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遙久時空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注意事項:
因為是純粹的同人,所以裡面完全不會有女主角的蹤跡,請別告訴我〝她〞是誰,O。K?
大部分是跟漫畫出入很大,老實說我內容差不多都忘了吧。。。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陽落至嵐山的一角,天邊形成一片紅色雲海,平時人來人往的法勝寺,也因時間的流逝人潮逐漸減少著,イサト坐在寺廟旁的涼亭裡,思考著一些事情。
自己已經十七歲了,卻還是無法像兩位兄長一樣,成為正式的僧兵,依舊停留在見習階段,或許真的還是有什麼事物讓他放心不下,讓他遏制了自己成為僧兵的原因,他不清楚。
聽到圍牆外窸窸窣窣的聲音,知道是有人經過這附近,躲在一旁看,是時常出入內裏的貴族們,那副賊頭賊腦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倒了胃口,只是他們之間,站著一個人,是位氣質出眾,年紀看起來也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微捲的頭髮,束著馬尾,他的一舉一動,都顯示著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可惜的就是站在旁邊的貴族壞了本是美好的景象。
“彰紋──”不奈只是在一旁看著,イサト高興的跟彰紋揮手,充滿活力的大喊,讓彰紋看了臉都紅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一大早,土御門大路常常被一陣朝氣有活力的聲音弄到雞犬不寧似的,但是卻沒有人上前去制止,因為那個少年,是左大臣宅邸的貴客,既然是左大臣的客人,那當然是沒有其他人出嘴的餘地了。

在早晨不用去做煉鐵師實習該做的事時,祈一定會到土御門找詩紋,有說有笑的吃著詩紋做的餅乾,看著詩紋可愛到令他著迷的笑臉,為什麼,以前都沒發覺到呢?
曾經傷害他到那麼深的地步,他還是肯跟自己一起,完全沒有怨言。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上次ヒノエ為了不讓知盛騷擾他最喜歡的弁慶,所以他直說了弁慶是他的母親,好不容易打發了知盛,卻沒想到過幾天他又來了,還常常像是撘訕的那種語氣和動作,站在門口對著走出來開門的弁慶毛手毛腳的。

“敦盛!是不是你說的!”早上趁著經正不在偷偷跑到敦盛家裡,為什麼那個知盛又跑到他家去纏著弁慶了,不外乎就是敦盛洩漏了什麼,所以才讓ヒノエ這種時候出先在敦盛家裡。

“我、我又沒說什麼,ヒノエ你怎麼這麼說”小小的臉帶著難過,眼眶裡含著淚水,像是隨時都快流了出來,他明明什麼也沒做阿!

看到敦盛帶著水氣的大眼,ヒノエ當然不敢在問下去,老實說,弁慶好像也常常這樣做,無疑是爲了逃避問題似的。

敦盛說原來是因為經正太老實了,晚上回來的時候就告訴知盛事情的真相,才害的他們家最近幾天都不得安寧,是的,只有幾天。敦盛說過知盛只是來熊野作客而已,應該很快就要回到京城去的。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條歸橋上由於才剛過清晨,往來的人並不多。但是卻早有人站在橋中間不知有了多少時間。
一頭火紅的長髮,臉上帶著憂鬱氣息的少年,時則心情低落,時則不知爲何突然而笑,讓經過的人不免多看幾眼,不知他心裡頭在想些什麼不堪入目的事情,笑成這樣。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知道,”鬼”在這個世界裡,真的是人們所害怕的存在嗎?
那又為什麼,他會受的京城人民的攻擊,而不是像原來世界裡,只是受到同學們的冷眼看待,
只是…不被眾人承認的存在罷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生活在熊野,這裡名風淳樸,不管大人小孩都沒有什麼心機,對於外來的旅人也是熱心歡迎,近來,熊野的小村子搬來一戶人家,雖然是不太清楚裡面住了些什麼人,但知道是一對相依為命的兄弟。

早上,太陽還未完全升起,ヒノエ就已經從床舖上爬了起來,他理所當然的是跑到隔壁房間去,弁慶似乎還未有醒過來的跡象,均勻的呼吸,胸口微微的起伏,原本很高興看到這一張漂亮的睡臉,但是他嘴裡吐出的夢話卻讓他的心情立刻染上一層黑。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離開熊野的時候,自己才十五歲,雖然稍嫌年輕了一點,但是每個人都說他已經成熟了,

