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此時的冰帝學園高中部網球部部室內凝聚一股強烈的火藥味,就因為榊監督在大阪的忍足家做了多日來的觀察行為,忍足什麼也不記得了,忘記冰帝學園,忘記每一個人,只是依照父母的命令關在只有一個人待著的房子裡,除了在固定時間會到的中年女傭,就是忍足雙親找來為忍足補習課業與才藝的家教而已了,

跡部在高中部即將開學前在網路上看到這份徵人廣告,想起在初中最後一年莫名奇妙消失的忍足,就算動用家族企業任何一條眼線都無法順利找到,原本以為已經離開國內了,沒想到竟然還待在大阪!!

徵得監督的同意,便由瀧開始用榊監督的名義去應徵忍足的家教,初中時忍足遠在大阪工作的父母並不知道冰帝學園有哪些老師,甚至連自己兒子加入網球社也不知道,雖然說是碰碰運氣,而且還要麻煩監督從東京大阪來回,但監督到也沒有拒絕的意思,在取得忍足母親同意的同時,也附上一封寫著授課地點的電子信件,

"嘖!侑士他…果然就在大阪嗎?"在初中時期曾經是忍足侑士的搭檔,向日岳人以往自傲的性格仍然健在,自從那件事,已經過了半年吧…當時在加護病房急救的忍足就這樣突然消失在他們眼前了,再也沒有一點消息,院方也不願意說清楚忍足到底去了哪裡,只留下錯愕的一群人。

"小侑…"臉上縱橫交替的鼻涕和淚水,謙也握著侑士的手變的更緊了,爸爸媽媽說小侑被壞叔叔欺負,所以才要這在這個充滿很臭很臭味道的房間,全部的佈景都是白的,連小侑的臉也是,

"小謙…對不起,我沒有跟上你…"慘白的臉,連嘴唇也不見血色,夜晚的惡夢還在腦子裡迴盪…

不要-我不要阿──
小謙-你在哪裡?為什麼…

過了一個月,侑士才被允許回到學校去上課,謙也總是牽著侑士的小手,一步也不肯放開,連在學校也是,甚至被班上同學取笑是連體嬰,不過由於自己的父親便是醫生,對於這些名詞他是在了解不過了,所以侑士回敬他們什麼才是連體嬰,不知道還是不要胡說出口才是!!

慢慢隨著年齡增長,六年過去了,一起就讀四天宝寺中學,謙也和侑士一前一後的模式依舊沒變,只是謙也發覺自己看著侑士的眼神,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兄弟之間的感情了,每當想到這個,謙也用力搖搖頭,想把腦子胡思亂想的東西甩掉,他們還只是學生呀~怎麼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侑士已經不是過去那樣可愛的小娃兒,可是才初中的他卻有另一種獨特的魅力讓謙也只注意到他一個人,明明應該是開始對異性懵懵懂懂的年紀,卻寧願眼裡只有侑士一人,對呀-侑士,是他一個人的!可是侑士又是怎麼想的?只是弟弟的身分嗎?不行,下課後去問他!!

-TBC-

幾個禮拜前就寫完一直放著,剩下的結局就~慢慢等吧~我想要乖乖去寫家教文
侑士我對不起你(跪)

070512 01:45AM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