼犯罪的事!”認真,
“喔?你準備待補我嗎?”輕浮。

“彰紋,你是我的人,知道嗎?”雙手搭載彰紋肩膀上,イサト極為認真的樣貌,
“喔…嗯!”低頭不敢正對イサト,手抓著他的衣擺,

花梨帶著千歲來到火之御子社,人早就已經散去了,
只因為他還跟千歲一起去船岡山上賞夜景,
“這裡的景色也不錯哪,對吧!千歲”
“阿…嗯”


完──

看起來真的很怪,
因為最近沒有寫文的狀態,
回去玩遙二吧!
想玩鬼老大結局卻沒出現相關事件,
所以還是玩千歲結局吧!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stardream730

  • 泉水是彰紋的兄長??
  • v760917
  • 對阿~~
    雖然一開始他們兩個人的關係是表兄弟
    但是後來彰紋也證實,泉水是院的親生兒子,也就是彰紋的異母兄
    而和仁並不是院的兒子
    也就是說和仁跟泉水的身分應該交換過來啦!!
  • stardream730
  • 也是說泉水才是親王大人@口@
    另外可以問一件事嗎
    我聽說彰紋是東宮和髮色有關
    真的假的??
  • v760917
  • 跟髮色有關??
    妳哪聽來的=_=
    不是這樣啦~~><
    那是因為彰紋他跟帝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所以才是東宮的><
    而和仁是異母兄弟(其實是表兄弟=_=)所以沒辦法成為東宮
    但是彰紋巴不得帝快點有子嗣
    這樣他才有辦法快點脫離"東宮"的枷鎖
    (好去跟ISATO去遊山玩水XD)

    到遊戲最後幾章
    泉水跟彰紋才兄弟相認~
    多麼的~感人呀=ˇ=

  • stardream730
  • 囧rz
    也是說
    我又被騙了

    泉水和彰紋後來才相認?
    彰紋是後來才知道??
  • v760917
  • 因為是彰紋再遊戲最終章時自己說出的
    所以可能是本來就知道的
    唯一不知道的人其實只有和仁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