哥哥也說他不再是個孩子了,

明明自己也才從比叡山結束修行回到家鄉來,

見到久久未見的可愛姪兒,他有遺傳自父親的紅髮與一對赤紅的眼睛,

真的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

只是…

真正印象深刻的是他送給他的第一句話,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自己還沒學會說話的幼時,總是會瞧著那個抱住自己的人的眼眸,棕色的瞳孔,總是吸引著他,每次都會很好奇的去抓那一束漂亮的亞麻色頭髮,好希望他是自己的,但是,他們是血緣相當近的叔姪關係,父親大人是他的兄長,明明感覺起來那段是絕對不能被稱為遠的的距離,現在卻將他們的心隔開了幾個空間似的,摸不著。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ヒノエ,你有沒有初戀的對象呢?”正當大夥們走到三草山的時候,望美突然問起,對於ヒノエ的感情問題,她似乎是挺感興趣的。
第一次見到ヒノ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是個過度熱情的男孩子,會有這樣的現象,一定代表過他曾經喜歡過的人有讓他失望的經驗。
“阿?”怎麼問起這個了?ヒノエ有些猶豫該不該說,因為那是一件十分難堪不願回顧的過去,
雖然他還是喜歡那個人,而且他現在也已經回到熊野來了,天天都能夠見到面,
但也同時帶著其他人回來,讓他看了心裡就有些不高興了。
“你確定要知道嗎?公主殿下?”刻意拉長音,ヒノエ的臉突然就靠近望美前面,害她也嚇了一跳。
“嗯!”很確定的回答,望美點頭,她真的是很好奇。
“好吧!那年我大概八歲吧…”然後ヒノエ便開始說起他的童年,還有他曾經喜歡過的人…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有意識以來,自己所接受的教育與理念,便是必須成為一名優秀的東宮。
沒辦法向同年紀的孩子一樣,對自己的母親撒撒嬌,因為他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便已經去世了。
周圍的環境也不許他任性,他必須知道自己身為東宮的身分,跟其他人是不同的。
但是他一直希望他可以像一般的孩子一樣,對父母撒嬌,心情不愉快可以對朋友傾訴心聲。
但是他偏偏就是沒有。
有的只是附近圍繞著一些貴族的孩子,因為他東宮的身分,他必須學著逐一去接受。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弁慶捎信回來,說過了幾天就會回到熊野之後,他現在整天都沒心情處理地方上的事,雖然他是熊野別當,但畢竟也還是年輕人,想要丟下工作到處走透透也是正常的事。

“呦,這不是弁慶嗎?真是好久不見了呢!”
“ヒノエ?”原本還站在眾人後面被擋住視線的敦盛,看到有些熟識的身影便穿過縫隙走到人群的最前面。
“敦盛,沒想到你也回來熊野了,從你被平家的人帶走了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了吧!”
“嗯!”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位在二條路上的紫姬館,近來總是會出現一些貴族,或是有高等官位的大人們。似乎是因為多了一位女孩子,也就是被稱為龍神神子的人。

彰紋在一早起來,並且梳洗完畢之後,來到了紫姬館,原本是想來見見神子的,但沒想到神子卻早已外出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正當鬼若將收拾好的衣服要送入置衣間的時候,剛好一位在寺裡地位算是頗高的和尚叫住了他,
“鬼若、鬼若丸嗎?”
“桂海大師?”原本是要以自己的工作為優先的,他微微行個禮,打算先離開,卻被一手拉住。
和尚拉著鬼若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不管後面那個人想要用力掙脫、立刻逃開的心情,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自一人走在京城的路上,今晚的風顯得有些悽涼,卻像極了數年前在伊宇海邊感受到的那陣海風。

那個人不管過了幾年,還是一樣的自我,
嘴角不知覺泛起溫馨的微笑,不知是否慶幸自己認識了那名為翡翠的男人,還是因為…

“站在月光下的幸鷹大人,今天也是依舊美麗…呢”
不知為何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是他很久沒聽到,卻又熟識的聲音。

“翡翠大人?你怎麼…”對於無預警出現在他眼前的人,幸鷹除了驚訝還是驚訝,若真有其他的感覺,就是那一點點自己也不確定的高興吧!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因為師傅帶著孫子出去旅行,而得已休得幾天假的祈,一早就跟自家姊姊還有附近小孩打個超級大聲的招呼之後,就快跑的奔向土御門大路的左大臣宅邸,想也知道,他最近才和詩紋合好,為了更了解彼此,他決定主動向詩紋示好。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12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原本最不願意接受他,一心只將他分隔在"鬼"這個框框裡的祈,
現在卻是跟他一起走在市集上,有說有笑的,不知為什麼,有種不真實感

"詩紋?"叫了好幾聲卻依舊得不到回應的祈在詩紋的眼前揮了揮,一陣不高興襲來,祈便直接拉下披在詩紋頭上的那件外衣。
“阿!”陷入回想狀態的詩紋突然被這麼一驚嚇,眼前頓時成了一片白,

過了許久,視覺才慢慢恢復,祈著急的臉近在眼前,

“祈?怎麼這樣看著我阿!我。。”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日子土御門發生了一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事,但總觀起來人命相關的是應該是大事吧!
「八葉」之一的詩紋殿下落水了!?

而且那湖可說是極深,好在並無穢物使的他們的順利找到人。
本身便適水性的賴久跳下湖去,勾住了正往湖底一步步靠近的詩紋,看著那毫無生氣的臉蛋,心中泛起一股酸處
友雅接過那濕淋淋的身子,就加快速度的回到大殿上去,仔細看著還在微微呼吸著的小嘴,看來,他是不要緊了。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