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綱】專屬所有物

接續上一章,【獄綱】左右手的條件
──

莫名其妙的走進一大片叢林,本來應該感到悶熱的空間卻沒有給身體帶來任何不舒適感,但是四處射向他的視線卻讓人不寒而慄,
奇怪了…這裡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鳳梨園呀?才這麼想卻聽到有什麼聲音在呼喚他…
"綱~吉~"
果然,真的有聲音…而且還越來越近了…甚至聽到地面上的撞擊聲,
"綱~吉~君~"
神奇的聲音更靠近的時候,眼前已經出現成群的鳳梨向他跳來,而且每個鳳梨都像是有五官一樣,嘴裡不斷叫著他的名,瞇成一條線的疑似是眼睛?
"啊啊──!!"都已經有奇怪的物體在追自己了,綱吉的身體很自動的開始往反方向跑,
"鳳梨快走開啦!!!!"

"嗯…"緩緩張開惺忪的眼,眼前出現的不是熟係的天花板或牆壁,而是…那個總是把十代首領十代首領掛在嘴邊的獄寺準人,他的臉部超級大特寫!!
"獄寺君…?"在床上坐起,揉揉自己的眼睛,腦子裡其實還是剛剛夢境中的鳳梨群,真的是恐怖的鳳梨地獄…

"早、早呀~十代首領"退了幾大步,獄寺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十代首領好像不知道剛剛他做了些什麼事,
今天…可以算是好運嗎?除了一早就見到大姊產生的自然腹痛現象!

"阿~綱~起來了沒,吃早飯囉~"樓下傳來奈奈的聲音,綱吉才想起自己又賴床啦~
"獄寺君也是~"

"好──!"同時回答,看向獄寺幾秒,綱吉才想起自己身上的睡衣都還沒換下,跳下床馬上就想開始動作,可是看到一旁的獄寺還把視線放在他身上…

"耶…那個…獄寺君,你能不能先下去?我想先換個衣服…"綱吉笑的有先尷尬的背對著獄寺,他竟然忘了這裡還有一個人,差點就直接…
"那、那我先下去了,十代首領也快點吧~"看到好像有點臉紅的綱吉,獄寺沒懷疑自己眼花,而且跟著臉部溫度也跟著有些升高~
十代目~最高だ~!!
獄寺心中開始搖旗吶喊~

不過是換個衣服呀!又不是女孩子!!
綱吉看著鏡中的自己,褪下上衣的身體,乾淨潔白的皮膚上有著像是被蚊蟲咬傷過後的痕跡,一點一點的散佈在胸前與腹部一帶,這些…都是那個人的傑作,無奈嘆了個氣,拿起制服襯衫開始往身上套,希望那個人今天可以不要又玩心大起的把他叫到接待室去,在不好好正常的上課,誰知道他的成績會落後到什麼地步,肯定會被里包恩很狠的用槍掃射吧~

啊啊~里包恩什麼時候才要從義大利回來呀~
不對,還是慢一點回來好了,他可不想在手槍威嚇下開始一天的早晨呀!!

×

拿著書包走下樓梯,從廚房傳出的烤麵包味誘惑著他的味覺,綱吉快步跑到廚房去,看到餐桌除了獄寺、藍波、一平,竟然又多出一個山本來了!!
"呦~阿綱你好早呀~"陽光笑容的山本,為何出現在這裡的理由還是一樣~"追著棒球就不小心走到你家外面了,那就順便近來看看好了~"
"想也知道是騙人的~"小聲的自說自話,獄寺啃著手上的三明治,分析著山本不太可能證實為真的理由,明明就是來見十代首領的還不承認!!

"那~我們去上學了~"三人同時向奈奈道再見,便往學校方向走去~
"慢走~"

跟一群學生一樣,阿綱三人照著平常的步伐走進校園,爬上樓梯準備走進教室的時候,看到三名梳著飛機頭的風紀委員從2A教室走出,帶頭在最前面的那個,還是副委員長的草壁學長!!
該不會又是…綱吉心裡開始有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一進教室就聽到同學們都在議論紛紛了…

妳看~剛剛風紀委員的學長好像放了什麼在澤田的桌上?
還以為又是要被抓去勞動服務了~
說起來雲雀學長真的很帥呀~只可惜太冷淡了~
對呀對呀~

一群女同學圍在角落開始聊起八卦了,不管她們,綱吉走到自己的座位旁,已經佔滿書桌大面積的箱子,裡面有正在唧唧喳喳叫的小生物,這個好像是…
"十代首領,這是什麼…"獄寺走到綱吉旁邊一看,黃色羽翼覆蓋住的物體,"小鳥?"
"啊~真是可愛的小鳥呀~"山本也上前一看,順便把手搭在綱吉的肩上,看樣子山本真的很喜歡這樣?"是誰送你的嗎?"

沉默幾秒,腦中似乎正在思考…
八成是…不,應該說根本就是!!
在裝滿稻草的箱子裡面翻一翻,果然找到折了兩折的留言字條,上面的屬名還是"白いウサギちゃん へ"
雲雀學長的寵物(ペット)…

立刻到接待室!!上課前沒到就咬殺!!

