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クアーロxディーノ


都已經說過了,不管怎麼樣都不想要接下父親留下來的擔子,
什麼黑手黨,什麼加百羅涅的首領繼承人的…

在因為心煩又翹掉早上的課,躺在沒有任何人所在的校舍頂樓,太陽在半空中照射著,與相同顏色的金髮互相輝映著,
白皙的臉龐多了個OK蹦,完全沒有防備的樣子,只是全心全意的享受陽光的溫暖,
在那還是嬰兒的家庭教師指導下,他真的在懷疑還見的到明天的太陽嗎?說不定在學校頂樓這樣子已經是最後一次了呀~

REBORN那傢伙,早上又把他的床炸掉了!!
不知道是這個月的第幾張新床了?只因為要早點去上學,遲到像什麼樣子?
被嬰兒這樣教訓他該說什麼?

"嗯…"一個人影走過來,擋住金髮少年的視線,刺眼的陽光被銀髮上的反光給取代,

"小子,一整個早上又給我消失到這裡了阿~?"第一句話就是折騰人耳的一句怒吼,還順便拉起身下男孩的領帶,拉過來就是一個深深的親吻,
"嗯…斯、斯夸羅?"金髮男孩,現任加百羅涅的十代首領候補˙迪諾,推開這銀髮男孩的近距離親密接觸,臉紅的用袖子擦擦自己的嘴,

"迪諾-你是豬呀?一來學校就知道睡?"說話從不留口德的斯夸羅毫不留情的就把迪諾跟某種動物畫上了等號,不過也想過,那小子毫無防備的就在那睡上了一整天,也不怕會有其他人來嗎?
何況說起來,迪諾那傢伙的睡臉…也是有幾分可愛?

"什麼嘛~又不是我想這樣做的?"還不都是REBORN,說什麼要他作完智力測驗1000題,在他好不容易睡著時半夜挖他起來,回過神來用不到三天的床已經跟他說再見了,只好麻煩羅馬力歐送去回收廠了。

"嘖!什麼這樣那樣的~別跟我說什麼道理的!我聽不懂-阿~!"按住迪諾的肩膀壓在地板上,重重吻上去,咬的、啃的,都讓迪諾通呼出聲,

"痛…斯…嗯…?"陽光讓他睜不開眼,迪諾瞇著眼睛看著斯夸羅在自己的身上肆虐,制服襯衫被仍在一旁,紅色外套則是來充當墊背,根據經驗,不多這一項防護措施迪諾的後背往往會在事後磨出一大片嚴重的傷痕,




"哼-感覺還不錯嘛!你這小子"結束了類似暴行的行為,斯夸羅退出迪諾的體內,大字倒在一旁,

"哈-哈-"結束情事之後迪諾的反應,大口大口喘著氣,臉上的紅暈沒有消失的跡象,看向斯夸羅的臉之後立刻又轉過頭去,

他們又在學校…而且還是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校舍頂樓!?
想到這迪諾的臉又紅了幾分,坐起身來趕緊套上被仍在一旁的衣褲,

可是這看似簡單的動作一直很難完成,那是當然的,因為只要作個動作,身下的痛馬上就傳到全身了,努力嘗試著,結果迪諾也只套上一只袖子?

"你是苯蛋嗎?穿個衣服都不會阿-?"早就把自己全身上下整理好的斯夸羅搶過迪諾的衣服,自顧自的幫他穿上,誰叫那小子笨手笨腳的?

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小小的聲音傳過來,但斯夸羅當然沒漏聽,

"是嗎?看來你需要去保健室好好休息了?"
拎著迪諾的外套,連人帶衣的離開了頂樓。


×

離開保健室,穿梭在各班級之間,穿著白色長袍的男人笑容不斷~
這所學校的女生都好可愛呀~而且裙子也都好短,這對他來說真是幸福~
不過這裡畢竟是黑手黨學校,就算是女孩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但就有白目的人存在,

阿!夏馬爾醫生又被B班的班花痛毆了!!
這是這星期第幾次呀?

結束一場艷遇之旅回到保健室,夏馬爾看到他眼中最理想的身形,而且還是金髮?
"晤~~給我親一個"朝著目標物來個KISS攻勢,在對方轉過來時的確也是確實命中了,
很滿意的拍拍那位金髮同學的肩膀,軟軟甜甜的,而且…

"長的也挺可愛的~"搭在那人的肩上,無視旁邊一臉凶神惡煞的銀髮男孩,
"要進保健室嗎?我會留個最舒適的床位給你的~小~姐~"光是搭在肩上還不滿意,夏馬爾把他的鹹豬手繼續望下面移去,沒有預期中軟軟的觸感?
"嗯…小姐,妳的發育不太好,需要特別治療呀~"夏馬爾醫生,你是眼睛脫窗還是裝傻?

夏馬爾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交給金髮同學,放手前還多摸了幾把好了,

"需要的話晚上來我家,來個特別治……啊!!!"

話沒說完已經被銀髮男孩用一腳踢出去撞上保健室的門了,
"這種色老頭,看了就想吐!!"斯夸羅眼神示意迪諾一起走,順勢採上夏馬爾一腳,
"好、好!"臉紅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大叔,該說他活該嗎?


敢情夏馬爾他沒在多摸幾把是好還是壞?


-FIN-

說是SD,但這什麼鬼東西呀!!!
斯夸羅不夠毒舌,迪諾不夠肉腳?
後面還有シャマルxディーノ,
期末考總算結束了啦~
接下來的山綱十題有辦法寫完嗎?
因為我更想要山本受或了平受呀!!!
原本說要把迪諾送給大叔們也沒作到呀~~
所以才跑出夏馬爾?

以上

070629 3:33PM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