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弁慶生日

ヒノエ=丙



記得那時還是個櫻花隨風飛落的季節,藤原家的下一代誕生了,跟父親相似,那火紅的頭髮,洪亮的哭鬧聲。真的是好可愛的孩子,對於跟哥哥差了一大節年紀的他來說,無疑是增添了一個玩伴,雖然,他還很小。

嗚哇哇───
不算小的木屋裡面傳出小嬰兒陣陣的哭聲,像極了一頭的火紅色,孩子的哭聲也沒有減低過,就跟熊熊燃燒的大火沒兩樣似的,抱著嬰兒的少年,呈現完全相反的意象,柔和的亞麻色長髮順著肩膀下來用普通的草繩綁住,一臉歡愉的哄著手中的嬰孩。
“小丙乖乖喔~看大哥哥這裡~不要在哭了好不好?”小小的弁慶搖著手中會製造出聲響的玩具(似乎是從支那地方傳來的?),雖然一開始還是很有耐心,但畢竟只是個八、九歲的孩子而已,過沒多久,凝聚在眼眶的淚水幾乎快要溢出來了,為什麼這個小傢伙跟兄長那麼像,根本就沒辦法阻止他那樣的大哭大鬧阿!

嗚…嗚哇哇───

沒想到才不過一個時辰負責照顧孩子的小小保母已經哭的比嬰孩還要大聲了。
熊野的別當大人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弟弟,不是說很高興有個孩子陪他玩嗎?
弁慶那時對他說,”可、可是,兄長,我要一個會跟我玩的弟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阿!”纖細的手握成拳頭狀,擦拭著自己的流滿淚水的小臉,他不要一個一直哭、一直哭,都不會陪他玩的小弟弟,那樣子,倒不如跟村子裡同年紀的孩子們在一起玩。

不過…就是因為村子沒有人願意接近他,雖然說他是別當大人的親弟弟,一走出他住的小木屋,就必須照著兄長所說的做,拿一條長布圍住自己的臉部,才能在村子裡走動,這讓他一直不得其解,這樣,真的好嗎?

×

飄落的櫻花就像是哀悼在戰場上死去的士兵與將士們,就算那並不帶任何的意義。
當時只有十五歲的弁慶,帶著一把染血的薙刀從比叡山逃了出來,那時不過是冬季將盡的時節,熊野本地的櫻花卻不知爲何提早盛開,甚至開的比以往更紅豔、濃郁的花香,人們看著像是被惡鬼附身般的弁慶,紛紛逃開,沒人敢靠近,何況是抓著他的手?
抓著…他的手?
當弁慶的視線被所有的紅吞噬時,他的眼前出現一個孩子,比他小的孩子,年紀也許是七、八歲吧!跟紅色的頭髮一樣火紅的眼眸直直的望著他,眼神裡表現出的不是害怕,而是愉悅。
似曾相識的記憶,火紅色的記憶,不同的是,佈滿火紅色氣息的臉上是縱橫交錯的淚水。
是嗎…?原來,那孩子也長大了。

×

合起九郎交給自己的兵書,弁慶似乎是有些睡意了,就算如此,敏銳的觀察力還是告訴他,門口不速之客的到來
想不到在一次見面會是這種場面,自己出身所在地的熊野僅僅只是維持中立,並未有協助源氏軍的意願,年少有成的新任別當大人還真的是很有相當的看法阿!
“別當大人哪來的好興致,不陪神子公主殿下遊憩,倒來我這簡陋的軍營營帳,看我這臭男人的臉色?”弁慶手邊依舊故我的作著自己的事,平靜的語氣就跟平時一人獨處時一樣,毫無改變。
“今天在河邊,看到了散落的櫻花,明明只是二月半,沒想到花季提早了”雖然語氣裡是平時的玩世不恭,但卻帶著誠懇,”與其繼續留在這裡跟不會說話的兵書在奮鬥,還不如到外面吹涼來的好一點吧?”
“哼,誰說兵書不會說話的?”雖然這麼說,但弁慶仍是動手批件外掛,隨著丙,走到最適合欣賞夜櫻的河邊。

源氏軍營都點著燈光,也都處處有士兵在堅守著,丙跟弁慶走到河邊時,也順便看看彼此的倒影。沒有怨靈的傾襲,是這樣輕鬆自在,卻又不知能夠維持多久。
“好可惜阿~”丙一臉無奈的嘆氣,讓一旁的弁慶帶著疑問的看著他,”真的好想找望美來看的阿~”
“真是抱歉,我並不是你的公主殿下!”低著頭,頭髮蓋住陰鬱的眼眸。
他們的確是很久沒見了,從小丙一出生、幼年,還有現在才剛過完成年禮的,他都感到高興,曾經負責撫養過這樣的一個人。
就算,沒有人記得過。
丙的嘴角露出淺淺的笑,一把摟過弁慶的肩,自的其樂的說,”那你今天就是我的公主殿下了”
“反正你一副女人樣!”這句丙只在心裡想卻很事實的沒有說出口

九郎在半夜找不到自己的軍師開始有些擔心,
是不是該把軍師換到他的營帳陪他一起,
這樣既可以一起檢討兵書又可分析戰略,不時更好嗎?


完──

OTZ|||
弁慶我對不起你。
你的生日文我還隨便寫,
而且還是下午才想到的=□=
完全只注意到詩紋(2/25)跟彰紋(3/4)的生日阿!
一定要跟祈、イサト過的幸福阿~~~><

實在是覺得ヒノエ翻成中文的"丙"實在是太爛啦XDDD
不要在繼續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