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次ヒノエ為了不讓知盛騷擾他最喜歡的弁慶,所以他直說了弁慶是他的母親,好不容易打發了知盛,卻沒想到過幾天他又來了,還常常像是撘訕的那種語氣和動作,站在門口對著走出來開門的弁慶毛手毛腳的。

“敦盛!是不是你說的!”早上趁著經正不在偷偷跑到敦盛家裡,為什麼那個知盛又跑到他家去纏著弁慶了,不外乎就是敦盛洩漏了什麼,所以才讓ヒノエ這種時候出先在敦盛家裡。

“我、我又沒說什麼,ヒノエ你怎麼這麼說”小小的臉帶著難過,眼眶裡含著淚水,像是隨時都快流了出來,他明明什麼也沒做阿!

看到敦盛帶著水氣的大眼,ヒノエ當然不敢在問下去,老實說,弁慶好像也常常這樣做,無疑是爲了逃避問題似的。

敦盛說原來是因為經正太老實了,晚上回來的時候就告訴知盛事情的真相,才害的他們家最近幾天都不得安寧,是的,只有幾天。敦盛說過知盛只是來熊野作客而已,應該很快就要回到京城去的。

×

吃過午飯之後,弁慶帶著ヒノエ跟敦盛一起到山上去採藥草,因為弁慶本身便是學習醫術的法師,在不知道該教這兩個孩子什麼東西的時候,只好這麼做了。

這其間因為ヒノエ總是很無聊的拔起地上的草,就算弁慶有告訴過他那些只是雜草,偏偏他就是喜歡無聊去採。

“阿──”
“ヒノエ,你怎麼了?”聽到ヒノエ的叫聲弁慶趕緊跑過去看,原來是因為藏在雜草下面的蟲子在ヒノエ的手上咬了一口,讓他痛的哀哀叫了。

“好痛~~”原本快流出來的淚水,因為怕被弁慶看到,ヒノエ很快的用衣服袖子擦乾眼淚,開什麼玩笑,讓他看到,那自己就太沒面子了!

“好,會痛就哭出來,小孩子逞什麼強嘛!“抓過ヒノエ的手指,弁慶就直接那樣放進嘴裡,輕輕的吸出蜈蚣所殘留在皮膚表層的毒液。
敦盛看了弁慶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很痛,因為看起來他有些痛苦似的,或許是因為感到難呼吸的緣故吧!
在以前他到森林裡面玩,不小心被蟲咬傷,兄長大人也曾經這麼做過,還叫他要小心點,那時他回家的一路上也哭了好久,若不是清盛伯父說已經沒事了,他可能沒辦法不繼續擔心。

“沒事了,回去我在幫你塗葯好了”站起身來,用手擦掉嘴角殘留的血漬,拉起ヒノエ跟敦盛的小手,走到附近的樹下時要敦盛幫他拿一下裝好的藥草,三人便準備下山去了。

×

晚上弁慶在廚房內煮了一鍋藥草粥,主要是要給ヒノエ恢復身體用的,沒想到太多了,只好要敦盛跟他哥哥過來,沒想到知盛還在?

“你這麼好要請我來吃飯,我真不知要怎麼謝謝你阿?”雖然這麼說,知盛卻是用手抓著弁慶的下顎,嘴邊帶著戲謔的笑。
“我又沒請你來!”揮開煩人的手,弁慶盛了兩碗粥給經正跟敦盛兩兄弟,至於知盛,沒趕他出去就不錯了!

“沒關係,我吃你的”眼明手快的直接拿過弁慶放在腳邊的碗,也不管其他人看他的眼神,直接就大口的吃了起來,”口味還不錯嘛!真想把你娶回家”

“開什麼玩笑!”
“你說什麼!”

沒想到弁慶跟ヒノエ同時出聲,兩人彼此對望,笑了出來,
沒想到他們的默契那麼好。

“要嫁也要找ヒノエ!”
“要娶也輪不到你!”
又是同時出口,讓知盛不免對ヒノエ有種想要把他吊在比叡山山頂的意思了。


完──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
會有第三篇嗎?誰知道。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