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放著一張紙,一邊吃著便當一邊閱讀,那是昨天探望幸村時,交給他的
「蓮二,你在看什麼?」知道蓮二很少看教科書之外的東西,但是最近常帶來一些信,總是在中餐時間會拿出來看,真田將便當放在蓮二的桌上,坐在他前面的位置
「嗯…昨天精市給我的,阿,我之前沒跟你說過嗎?」輕輕的勾起嘴角,蓮二把信紙收起來,拿起筷子吃著被他遺忘不算久的便當
「自己做的?」自己也準備開動了,跟蓮二豐富的菜色不同,儘是一片單調的綠色,真田的臉也呈現出一樣的顏色,『母親又忘了幫我加飯阿!』
「嗯…」夾起一口的章魚小香腸,想著再過不就一定會有人來跟他要便當吃吧!可信度100﹪!
果然沒多久教室的門開了,出現一個不屬於這個班的紅髮男孩
「蓮二,抱歉我來晚囉~~都是英文老師那個老太婆啦!讓我們上到那麼慢才下課」丸井不停的抱怨起來,想起來若是切原遇到同樣的情況,搞不好還會大翻書桌走出教室,「嘿~我要的特製便當跟點心^0^」說著便攤在蓮二身上開始摩蹭
「再不下來我就把你的午餐送給弦一郎!」微微的憤怒,表現在說話的語氣上
「阿~不要啦!」趕緊在蓮二面前站好,至少能領到他今天的午餐阿!他可不想要餓肚子,「我。的。便。當」
「真是的…」拿出放在桌下小袋子裡的便當盒,怎麼每次都是他幫丸井處理中餐阿!「還有你要的蛋糕」
「阿~我最愛蓮二了~」輕吻了一下蓮二的臉頰,抱起便當盒,迅速離開教室內
「文太真是的!」拿出衛生紙擦拭臉頰,發覺真田看著他已經很久了
「要我明天也幫你做一份便當嗎?弦一郎」
「……」


坐在樹下吃著便當,越前跟切原談論著學習網球的點點滴滴。轉來立海已經一個月了,為了能就近探望幸村的病,他跟母親要求暫時搬到切原家去住,直到幸村完全康復才回東京
「下午買一些花送給精市好了」之前送的可能已經枯掉了,還有精市要一些信紙…要幹麻呢?
「真的很好吃呢!這便當,裡面的菜也不賴嘛!」高興的吃著越前幫他準備的菜,真的幫自家媽媽省了不少時間
「那就好阿…」躺在地上,一手稱著頭一手拿筷子夾食物

「越前,你應該還沒吃完吧!等一下呦~~」從遠處傳來一個熟係的聲音,讓越前趕緊正坐起來
「為什麼他又來了阿!」切原開始抓頭抱怨,好不容易能一起享用午餐的時間,又要多一個電燈泡了!!
「算了啦!看他大老遠從三年級教室跑過來,就別潑他的冷水了」打開芬達的拉環,喝下肚去,果然只有芬達好喝
「是阿!午休鍾都打了」

×××

「弦一郎,我先離開了」在更衣室換好衣服,拿起網球袋,向還在練習的真田報備一聲
「是去探望幸村吧!要我也跟你去嗎?」停下手邊動作,走近蓮二,問
「不了,我要先去書局一下,記得把社團日誌寫好再離開!那,待會見」

「精市」
「幸村部長」
「「我們來看你了!!」」提早離開社辦的切原跟越前,背著網球袋出現在幸村的病房門口
「阿,龍馬、赤也快過來坐坐吧!」幸村把視線從手上的紙移向越前,依舊在微笑
「na~給你的」從袋子裡拿出的是…第一次要切原幫他挑的東西,所以,他只能說,真是怪異的品味
「謝了,龍馬,買這個還要麻煩你」將越前買的一包信紙放在旁邊的鐵櫃上
「這也沒什麼,精市,我也希望你快點好起來,聽媽媽打電話來說,我再不回去,景吾就要搬過來了」對那個自戀卻疼愛自己的表哥,越前也只到無奈
「景吾都沒來看過我呢…」心情變得有些低落,明明在幼稚園期間,他們都很要好,雖然上小學之後他們家就搬到神奈川去了,上了初中之後也只有在網球公式賽見過他而已
「別提到那個沒節操的自戀狂啦!是吧~幸村部長」打心底討厭跡部的切原,當然不會讓這個話題繼續擴大
「嗯…」

