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師傅帶著孫子出去旅行,而得已休得幾天假的祈,一早就跟自家姊姊還有附近小孩打個超級大聲的招呼之後,就快跑的奔向土御門大路的左大臣宅邸,想也知道,他最近才和詩紋合好,為了更了解彼此,他決定主動向詩紋示好。

走進大門內就看到賴久跟天真還是不改往常的在那裡練習劍術,還有站在一旁觀看的鷹通、茜跟永泉、泰明等人。
”阿-一早就那麼勤勞阿?”很快的繞過賴久跟天真兩人,跟永泉他們站在同一側,奇怪的是,怎麼少了兩個人?
”詩紋呢?”

”聽說是昨晚暫時搬到友雅殿下的橘家宅邸去小住了吧!”永泉輕聲的回答祈的疑問,然後視線又轉回那兩人的身上。

到橘家宅邸?雖然知道之前自己對詩紋最大的誤會就是那次他被鬼族少年陷害而入獄之時,受了幾天牢獄之苦的詩紋被救出之後便是被安置在橘家宅邸,怎麼…現在他又回去了?
”我可以去找他吧!”雖然不知道那傢伙為什麼要離開土御門,但是跟友雅扯上關係的絕不會是什麼好事!
”不過橘家大宅可不是說去就去的地方”鷹通此時也回應了一句,雖然這麼說,但友雅的宅邸他不知一旬就去了多少次,當然,因為他是特殊身分,可惜不敢明說。

”沒問題的”淡然回了一句話的泰明,便轉過身離去,也不忘拉過永泉的衣擺,提醒他該走了。
”泰明大人,請等一下阿-”很快的追上泰明的腳步,永泉就這樣站在他的旁邊,直到離開眾人的視線。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甚至還隱約感覺的到永泉的羞澀似的,茜忽然擊掌說道:
”阿-泰明跟永泉的感情真的是很好呢!真不愧是天地玄武呢!”

”嗯。。”左看右看,鷹通鬆了一口氣,若是友雅在這裡,為了回應神子的話,他肯定會把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然後說:〝我跟鷹通的感情也很好阿!神子殿下你不也說說看我們呢?〞

”不管怎樣,快點帶我去找詩紋吧!”眼神堅定的看著鷹通,祈的眼神就像是一隻。。。猴子(?)一樣在瞪著鷹通
”好。。好的,請跟我來吧!”在離開之前便對其他還留在那裡觀看好戲的眾人點了一下頭,踏著泰明跟永泉的腳印離開了

天真跟賴久的練習也算是結束了,也發現到旁邊站著的人明顯的少了很多。
”阿-他們都走了嗎?”天真大力轉動有些酸痛的右手臂,暗自不高興賴久的手下留情。接過茜遞過來的濕毛巾,逝去滿臉的汗水。
”你沒怎麼樣吧?”明明知道是天真自己要他不要放水的,但還是不免擔心的問,仔細一看,天真手腕的部分也腫了一塊。
”這根本就不礙事!說到這。。。”天真環顧一下四周,不知道有哪裡怪怪了,”詩紋離開土御門也快一天了,沒看到他躲在廚房裡作點心的樣子也真奇怪。”

”嗯。。是嗎?那我們一起去友雅家找詩紋吧!”茜也是後來才想到怎麼每個人都要去橘家宅邸,便回大殿內去向藤姬報備一聲,然後才跟天真、賴久一起離開。


×


正如友雅曾說過的,橘家雖然比不上左大臣宅邸那樣的規模,但也稱的上是美輪美奐了
”沒想到友雅的家也是那麼大!”自從成為八葉之後,常常會到土御門大路和大家會合,那麼大規模的房子也都是見怪不怪了,畢竟他們幾乎都是貴族或官員之類的身分,哪像自己,只是一個平名小孩。
”嗯,我們進去吧!”

跟在泰明後頭一起回到陰陽寮的永泉,由於體力不是太好,不適合長走或長跑,所以此時的他便只好坐在泰明身後的板凳上輕喘,好能回覆一些體力。
正在休息的永泉感覺到一陣冰涼感覺從臉上傳來,抬頭一看,是泰明,他拿著一碗水遞到永泉的眼前,
”阿,泰明大人?”有些受寵若驚的看著泰明,難得的溫柔讓永泉紅透著臉,低著頭不敢見人。

”快點喝吧!趁著水還是涼的,比較能消除疲勞”
”阿。。嗯!”
就在永泉放下手中的碗,便跟泰明一起離開陰陽寮。


”哈哈,我還以為是鷹通按耐不住寂寞所以那麼快就跑來找我了,沒想到是祈要來找詩紋的阿!”一臉高興的揮動折扇,友雅難掩笑意的說著。
”友雅大人,請別這麼說” 雖然知道友雅最喜歡捉弄他了,可是就是不喜歡在有場合的地方,聽他把話說的那麼明。
”對了,祈,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特地跟左大臣『借』了詩紋嗎?”停下腳步,丟了一個問題給跟在後面的祈。

