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CP:ALL綱?



在義大利最出名的是黑手黨,那在黑手黨之中呢?莫過於擁有最大勢力範圍的彭哥列家族了。

在義大利的首都羅馬的郊區外,豎立著兩棟佔地廣大的建築,其中一棟就是彭哥列家族名下所屬的別墅,另一棟則是慢了一兩年才開始新建的加百羅涅家族的別墅,說起來這兩支大家族的首領也都只是未滿三十歲的青年,澤田綱吉與迪諾,同樣是由彭哥列九代首領最信任的殺手,阿爾柯巴雷諾之一的里包恩培育出來的徒弟,已經不同於過往,現在的他們是眾人所敬仰的首領,說是站在所有黑手黨的頂端也不為過

外頭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的地板,在一張不大的雙人床上,只有一個金髮男子窩在單薄的被單裡,髮絲因為汗水貼在臉上,全身的曲線也在此顯現出來,他真的好~想去洗澡,可是又動不了…

恭彌好過份~竟然丟下他什麼都不說就走了?

現任加百羅涅家族的首領-迪諾,正在抱怨他那個老是冷淡對人卻會把首領的一切擺第一的情人-雲雀恭彌,沒多久前才跟他一起翻雲覆雨的說,真的是說不見就不見。

因為熱度泛紅的臉上不斷滑落些許的淚珠,迪諾很快的把被單整個用力拉蓋過自己的頭,

"恭彌是笨蛋!!"抓緊自己的手臂,忍不住大喊一聲,但是沒多久出現的開門聲、水的流動聲,以及…腳步聲!?

"你說誰是笨蛋?"冷淡好似不帶感情的聲音從身後出現,迪諾翻個身向後看去,黑髮男人身上的襯衫是隨意批在肩上的,跟以往初中生活是一樣的習慣,不同的是,冷淡更是多了幾分。
畢竟在以彭哥列家族十代首領的雲之守護者身分進入黑手黨世界的這近十年來也不是好混的,黑手黨的世界不是殺人就是被殺,或許,連同盟的家族也必須特別提防。

小心拿著手上的臉盆從浴室走出,雲雀走路的聲音一直都很輕,
要不是剛睡醒的他全身處於敏感狀態,可能雲雀就是無聲無息的突然出現在身後了,

"不要亂動,不然就咬殺!!"洗好的冷毛巾,輾乾了直接撲向迪諾的大臉,然後開始來個完整搜查似的每一個地方都不放過,迪諾也被這突然的寒冷嚇的差點跳了起來,連下身的疼痛感也遺忘了?

"……"任由雲雀的手在全身上下各處移動,就算是在清理下面時也只能忍耐住。
臀部在雲雀的幫助下得以抬高,才有辦法清理,迪諾整顆頭埋在雲雀的懷裡,此刻的他,肯定是紅了整張臉吧!
在迪諾看不到的地方,雲雀總是冷漠的臉上難得露出微笑,這是在遇到迪諾之後,出現次數漸多的表情,只是,沒什麼人看到罷了。

清理完畢,雲雀又回到大床上,陪伴那個受驚的兔子,
"喂~恭彌~"趴在雲雀的身上,迪諾整個人呈現很慵懶的狀態,沒有部下們在的場合果然做什麼都不行嗎?
"嗯?"雖然摟著迪諾的腰,但是視線卻一直掛在牆上的那面鐘,跟綱吉及守護者們的會議還有一個小時,大概在待個半小時差不多吧?
"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加百羅涅的首領都沒事做?"的確是個疑問,迪諾的那些部下竟然沒有像以往破門而入,然後是驚嚇的表情好似下巴要脫臼了,才在清醒過來之後說個對不起打擾了自動關門閃人,
慢慢推開雲雀的身體,迪諾試著想走下床,果然!如同骨頭快散掉的疼痛不是說說就能習慣的!

