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是海邊耶」

風祭快樂的在海灘上跑來跑去,大概是太久沒來了吧!他顯得特別高興

 

利用星期五的國定假日和週末假日,東京選拔隊除了有些人要參加青年代表隊的訓練之外,能來的都來了

領隊西園寺小玲玲帶著雲集東京各方美少年的東京選拔隊到海灘別墅渡假(鳴海、間宮、內藤都不是美少年呀!應該換三上跟設樂的說-)

 

「小將的笑容真可愛!」坐在海灘椅上的椎名看著在海灘上奔跑的風祭,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了

「那是當然的!」他可是現在東京選拔隊的活力來源,站在一旁的藤代心裡是如此想的

「嘿嘿~我想跟小將玩沙灘排球」椎名拿走放在旁邊的沙灘排球後,就跑向風祭那裡了

「風祭除了足球還會其他的運動嗎?」藤代歪著頭想著,也跟著往海邊跑了

 

「來-小將,接好」椎名將球擊了出去,球準確的飛到了風祭的後方

風祭,再度失分

 

涉澤坐在海灘上,難得沒攜帶茶杯,小酌一口日本茶,而是神情專注的看著風祭快樂的玩

 

還在等待換人的藤代,蹲在有海浪的地方,挖砂子

「咦-這種東西也會在這裡阿?」訝異剛剛捉到的黑色條狀物體,藤代決定〝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決定嚇一嚇才和椎名玩完的風祭

 

「小翼,你好厲害喔!」風祭手拿著球,臉上則是極度崇拜的目光

「我是天才嘛!這點難不倒我的」

 

在海灘上閒逛的水野,和在海灘椅上日光浴的不破現在都有共同的想法

〝好可愛!!〞

 

「風祭,過來過來」藤代向風祭揮揮手,要他過來

風祭乖乖的走向藤代

「給你看-」藤代突然拿出那看起來黑黑軟軟的奇異生物

呆了幾秒-然後是

「哇---阿--」

風祭已經嚇的用最快速度跳到涉澤的身上

聽到風祭慘叫聲的不破、水野也都快速飛奔而來,卻看到風祭已經在涉澤的懷抱裡了

此時兩人的眼神,就像要把涉澤丟進大海,永遠也不要回來

 

外加額頭上的數個青筋!!

 

 

「風祭,不要哭了喔」涉澤開始盡自己的本分,安撫著風祭

「涉澤學長-叫藤代把那個東西拿走啦!嗚…」顯然無法忘懷那種恐怖又噁心的東西,風祭仍然無法停止哭泣

 

「哈哈!原來小將怕那種東西呀!」椎名顯然是幸災樂禍,摸摸風祭的頭

 

「椎名,拜託你也別那麼說」知道風祭最怕那種黑黑軟軟又黏黏的--海參!?水野也只能為風祭嘆息。

但他現在好想把風祭從涉澤身上拉下來-

 

「風祭-」罪魁禍首的藤代再度出現在風祭和涉澤的旁邊,繼續拿出他剛剛抓到的黑黑軟軟又黏黏的-「海參很好吃耶!」





「哇~~~~~~~~~~~~~」再度被嚇到的風祭,將頭埋進涉澤的胸口,就是不希望看見那名為『海參』的海鮮

 

???

 

藤代還在歪著小腦,慢慢的思考,海參真的很好吃耶-

 

「藤代-」涉澤終於出聲了,現在的他,肯定是皮笑肉不笑,危險的很「風祭都說不要了,你就不要為難他了,快把那個海參給我解決掉!」

 

隊長就是隊長,他所發出的命令果然是無從反抗的

「是-我立刻行動」才說完藤代就已經消失無蹤了

 

 

=用‧晚‧餐‧中=

「所以說,(吞)藤代你就把海參丟回大海裡啦!」櫻庭吃著龍蝦肉和鮪魚壽司捲,和大家討論著早上在海灘發生的趣事,因為他移到海灘別墅就跑到房間去睡覺了(其實是跟上原還有小岩在廚房裡找食物),其他人不是去海邊就是去各做各的

「唉,本來想開個小玩笑的」藤代嘆著氣說

「那待會會更有趣了!」上原也開始加入話題

「阿?為什麼?」小岩不明就裡的說

 

「來,風祭,多吃一點才會長高」涉澤夾了一些很富營養的菜,到風祭的碗裡

「謝謝隊長」

「那我也夾給你一些」水野也學著涉澤

「………」一直不說話的不破也跟著前面兩個人的動作

「耶…不知道吃不吃的下…」看到這麼多人夾菜給他,風祭開始懷疑自己吃不吃的下

 

「等下應該就要上主菜了吧!」西園寺女王陛下終於開金口說話了,「呵呵-有好戲可看了」

 

過不久,一個服務生推著餐車走來,端著盤子和蓋子一樣是極度華麗的菜放在桌上,涉澤將它接了過來

打開-

 

……

雖然料理過,卻依然黑黑的,用筷子去碰…軟軟的

「這該不會是…」敏感的風祭一下子就發覺了盤中的神秘物體

那不是不就之前他才見過的迷樣生物的同類嗎?

