ザンザス×リョウヘイ
隱S山、BM


  站在校舍的頂樓,他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將那雙紅瞳的視線投射在那個頂著一頭白髮的少年身上,在操場上奔跑的人群裡就屬那一頭白髮的少年馬上就掠奪住他的目光,那個專屬於彭哥列的炙熱太陽,卻在他的腦海中刻畫出一條條的刺眼光芒。

  「笹川 了平…」

  緩慢的吐出那個少年的名字,抓住護欄的手指不自覺的用力,紅色的雙眼頓時顯得銳利,很久沒遇過這樣的人,或許是因為在沉睡的那八年間讓他失去了很多樂趣。嘴角泛起的微笑沒有第二個人看見,似乎是找到了一件比將斯夸羅拖去淪牆還要有趣的事。

  卻不知另一頭的太陽在無任何預警的情況下正好瞧見位在校舍頂樓的黑色身影。

  「等等…我記得那個人是…」



  在跑道上突然間停了下來,逐漸西落的陽光在天的盡頭與雲層交織成一片美麗的景象,是未曾感受過的柔和。在高處,黑色的身影是高傲的象徵,就在兩人視線即將相交時,笹川了平猛然的被由後而來的推擠向前跨了兩大步。

  「呦-笹川大哥,很有精神嘛!」
  「嚇我一跳了!這不是山本嗎?」
  「哈哈──」

  被後面突如其來的手掌拍了肩膀,導致了平驚嚇的自然往前傾去,也因為雙腳適時站穩而沒有被跌倒在地,回過身看到那個身穿棒球部隊服,背上還揹著書包看樣子正準備去作社團練習的山本武,依舊帶著那一臉好比刺眼陽光更讓人睜不開眼的笑容!



  「喂喂喂──老大到底是在看什麼?看的那麼出神!」
  銀白色的長髮狂放的隨著高處的涼風所舞動著,站在高處的他順著帶著高傲氣息的那位的眼神,睹到了站在紅色跑道上的白髮少年,還有…

  「那是彭哥列的晴之守護者-笹川了平呢!」
  從後方的金髮王子懷中掙脫,穿戴著斗篷看不清其面目的小嬰兒瑪蒙,不顧長髮劍士既有的反對,直接就是作為踏板的站在那顆頭頂上!隨之而來的便是那暴怒的瘋吼吧?

  想起指環戰結束那時他們瓦利亞全員被跳馬給強制送進了私人醫院治療,說好聽是治療但也只是變相的監控罷了,可Xanxus也一反往常的暴虐衝動,頭部包滿紗布的他手上拿著一本袖珍書,無視在隔壁病床上吵吵鬧鬧的幾個人,全心全意的盯著手中的書,只是自始自終都未翻過一頁書籍的狀況落入了心思細密的小嬰兒眼中,用不算多長的時間小心的觀察著,竟然沒有預期中應有的翻頁動作,老大他難道…

  「看來老大最近不尋常的反應跟那個晴守勢必脫不了干係的吧?」
  「喂喂喂──瑪蒙!你想死嗎?還不快從我頭上下來!」

  帶著一把長劍的右手很快的就是用力往頭頂上一揮,斯夸羅的怒氣儘管正旺著卻還是拿這個金錢至上的小嬰兒沒辦法!在一切白費力氣的舉動下小嬰兒又回到了他的專屬位置──金髮王子的懷抱裡。

  「嘻嘻──長毛的斯夸羅──真是遜斃了,簡直是比不及王子的萬分之一呢!」

  不管任何時候時候總會找機會好好揶揄長髮劍士一番,這是金髮王子除了殺人之外的樂趣。

  嘻嘻──誰叫斯夸羅一臉呆樣就是那麼好愚弄呢?果然有人說戀愛中的人都是傻子,這話可是完全正確呀

  「啊~啦~那不是了平寶貝嗎?」
  路斯里亞朝著下面一看,正好是盯上他肖想很久的笹川了平,而且他似乎正在揮灑汗水呢?不過真的上前撘話老大一定會放火燒了他吧?所以只能待在原地好好欣賞那位熱血少年了。

  「了平寶貝真的好可愛呀──真想納入人家的屍體收藏啦!」
  「切──噁心死了」
  「這麼說來──斯夸羅對同樣作為雨之守護者的山本武很有好感不是嗎?」
  既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救他!

  「什、什麼?」
  「嘻嘻──被發現了呢!真丟臉呀──長毛」

  「少給我囉唆!!」
  
  

  等到笹川了平離開校園的時候夜色已經佈滿整片天空了,在打拳擊的那一刻總是讓他忘掉所有的事情,甚至連可樂尼洛今晚要在他家留下也忘了!(之前回義大利去了)

  「不快點回去的話可樂尼洛師傅會生氣的!」

  在突然想到自己所忘記的大事,了平再度發揮了極限在深夜的並盛町道路上奔跑,混亂的腦子不斷重複著可樂尼洛過去的一言一行,最重要的可是身教,他竟然忘了!太過急速的奔跑以至於突然晃進眼前的黑影讓他來不及停下便整個人撞進一座肉牆上!了平抓著疼痛的頭,才正想要好好道歉,可是…

  「痛、痛…抱歉,你沒事…耶!你不是那個…」

  從那個該說倒楣替他墊背的人身上起來,直覺他是不久前相撲大賽裏澤田的那個超強對手,向來直性子的他並不是所以見過的人都能確確實實記下來,可是眼前這位黑衣男人卻是想忘也難以忘記的存在!

  「笹川 了平…?」

  Xanxus的臉上掛著一貫的冷漠,不輕易將情感表現出來的他此時內心的火正在燃燒,才擺脫一群那些沒用只會崇拜他的垃圾們,走了幾步路卻沒想到給他遇上那個笑容已經駐進他心中的男孩。真該說是場意外嗎?

  「Xan、Xan什麼的?」
  「Xanxus!」
  「對對對,我記得澤田是這麼叫你的!」

  不管任何情況下了平的反應永遠都是如此熱烈,也不在乎那個人不久前還是敵方大將,他竟然還可以熱絡的跟那個人談話,縱使只是單方面的。像是想到了什麼重重拍了一下手心,隨之緊緊握住Xanxus的雙手。

  「加入拳擊部吧!」

  頓時雙眼炯炯有神的望著眼前的人,憑他的能力絕對可以成為拳擊界的新星吧?經過一整年熱血招募社團部員的影響,讓了平三句話離不開極限或加入社團,只是是否為並中學生這並沒有在他的考量範圍內了,他過去甚至還想拉攏黑曜的學生入部!

  「……」

  不在意了平的反應,右手的大掌一伸,直接摟過那副不算纖細但卻結實的腰部,兩個人的身體這時是如此貼近,Xanxus抓過了平的下顎,那張帶著驚嚇與泛紅的臉龐讓他很滿意,他只需要低下頭去重重的…

  「嗯?」

  那張佈滿舊傷的臉龐突如其來的放大,在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使他暫時失去說話的能力,像不可置信一般他們在彼此的眼中看到自己,沒有這樣經歷的了平無法正確的呼吸空氣,眼皮漸漸的滑落下來,只剩下那不斷侵蝕著嘴裡的那片溫暖…

  哪──可樂尼洛師傅,下次一定會努力突破極限的,現在的他…好累…

  了平的身體倒在Xanxus懷裏,而黑衣的男人只是嘴角泛著笑,似乎是很滿意他的反應,將懷裡的人攔腰抱起,消失在黑暗的盡頭。

  -Fin-

  本回主旨是:木頭X老大!
  修羅場找上我了囧

  080113 1:12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