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從唐朝的樂府詩名而來的,老實說,滿適合幼馴染配對的,嘿嘿~當然是指乾跟蓮二啦~~~



柳蓮二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因為父親調職,在小學五年級結束前,不得已只好全家搬到神奈川去住,就算那天晚上他哭了很久說不想離開東京,有那個人在的地方,但還是在隔天上午,沒有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了東京

蓮二對文學很有興趣,升上中學後,常參加校內的文藝競賽,而幾乎都是第一名,這對他來說太容易了。曾經有老師要拉攏他到文藝社,但他說他的心現在只放在網球上,因為他是網球社的社員
再進了當地名校的立海大附屬中的柳蓮二,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就是幸村精市,主要是因為他也是網球社的,也因為同個社團,他認識了真田弦一郎。蓮二跟真田在社課時間跟同社的前輩練習雙打,休息時間,蓮二想起了兩年前分開的雙打搭擋-乾真治,那是個他永遠也忘不了的人。
「他是我的青梅竹馬呢!」翻開以往紀錄在筆記本上的資料,上面還有他曾經隨手畫的乾的頭像
「笨蛋蓮二!國文老師今天才說過,青梅竹馬只用在異性的兒時玩伴上啦!」聽到蓮二說出的話,本來只顧吃便當的丸井突然笑了笑之後,意正言辭的糾正他
蓮二你的國文造詣不是很好嗎?
看來是以前太常這樣說彼此的,搞的自己都弄不清楚了
原來我還要再努力阿…

×××

國一秋天的新人賽,他見到了乾貞治,他比以前高了很多,不過還是戴著那副厚重的方形眼鏡,手上還帶著一本看的出已經寫滿資料的筆記本,就跟自己一樣…
「蓮二,你怎麼了嗎?」柳生像是察覺到蓮二臉上表情的變化,小聲的在他耳邊追問
「不,沒什麼」轉過身回望眾人,嘴角微微浮出的笑意
蓮二不專心喔~~~丸井轉身背起網球袋,嘴裡攪著泡泡糖還一邊低估著
可能吧!看到他之後心理有些亂亂的…多久沒看到他了,兩年五個月?是嗎?
「蓮二,還待在那裡感麻,快去休息區啦!」
仁王很有精神的叫醒陷入回憶裡的蓮二,像是頭被棒子重重槌了一下,蓮二顫抖了一下身體
「抱歉…」

×××

手上拿著紀錄還不是很完整的資料,乾靠在牆壁上,翻翻最近幾個月的觀察,除了神奈川的王著立海大附屬,其他關東地區的學校資料大該都滿整齊了吧!立海的戒備太森嚴了,連他們的網球部,都沒辦法太靠近
他們這次拿下關東地區優勝,還有全國大賽優勝,主要似乎是以三個一年級為首,那也真厲害
真田弦一郎、幸村精市,還有…
「乾~快點準備去報到啦!大石都在催了啦!」菊丸跳到乾的身邊推了一下他的右肩,像是被嚇到,筆記本掉到地上了
……
抱歉啦~~
菊丸雙手合十道歉完,加緊腳步溜出乾的視線
乾的眼神好恐怖~~
菊丸離開的地方,傳出這樣抱怨的聲音

×××

每天早上喝上兩瓶牛奶,紀錄自己一個禮拜來的身高變化,估計不久的將來他會是青學最高的人吧!
在冰箱拿出兩瓶牛奶,無異發現放在後面的照片,穿著大紅色和服的人兒跪坐在褟褟米上,雙手交疊放在膝間,臉上塗抹過淡淡的胭脂,快要及肩的頭髮,上面還有插上一根簪子,還有…似曾相識的笑容
「這不是蓮二嗎?」在後面的媽媽,突然抽出乾拿在手中漸漸被收緊的照片
其實以前好希望他能當我們家貞治的太太呢!
開什麼玩笑,他是個男孩阿!
他們已經離開兩年多了吧!聽他媽媽說全家要搬到神奈川的時候,還真的有些不捨呢!貞治…貞治!你去哪阿?
沒有阿,我要回房間了

躺在床上看著這張使他離不開眼的照片,好像是有那麼點印像
那時蓮二的父親辦了一場茶會,也邀了他們家的人去了。兩個人的家就在隔壁,所以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在一起的。一踏進大廳,就看到穿著和服的蓮二在整理茶杯
貞治、阿姨,你們先找地方下吧!
乾有些看呆了直到母親推了推他的肩膀才恢復回來
蓮二那樣穿好可愛喔~待會幫他照一張相留做紀念好了
聽著母親這麼高興,乾也只在旁邊笑了笑

×××

假日的時候沒有做社團練習,仁王跟丸井一起到蓮二的家玩,因為他家有好東西吃,這讓丸井特別高興
蓮二~我還要蛋糕啦~
文太…快點從我身上下來
阿~~
丸井跑離客廳衝進蓮二的閨房(?)去
仁王在一旁開始冒著冷汗,他可不希望蓮二發火阿…他們的太陽頭生起氣來是很恐怖的
丸井~~你不要亂玩阿~~仁王開始緊張的看著蓮二的表情變化,他似乎還在忍耐,壓抑自己的情緒
「蓮二,放在你桌上的相片,那個戴眼鏡的人我好像見過耶!」走出房間的丸井手裡拿著一個相框,用手指著相片裡的其中一個男孩
「咦~這個留妹妹頭的小孩就是蓮二嗎?」真的是很可愛的說,很像是市松娃娃呢,呵~可愛的妹妹頭,仁王走進一瞧,立刻發表出他的感想
不過站在門外的蓮二好像有了趕人的舉動。。。


才剛升上二年級,網球社就出現一個有趣的一年級小鬼,好像是叫切原赤也的,不過敢來挑戰我們三個人的,他倒是第一個
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個月,他變的異常黏人,一天到晚都是柳前輩柳前輩叫的不知道有多親密,真田曾經多次反對切原的這種動作,
但似乎是沒效用
沒關係的,弦一郎,因為很有趣嘛。。。


出乎資料之外,幸村突然病倒,網球社少了最重要的人。。。每個人都很著急,那天他正好去青學做偵查,真田曾說過根本沒那個必要,想起文太說過,那似曾相識的身影,或許是……



如同電視所播出的肥皂劇一般,他跟乾再度站在球場上,但是不同於以往的雙打,他們並不是站在球網的同一邊,而是以單打的身分
「貞治…不知道單打…我們誰比較強呢」


沒想到,又是出乎意料的結果,完全被玩弄了,沒能遵守和幸村的約定…完成全國三連霸的夢想……

「蓮二,還記得我嗎?」走出網球場,將蓮二帶到沒人經過的牆角,乾雙手搭在他的肩上
不曾忘過,是的…時時刻刻都想著你,不曾把你的身影從內心深處除去…
「如果你還記得柳蓮二這個人的話,那…」

我也從來沒有忘記你……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