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在二條路上的紫姬館,近來總是會出現一些貴族,或是有高等官位的大人們。似乎是因為多了一位女孩子,也就是被稱為龍神神子的人。

彰紋在一早起來,並且梳洗完畢之後,來到了紫姬館,原本是想來見見神子的,但沒想到神子卻早已外出了。

“失禮了!”從門外傳來一個穩重的聲音,那是源賴忠。
“啊!賴忠,沒想到你也來了呢!”看到賴忠,讓彰紋略顯失意的內心活潑了起來。
“彰紋大人?早安”沒想到曾是自己主上的彰紋會出現在這裡,讓賴忠感到有些驚訝。

“彰紋大人今天是為了見神子而來的”紫姬從一側的門旁走進,恭敬的對彰紋行個禮,便坐在坐墊上了。
“紫姬大人!!”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用袖子遮住自己的嘴,紫姬笑著說。
“不,也沒有”
“彰紋大人也是嗎?”
“嗯,不過她已經先外出了,對了,那我們也一起出去吧!好久沒跟你走在一起了”
“這萬萬不可,屬下無法確定有沒有辦法保護彰紋大人阿!”賴忠很快的跪在彰紋前面,為了他的安全,賴忠覺得不要隨意走在街上才好。
“賴忠!這是武士該說的話嗎?”彰紋拉住賴忠的雙手,要他別在跪下去了,”我相信你!”
“彰紋大人…是!”

×

兩個人一起走到宇治橋的附近,彰紋的心中卻想著
有多久了呢?獨自跟賴忠一起出來。
以前自己不管到哪裡總是會有一群侍衛跟著,讓他覺得很煩,但是又說不出口。自小就被教育如何成為優秀的東宮,被束縛在禮教之中,每每總想著要逃開,但是不行,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到他週遭的人,母親大人、兄長大人。
以前賴忠說過自己是他第一個效忠的主上,就算現在的主人不同了,但還是常常惦記著他。

“賴忠”
“是!”
“陪我小試身手吧!”拿出放在懷裡的匕首,對著賴忠說,”不准放水喔!”
“是!”

抽出腰側的劍,眼神變得有些銳利,彷彿眼前的彰紋是他的仇人一般。
“屬下越界了!”
賴忠舉劍刺向彰紋,彰紋當然是用手上的匕首抵檔,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不希望賴忠將它當成一個只會需要別人保護的東宮。
雖然已經對彰紋拔劍相向了,但還是顧忌彰紋是他的主上,而不敢太過於用力,以免不小心傷了他。
“啊-!”手上的匕首因為賴忠揮劍的劍氣飛落至一旁,果然,那樣是很吃力的。

“源賴忠,你在作什麼!!”突然傳入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憤怒,賴忠跟彰紋都同時轉過頭去,是。
的身後還跟著龍神神子與源泉水
對於突然闖入的三人,反倒是讓彰紋鬆了一口氣。
“,你誤會了,是我要賴忠這麼做的”撿起一旁的匕首放回懷裡,打算想辦法先降降的怒氣。
“確定?你沒有刻意要包庇他吧!”知道彰紋就是心腸太好,就算別人有愧於他,他也是不會追究的那一種性格,所以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是真的!因為我覺得如果太久沒有動了,就無法跟大家一起保護花梨小姐了!所以才會麻煩賴忠的,請你…不要誤會他好嗎?”

“好了啦!,既然彰紋都說沒事了,你就不要再生氣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的反應會那麼激動,但是現在必須先讓他冷靜下來。
“我就是那麼激動,真是抱歉了”雖然這麼說,但他還是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彰紋會受到什麼傷害,真的是讓他嚇到了。
“…謝謝你這麼關心我!”
“哼!這算什麼!”
“啊,大人是不是…臉紅了呢?”泉水抿著唇,小小聲的笑開了。
“好了!走了啦!”跟彰紋擦肩而過的同時,貼在他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
“今晚,我再去找你”
“啊!”彰紋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一朵紅暈,腦子還在消化剛剛聽到的話,
他說什麼?

“彰紋大人?”目送著神子等人的離去,賴忠發現彰紋還是剛才的那一號表情,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賴忠,我們…回去吧!今天有點累了”
“是!”

彰紋很清楚知道在比試的時候,賴忠故意放輕力道的情況。他曾經多次看過武士團練習的情形,所以賴忠所使出的力道甚至是姿勢什麼的他都還清楚的記得。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呢!賴忠。”
“不,能成為彰紋大人一天的侍衛,也是賴忠的榮幸”
“總之,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了!”
“彰紋大人…”
“下次再一起出來吧!”
“是!!”




END

後記:
老實說要賴忠跟彰紋一起比試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賴忠對於身分的觀念很重,既然是主上就沒有理由要拔劍才對。
還有,這次讓他撿到便宜了,還可以跟彰紋打情罵俏XD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