”我哪知道阿!”雙手抱著頭,輕鬆的走著,看到經過的侍女手上所端著的食物,每種都是未曾見過的,很稀有的,簡直就像是。。。另一個國度才有的食物似的?
好像哪裡怪怪的。。。
”你好像有些注意到了”領著鷹通跟祈到了另一間房,裡面早有一位身著華麗的十二單衣的女性在裡面等著了,細白的臉龐讓人猜不出她的年齡

”橘夫人,你好,鷹通又來打擾你了”行了一個禮,鷹通便先行坐在一側,看著友雅。
”夫人?”對於鷹通對這名女子的稱呼感到奇怪,祈的腦子突然浮現出可能的情況,”原來你已經有家室了阿!我想也是,都三十多歲了怎麼可能還沒娶妻!”
而且還搭上年紀比他小很多鷹通,這男人真的不是普通的沒節操。

”哈哈,怎麼可能,這位,其實是我的母親大人”
”嗯嗯。。。怎麼可能!!”這樣一個大美人,說她已經過了半百誰會相信?

”友雅。。我的兒子,平時。。都麻煩你們了”

在房間內顯的一片寂靜的時候,門外的腳步聲逐漸接近,還有開門聲
”夫人,已經好了喔!”離開廚房,手上端著盤子的詩紋便直闖入大家的視線中,身上所穿的衣服語平時不同,而是跟友雅同款的直衣。
看在祈的眼中是有一點不快的意味
”詩紋,你怎麼會來這裡?”一把拉過詩紋到自己的旁邊,卻因為詩紋露出疼痛的表情才鬆手
”因為。。。咦?友雅大人沒跟你說過嗎?”無邪的碧眸就這樣看著祈,看到他臉都發紅,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

”前陣子帶回詩紋所做的糕點讓母親大人品嚐,她似乎特別喜歡,便說要見見這廚子一眼,她還不相信詩紋只有十四歲便有這一身好廚藝呢!還有詩紋務必親自來一趟呢!”
合起折扇放置在面前,眼角餘光卻朝著鷹通那裡,輕揉的笑了起來。

”老實說。。夫人太高攀我了,其實,也沒那麼好啦!”
”怎麼會呢!詩紋的手藝是大家都知道的!”刻意忽略友雅傳來的視線,鷹通背過身。

”嗯。。請大家慢慢享用吧!”放下盤子,便欠身離開。
詩紋來的快走的也快,祈便跟他一起走出去,

”你怎麼突然離開了?都沒跟我說!”拉住詩紋的手,祈一本正經的說
”因。。。為。。。”詩紋只是默默低著頭而已,碧色的眸子染著黯淡,”我不太習慣。。。!”
”阿?”被這回答弄得腦子有點打結,祈還是有點不懂。
”太溫柔的祈、對著我笑的祈,勾著我的脖子一起走在路上的祈,不管怎樣,都覺得這不是我該擁有的”說完的時候詩紋早已經蹲下將頭埋在雙腿上,就算沒看見他的臉了,也知道他是什麼樣的表情

”笨蛋!”重重敲了泛著金色的頭顱一拳,直到詩紋抬起頭來看著他,祈的笑意明顯浮出
”好痛!”

”不會在發生了。。”揉揉詩紋的頭,碧藍和火紅相朢著,”相信我。。。”
將詩紋擁入懷中,小小的身子帶著淡淡的清香,是糖的甜味。
像是無法相信的睜大雙眼,然後才是接受般的合起眼

”阿,年輕真好”站在門邊的友雅偷偷笑著,卻也暗暗祝福這對年輕的佳偶,”哼哼,鷹通今天不會讓你離開這個家一步了”
”嗯?”背後突然一陣涼處,轉過身看,鷹通看到友雅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望著他,心理便想:”我還是先離開吧!”

”今年應該是討的到兒媳了吧!”橘夫人看到就算是在門裡門外依舊有默契的兩人,心理便是這麼認為的


”泰明殿下。。我們走了多久了,真的到的了友雅大人的宅邸嗎?”永權顯然是跑得有些力不足了,臉上帶著紅暈,向泰明詢問。
”沒問題。”泰明繼續向〝樹公公〞和〝樹婆婆〞問路,但他們根本就已經走出京城外面了。

”阿-要走多久阿!泰明大人-”


E。N。D


後記:
寫到最後忘了我在寫什麼,這篇花了好幾天,其實好想去寫天地玄武的配對
詩紋擅長料理,是家庭主婦的合適人選,永泉也很適合,但他八成不會做菜,但應該會學得很快
繼續研究源平時期吧!因為弁慶的緣故阿。。他的薙刀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而且刀面還挺長的,真的好麻煩。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