"因為跟羅瑪利歐說過了,看到你來就自動把任何會議順延到中午之後呀~"拖著一拐一拐的步伐走進浴室去,迪諾開啟的水龍頭聲音還在雲雀的腦中迴盪。

出去玩…嗎?

×

穿回整齊的黑色西裝,雲雀恭彌穿越在一樣穿著的人群中,走到位於彭哥列別墅最中心的會議室,
"雲之守護者大人,首領已經在恭候大駕了"聽著小卒這麼說,大概就是指他是最後一個到的吧?

走進房間,連同會議桌,每個人身上也都穿著同樣款式的黑色西裝,正中間的是彭哥列家族的十代首領澤田綱吉,與黑色不符的棕色長髮散落在肩上,不變的微笑在見到雲雀的到來時又多了幾分。

"恭彌,你遲到了喔~"微笑的眼散發出來的是銳利的目光,這曾經被評斷為最不一樣的食草動物,綱吉微笑面具的下面是什麼樣的想法還會不知道?
"要˙逞˙罰~"

果然!!

雲雀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後準備悉聽尊便,

"準人你覺得呢?"

"一百倍炸彈伺候!"果然不愧是有颶風炸彈之稱的獄寺準人,但其實心裡是想說~十代首領說什麼都好!

"武呢?"

"哈哈~還是不要太難好了,只要能躲過時雨金時的攻擊就好了!"握住愛刀的山本眼神突然變的銳利!
眾人在心理吐嘈道,這還不難嗎??

"藍波?"
"暗殺里包恩!"
不可能!

"了平大哥?"
"極限~~!!"
是說做什麼事情需要發揮到極限嗎?

"骸?"
"小麻雀會怎樣我才不管呢~"骸根本就事不關己的模樣,不過眼神倒是沒從綱吉身上移開過,"倒是你~綱吉,今天晚上我要怎樣處罰你呢~"
"骸大人…"站在骸旁邊的髑髏頭痛的捂住眼睛,骸講的太明白了吧~接下來的大暴動是可以預見的!

"你這傢伙!!"嵐之守護者沒有形象的拍桌大叫,他的十代首領~要被~要被…

"好了好了~"趕緊阻止暴動的獄寺,不過雨之守護者的山本在放開他之後,手很自然的移到愛刀的刀身了,

"那…還是我自己決定好了~"決定完全無視於骸,如果守護者們的建議被採用了那他們的別墅絕對是沒法倖免了,看向雲雀那裡,
"恭彌,下個月呀~跟迪諾先生好好出去玩吧~"綱吉雙手交握著,看著雲雀,滿是溫柔的微笑,

"那任務呢?"守護者可不是空有頭銜的,就因為往往比一般人困難,才會有好的待遇,

"所以說是懲罰啦~不准你接任何任務!"天知道迪諾老是來找他抱怨,雲雀不管什麼任務都接,咬殺人固然是種樂趣,但是玩到忘了身邊關心自己的人可就不好了!

"迪諾呢?他至少還是加百羅涅的首領吧?"作為首領怎麼可能有時間閒晃?

"一切都可以交給首領輔佐的羅瑪利歐先生!"看你還要說什麼~

"我…我知道"無奈只好答應,也知道這兩個人一定是串通好的!!

"那就好~"解決第一件事接下來當然是辦要緊事了,"我們開始今天的例行會議,………"

會議內容聽是聽進去了,不過雲雀竟然也在認真的想,迪諾他…會想要去哪裡呢?
那個總是叫他的名字,還自稱是他師父的迪諾…

-FIN-

(淚)我真的生出雲迪文出來啦~亓亓好高興~HD這兩個字母的順序越看越順眼呀~
十年後的ツナ,果然好黑==只是那個呀~骸さん你到底晚上都在對ツナ做什麼嗎?
リボーン的學生都是兔子嗎?
真的,我是實在的金髮控,喜歡ディーノ受肯定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070527 02:13AM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