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篠岩?岩篠?

刺鼻的油畫味,再加上就算是夏季,也沒有經過打開窗戶來透氣的緊閉空間,這就是美術教室的常景。
美術社社長的岩井卓人,微弱的眼神透漏著不堅定,但還是緊緊的盯著自己的左手手腕,右手在抖,被燈光照的反光的刀刃,不停的抖著…這陣子不知道是精神不好還是篠宮的事讓他煩心,他這幾天也就一直閉在美術教室,除了有一次畫商河本先生像往常一樣來看他的畫,與轉學生伊藤啟太的相遇,讓他臉上是多了幾分笑容,但這些都是不足夠的,或許他比較不滿足吧!由於過於陰沉讓他幾乎沒有朋友,老實說,能稱的上是朋友的只有篠宮吧!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一直都是形影不離的兩個人,跟會計部的女王跟七条一樣,學園裡的學生都一定知道,看的到美術社社長的話,那他旁邊一定會跟著宿舍長。

岩井已經受夠了,總是被其他人用著曖昧不明的眼光來評論他們兩人。
慢慢回想著過往,手腕上傳出來的疼痛感有逐漸明顯,但他卻像是習慣似的品嚐這種感覺,紅色的血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雙手慢慢垂在地上,手上握著的美工刀也隨著力量的流失而掉在地上,倚在牆上的人也順著平直的牆沿滑坐在地上,在失去意釋前他聽到開門聲,以及…

不停叫著他名字的篠宮…

好不容易畫好的畫,帶著自己的心血,就這樣被生母給奪走了,就這樣,身邊的一切都不會是自己的,所以過久了,就已經不再認為…有什麼事物,是屬於岩井卓人的。

×

潔白的病房,充斥著不習慣的藥水味,不,不應該說不習慣,畢竟他已經來這家醫院多少回了。
篠宮平靜的看著岩井的睡臉,很怕這將是他最後的遺容,看著那被包成好幾層紗布的手,本來就不怎麼有肉的手,也因此看起來更瘦弱了。
與平時一樣時間在結束弓道社練習之後,他很快跟往常一樣到美術社找岩井出來散心,但沒想到才打開美術教室的門,眼前的景象讓他根本沒時間讓他停下來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在看到手腕上紅色的一片,早已養成習慣的用自己的領帶來幫岩井止血,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回了,只要一不注意,他就…

卓人,你一定要沒事阿…!

緊握著那隻未有傷痕的右手,如果再慢一點,他們就沒辦法在一起繼續說說笑笑了。
難道岩井每次都是故意在考驗他的速度跟感覺嗎?
好慶幸自己總是能及時發現已經昏迷卻尚存一口氣的岩井,要不然…
那個總是在他面前安靜畫著畫的岩井就不會再陪著他了,

看著岩井平靜的睡臉,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弟弟征司,
征司也是,總是躺在病床上,他那最疼的弟弟…


“嗯…”微弱的聲音響起,將篠宮從深深的自責中拉回,
岩井虛弱的張開雙眼,看著他第一眼看到的人…
“し…篠宮(しのみや)?”輕輕喊著那個人的名字,就如同他預料的一樣。
“你為什麼又做那種蠢事!!”也不管現在岩井的狀況有多差,篠宮還是一股腦兒的訓話,大概也是因為岩井終於沒事了,他才用這樣的反應來掩飾他的高興吧!
“對不起…篠宮,不過…”低下頭來,手抓著被單、再放開,持續重複的動作,最後放開,抬起頭來,露出有些虛弱的微笑看著眼前的人,”我只是想要…張開第一眼就能夠看到你罷了…”

“笨蛋!!”無法顧及岩井的身體狀況,篠宮聽了岩井的一番話,激動的將他抱入懷中,這個身體虛弱的人,就讓他來保護吧!
他會一直守在他身邊,不管什麼情況都不會離開的!

“我只是…想要看到你而以阿…”緩緩舉起傷痕累累的左手,上面的繃帶讓人觸目驚心,輕輕抹去篠宮臉上不斷滑落的淚水…

我們能夠一直都在一起嗎?
就算你繼承了篠宮家的祖傳事業,
而我終究只是父親的幽靈畫家,
那以後我們…是不是還有未來呢?

終わり


這算是岩篠呢?還是篠岩阿?
雖然兩隻都是受啦!
日站明顯是偏好篠宮受阿!
篠宮是那種長的像真田,聲音是手塚(置鮎龍太郎ˇ)
既然如此…受+受=總受!!
篠宮你好受阿>×<

希望這不會是最後一篇,因為也很想寫下僕×女王或啟太×俊介吧ˇ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