「我先去幫你買花來放好了,部長」想起越前在進醫院前提醒他的話,正好藉這個理由逃出這場低氣壓之中,「龍馬,要一起去嗎?」
「不了」拿出袋子裡,剛剛才買的蘋果,「我要幫精市削兔子蘋果,赤也,你還是自己去吧!」
「好吧…」

叩叩-
「我進來了」打開門,看見正在幫幸村削蘋果的越前,坐在床頭,餵他吃剛剛一個個削好的兔子蘋果
「柳前輩好」
「嗯…」噸了一下,才想起手裡拿著的東西「越前,幫我插一下這束花吧!」
「喔!好」

「赤也沒跟來?」眼神看向去洗手間倒空花瓶內水的越前,在轉頭望向幸村
「剛剛出去買東西了,也快回來了吧」微笑的臉,瞬間變的正經八百,「蓮二…坐過來」
「嗯…」照著幸村的話做,蓮二靠向幸村
「阿!」肩膀被一雙瘦弱的手,拉向前,倒在幸村懷裡
縱使自己足足比幸村高了六公分之多,但蓮二此刻覺得在幸村的眼中是如此的媚惑人心吧!
「蓮二,告訴我,之前,你臉上的傷是從哪裡來的」第一次手術結束那天,他看到蓮二右臉上的浮腫,不由得憤怒
「沒什麼…而且,那已經好了,現在,只要注意你的身體狀況就行了」若說出真相,他一定不會原諒真田吧!即使知道那便是立海常久以來不變的定律
「不說?好吧!那…」雙手扶起蓮二的下巴,靠近自己,重重朝著蓮二的唇吻下去
「唔…」不知為什麼就是擺脫不了幸村的懷抱,明明躺在床上的病人是幸村阿!
還是自己太沉醉了,沉醉在幸村的懷抱,才會不自覺使不出力氣
離開誘惑著他的雙唇,幸村在蓮二的唇邊說道
「不要離開我……」


×××

「阿!我們好像看了不該看到的畫面耶!」從門外走進的依序是柳生、仁王還有丸井,仁王在那吹口哨,說他看到了稀奇畫面,丸井眼神閃爍的看著在床上的兩人,『『我好想學阿!』』

「雅治、比呂士、文太,進來怎麼不記得敲門呢?阿?」很明顯看得出來,微笑的面具下,是般若的臉孔,宛如死神一般,縱使只有心思較細密的柳生發現,但他還使想勸勸隊友們離開暴風圈的範圍內
「丸井、仁王,別鬧了」極著想拉他們離開,這時待在洗手間遲遲不出來的越前,才慢慢走出
「阿!前輩們都來了?」礙於不久蓮二跟幸村的『好事』,越前換好水之後,在馬桶蓋上坐很久,差點睡著的時候,趕緊沖沖臉才走出洗手間,「耶…花瓶要放哪呢?」
「老地方吧!」
看來幸村的氣暫時是消了吧!丸井等人是輕輕的鬆了一口氣,才想起好像少了一個人,他明明比他們早來的阿!
「切原那小子」柳生扶正快要下滑的眼鏡,說道
「該不會沒跟到吧!」仁王跟丸井接口
「嗯…他去…」
碰!
話沒說完就看到切原紅著眼睛的回來,用力關起病房的門,找張椅子坐著,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赤也,病房裡要小聲一點阿!」越前開始像老媽子一樣的對切原說教,只是不知道他有聽進去嗎?
「阿?抱歉阿!部長」抓抓頭道歉,眼睛是漂亮的綠色,切原恢復平時的俏皮模樣了,讓越前鬆了口氣
『看來他又是跟什麼人起衝突了吧!』
「前輩們也都來了阿!」再四周看看,少了一個極為嚴肅的身影,「真田副部長沒來阿?」
「看來今天社辦的是特別多呢!你們怎麼不幫忙他呢?」其實這句話的意思是,慢點來就不會打擾他和蓮二的,而切原跟越前一定會識相的離開幸村的視線
「嗯…」看來把桑原一個人留在社辦當真田的助手好像還是不夠呢!丸井再放進一個泡泡糖到嘴裡,他們做錯一件大事了
「那們先走了…」
「慢走」
「Byebye」

