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知道在他的眼裡看不見自己的影子,但是為了多看他一眼,自己常常在夜晚的時候在宿舍內的中庭逗留,不知道他是誰,卻想要認識他。
“千倉同學?千倉杏里同學?不在嗎?”在一早的生物實驗課,水落瀨那老師例行的點名,在看著點名簿的同時在端詳坐在座位上的各個同學,尋找著那續著長髮宛若少女一般的男孩,
“阿!?”聽到瀨那的聲音,杏里回過神來,馬上站起來答有”水落老師!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千倉同學,其實你不用站起來的”瀨那微笑著看著杏里,隨及身邊傳出一陣笑聲,讓杏里不好意思的坐下。
還在為自己剛剛的舉動感到丟臉,杏里的頭一直都低低的看著桌面,直到翔拉著他的袖子叫他,
“杏里,待會跟直人一起回宿舍吧!”察覺的到杏里不安的情緒,翔認為直人那無俚頭的行為可以讓杏里心情好一點吧!
沒想到杏里只是說了聲抱歉,而且跟往常一樣連說三次,他想要自己回宿舍,只是因為他有重要的事情,下課之後翔就沒看到杏里的人影了。
×
雖然在學校裡過得有些恍神,但是在結束吹奏部的練習之後,杏里穿越森林正準備回到宿舍去,但是在重重大樹下,鑽出兩個校內的學生,說認識也不能算太熟,因為他們是找到好欺負的學生就一定會下手的不良少年!
“阿~是千倉阿?”
“好久沒看到你了,原來是因為換條路走了阿?”手上的小刀不時的把玩,像是非常期待在杏里那白皙的肌膚上製造出美麗的傷口般,靠近杏里,就算一直後退但還是退到了極限,那棵大樹就像是看好戲的長在那裡,發亮的刀面在杏里的眼前徘徊,”你不希望這張可愛的臉受傷吧!那你應該知道怎…!?”
“快跑阿!”
緊閉著眼,心想著”只好接受接下來發生的一切”的杏里,不知道怎麼會被人拉著手在跑,他聽到那個聲音,雖然只聽過一次卻清楚記得,一直到終於跑到宿舍外面,兩人才停了下來,
“謝謝你!”雙手緊握著,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要認識他,”請問,你的名字是…”
“其實沒什麼好需要記的,倒是你,記得下次小心一點,不要一個人行動,你應該有很多朋友吧?”看著杏里,他笑著,但是那笑容又像是少了什麼東西似的,
“阿,那個那個那個,我是一年級的千倉杏里,你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因為因為因為,一直在中庭看到你,是在等人嗎?”
“等人?是阿,我一直在等”這世界上唯一屬於他的人-櫂,唯一可以直呼他名字的人,他們是彼此的所有物,
看著他充滿幸福的微笑,杏里好傷心,因為那樣的笑是為了別人而笑的,自己卻無法擁有,努力忍耐著不讓自己的情緒爆發出來,但是臉頰上的濕意告訴他已經來不及了。
“這是…”摸了杏里臉上的淚水,他疑惑的問,”淚水?”
杏里呆然的看著他,現在的他像極了剛開始學習新事物的小孩一樣,好奇的看著他的臉,
“是…”
“櫂說過,如果流淚的話,幸福會跟淚水一起流走的”抬起杏里的臉,用唇慢慢舔乾杏里的淚水”所以,不要哭了,好嗎?”
看著他對自己的微笑,眼淚不再落下,眼皮卻變的沉重,最後聽到的一句話只有”凪,是我的名字”
×
等到逐漸清醒,第一張映入眼簾的大臉,是翔,杏里想問自己是怎麼回到宿舍的,但是直人已經大笑著說,他竟然在中庭的椅子上睡著了,被東堂老師發現的時候怎麼樣也叫不醒,
只好由一身蠻力的老師將他送回宿舍了,
"那麼那麼那麼,不是太麻煩東堂老師了嗎?"杏里著急的說,會不會明天就要他去做勞動服務還是什麼的,
"才不呢!"直人插嘴道,"他還說'千倉太瘦了,記得督促他多吃ㄧ點東西!'好像是我們搶你的食物一樣!"
在宿舍裡面融洽的氣氛,卻不禁讓他想起,
凪,
這不是夢,
他確實有見到他,對吧?

終わり

繼N久之前胎死腹中的凪×杏里文,這回終於痛苦生出第一篇了!
在遊戲裡非常可惜的凪只能跟櫂有結局,但我認為比起凪櫂,或許櫂凪更對我的味吧!
凪×直人好像也很好玩?直人不管在遊戲、DRAMA或OVA都好受=ˇ=
DRAMA裡面簡直就是一個笨蛋了,一直被來栖騙(來栖×直人?),比起遊戲主CP,更喜歡直人受,
直人放下頭髮來應該也很可人吧?(你是變態阿XD)
我還想繼續瀨那受!要翔呢?還是相馬好啊?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