簡短一行字,卻好似一發大砲打重了他的頭…
嗚嗚~雲雀學長,他並不是優等生呀~他還要上課阿~站在原地只能愈哭無淚了~

放下書包,認命的扛起箱子,小鳥微弱的叫聲似乎無法引起綱吉的注意了,綱吉兩眼發直的離開教室,目標是最近常去的接待室。
雲豆~真希望你的主人不要對我做什麼才好啊~

站在接待室門口,輕輕敲了門,沒人回應?怎麼可能…
拉住門縫的手向又一推,門竟然不是上鎖的!?

"自己進來…"冷淡的聲音從裡面傳出,綱吉被嚇的寒毛快竪起來了…
"是、是-!!"打開門帶著箱子走進來,明明是慢慢走卻被門溝絆倒,"啊──"

"笨蛋!"雖然這麼說雲雀還是很快衝上去接住綱吉,他可不希望這隻兔子有什麼損傷,以免更多食草動物想要往這裡靠近!

手上的重物也不知被丟到哪去了,預期中的疼痛,與地面的親密接觸都沒有實際出現,反倒是跌入溫暖的懷抱,在這裡的還會有誰?

眼前是一手抱著自己,一手接住愛鳥的雲雀,可憐的箱子則是倒栽蔥的掉在地上,綱吉臉紅的看著跟自己相差不到五公分的俊顏,

雲雀學長…真的好漂亮,綱吉看著雲雀看呆了,還在想~如果雲雀多笑一點的話,說不定追求他的人會很多,可是…還是覺得這樣的雲雀才是雲雀呀…至少…他自己看就好了~

兩雙眼睛彼此注視著彼此,綱吉怎麼覺得…有越來越靠近的趨勢?受到這種氣氛的影響,閉起雙眼,期待著數秒後發生的接觸,

但是時間過了五秒、六、七…綱吉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雲雀,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單純注視著他,

"雲雀學長…?"實在不懂這樣不動的雲雀是什麼意思,但下一秒雲雀已經越過綱吉撿起地上的箱子與散落的稻草,整理好了才把愛鳥送回箱子去,拿出口袋裡的手帕擦了擦雙手,才又面對綱吉…只是變得有點…冷酷?

左手抓住綱吉的肩,運用力道的優勢讓兩人同時跌向柔軟的沙發上,右手則是拖起他的下顎,
"學、學長…"

"別人的味道?消除!"說出這一句話,雲雀便不理會傻傻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情況的綱吉,用嘴封住接下來說出口的任何一句話,

舌尖順著綱吉的嘴唇慢慢劃過,在進到嘴裡,慢慢滑過貝齒,任何一處縫隙都不放過,然後舌間相互交纏,雖然肩膀被壓的越來越深入沙發裡,綱吉的手還勉強可以抓住雲雀的手臂,不過由於全身的神經完全集中在激烈的舌戰之中,當然是完全沒發現了,

只不過綱吉因為快要喘不過起來了,雲雀才不得以離開那讓他眷戀的軟唇,
順便牽著一長條銀絲線,又慢慢順著重力跌落在綱吉的下顎、脖子上,居高臨下看著自己的傑作…

消毒完畢!

"等、等一下學長!"

"?"看到兔子打擾到自己的興致,不高興的什麼都不想說,想直接把眼前的人直接拆吃入腹!!

"說什麼跟別人…那個的"綱吉回想到雲雀好像說過什麼…別人的味道來著的?他明明就…

"要講什麼慢慢講…"分明是完全不想理會綱吉要說的話,朝著他身上的衣服開始進攻,外套丟掉、領帶丟掉,扣子開始一顆一顆解開…

雲雀根本完全沒聽人在說話呀!!

"是誤會誤會啦~~!!"
他從來沒跟雲雀以外的人那、那樣呀…!
等、等一下!綱吉突然想起一早起床看到的獄寺超大特寫,獄寺會在那麼早的時候爬到他床邊當他的鬧鐘?也只有…這一次吧?
也在這一次雲雀發現他的異常?

終於明白所以然的綱吉雙眼失神的任雲雀宰割,心裡默唸著重重的一句話!!

獄寺君-都是你啦(泣)──!

"哈~嚏~"
還在教室上課的獄寺打了很大的噴嚏,揉揉鼻子,
十代首領怎麼還不來呀~

-FIN-

奇怪了,我的雲迪在哪裡?不是也在萌ディーノさん受的嗎?怎麼連續好幾天都在生ツナ受呀?
這次不讓ヒバリさん用廣播了…偶爾也換一下方式啦~
接待室是危險地方,請小心不要接近呀~隨時有拐子殺出來~
最前面又出現鳳梨了~不能寫骸綱只能用鳳梨滿足我的願望吧~><

070525 02:16AM BY小薇


創作者介紹

八葉首塚=葉塚

小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