「對阿!」椎名夾起來吃,笑著說:「這是〝海‧參‧大‧餐〞」

 

「嗚~~嗚~~我不要啦!」風祭趴在涉澤的懷裡哭泣,很明顯的,他已經得了所謂的『海參恐懼症』

 

「藤代,沒事別去抓什麼海參的,懂了沒阿?」心疼風祭是如此害怕海參,涉澤準備開始教訓藤代了

呵呵~回去之後,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風祭呢?」不破找不到風祭,就問著離他最近的椎名

「涉澤已經帶小將回房間了」食物吃完後,椎名喝了一杯冰涼的芭樂汁,「真羨慕涉澤,他跟小將同房耶!」

 

 

=涉澤 and 風祭的房間=

「學長,我先去洗澡了」今天怎麼這麼倒楣,見到自己最討厭的東西,繼續歪著小腦想著的風祭,走進浴室

「……」看著風祭進去浴室的背影,涉澤若有所思的露出笑容,也跟著走進浴室

 

 

 

「將…」涉澤突然的從後面抱住風祭

「阿!學長」突然被抱住,讓風祭嚇了一跳,由於兩人正準備洗澡,所以現在是全身赤裸的。感覺涉澤的慾望抵在自己的密穴附近,風祭整張臉都紅透了

「叫我的名字…」極力克制自己的慾望,將風祭輕輕的壓在地板上,輕吻著他的唇

 

「克朗…」隨著涉澤輕柔的觸摸,風祭也逐漸放鬆身體,手主動環繞著涉澤的頸項,準備再次接受涉澤的全部

 

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在武藏森時,風祭經常瞞著舍監和涉澤同房的學長換房間,甚至到月底的外宿,也都是住在涉澤家

這期間發生的事-可想而知

 

「克朗-阿-」此時的涉澤右手不斷愛撫著風祭的分身,使他的呻吟聲四起

 

「唔-」涉澤吻住風祭的唇,使的本來的呻吟聲變得相當微弱,涉澤尋找著風祭的靈舌,並猛然交纏,直到風祭開始大力喘氣

「………」結束深吻,涉澤將唇移開,兩人的唇之間有一條銀絲線,經過月光照射,顯的閃閃發光

 

「克朗…」風祭無力的趴倒在涉澤懷裡

 

風祭臉上帶著紅暈,眼眸中的水氣,都無時無刻吸引著涉澤

 

「將…對不起」將風祭分身溢出的白濁黏液沾了少許移到身後的密穴,再放入一根手指進去

 

「痛…快、快拔出來阿…克朗」淚以流成滿面的風祭,覺得自己受不了這種刺激,風祭扭動著自己的腰枝,想要離開涉澤的手,但沒想到卻更加進入了

 

「你真積極呢!將」進入的手指增加為兩隻,涉澤的另一隻手,也在撫弄著自己的慾望

「好痛…阿」原來是涉澤用手指開始刮搔著風祭的內壁

「還沒…再…等一下…」涉澤抽出手指,讓風祭跨坐在自己的腿上,將密穴的位置向自己對好,猛然一挺,將分身刺了進去

 

「阿!好痛阿!克朗」風祭的淚水不斷溢出,看得出來他感到相當的痛

涉澤每一次的抽插,都幾乎快讓風祭暈過去,但他所發出的,卻是愉悅的呻吟

 

 

 

「將,還會痛嗎?」激情過後,涉澤關心的問風祭的身體狀況,都是自己不懂克制,才會讓小情人的身體吃不消

「還好…」怎麼可能還好,骨頭都快散了,但為了不讓涉澤多擔心,風祭並沒有說出來

「那你能下來走嗎?」從浴室出來後,涉澤都抱著風祭,是為了怕他拉扯到那不久前自己才侵入過的禁地

「不行-」風祭開始撒起嬌來了「我要去海邊!」

「行嗎?」被風祭突如其來的要求嚇到「都那麼晚了」

「晚上在海灘散步,很浪漫耶」

「那…好吧,不過衣服先穿好吧!」涉澤臉有點紅的將衣服拿給風祭

「克朗-我最喜歡你了!」風祭高興的抱住涉澤,完全忘了下體的痛覺

 

只要你快樂,怎麼做都是值得的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