送走才來沒來多久的三人,病房變的寂靜
「精市,我們就先離開了,明天再來看你吧!」越前打破沉默之後,拉著切原的手,離開病房
「嗯,再見」

「精市…」拿出不久前才寫好的。信紙,放在幸村的手上,「今天的,給你」
「那,蓮二,你要走了?」
「嗯…」身體微微向床傾,吻住幸村的唇,輕輕的,不敢深入,怕自己會陷落在其中
再分開…
「明天見…」
「……」

等到柳蓮二離開,望著門邊,幸村將眼神收回,放在手中的紙上


揚一張白布帆,
曝曬在炙熱的藍天底下;
讓白布帆汲取空氣裡的溫暖,
讓溫暖變成所有幸福的味道。
我要穿著那白布帆做成的衣裳,
將所愛的你緊緊、緊緊擁入懷裡,
給你所有最好的幸福。
(截選自飛象小說R100情化汝心)


「蓮二…」看完那首詩,幸村突然感覺一陣痛苦由下至上而來,接著而來的劇烈咳嗽,他看到…紅色的…
直到意識昏迷前,他只看見了一片紅色
「幸村!」好不容易做完社辦的事而趕來的真田,打開房間見到的便是,倒在一片染上鮮紅色床被上的幸村
「「「醫生!醫生在哪!!」」」

「精市轉送加護病房?為什麼?」接到真田打來的電話,越前聽到這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不小心鬆了話筒,雙腿癱軟的跪在地上,淚流不止,切原看到,趕緊將他擁入懷裡,極問著他是發生了什麼事,看到並未掛回去的話筒,切原立刻接起來
「幸村部長到底怎麼了!?」
「病情惡化…正送到加護病房觀察…」難已想像,真田此刻的聲音,「快過來吧!」

將話筒丟回去,越前跟切原立刻趕往醫院去
在醫院遇到極著趕過來的丸井跟仁王,柳生跟真田還有幸村的父母早就已經在加護病房外等著了
「精市到底怎麼樣了!」淚水忍不住的再次落下,抓住真田的雙手想要問出答案

醫生從病房裡走出,帶著哀傷的眼神
「你們是幸村先生的家屬吧!」醫生手中拿出一張紙「這是他說…要交給一個叫蓮二的人的,還有就是,我們已經盡力了…」

「「「阿!!!」」」


六月中旬,太陽很大,幸村的喪禮選在六月的某一天,越前決定都住在神奈川,不想再回到東京去了

幸村精市,享年十五歲,死因:肺結核

參加的人,很多,除了在各地的親戚外,還有各個中學網球社的社員
每個人都來哀悼立海大附中網球社的社長

越前切原懷裡哭的聲音都快啞掉了,其他人都是盡量忍著不要讓眼淚掉下來
切原則是又看到那個曾出現在醫院的人,灰色的髮絲,右眼角下的哭痣,沒停留多久又再度消失在喪葬會場

柳蓮二要求乾陪他一起去,哪怕是被人說他變心,看到幸村的遺照…蓮二的情緒再也忍不住,拉著乾的衣擺,跪在地上,痛哭失聲
「「精市!!!」」

回想起收到幸村用最後一口氣寫的三個字,他反而是…


『忘、了、我!』


-完-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